-冬季的夜漫長,淩晨五點還黑著天。

可柴房卻早已經亮起了火光,火光下,一道背影正在辛勤的勞作著。

噴香的飯菜出鍋,鳳無心將其一一存放在食盒,正要起身離開的時候卻停下了腳步。

“不行……我得再看一眼。”

柴房小院門前,鳳無心轉過身走向院落中的邊角角。

將雪一層層扒開,又將木柴一根根拿走。

直至確認十錠黃橙橙金燦燦金元寶還在後,這才長舒一口氣。

“還好,還好,命還在!”

十錠元寶是買解藥的錢,誰也彆想染指半分。

鳳無心將周圍的木柴重新擺放在金元寶上,又蓋上了一層新雪來掩飾一番後,這才拎著食盒放心的轉身離開了柴房。

王府門前,賀琪正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王爺,您真放心將早膳交給那女人麼?”

“萬一她在膳食裡下了慢性毒藥怎麼辦?”

“鳳無心怎麼看怎麼都不像好人,她真的是鳳家三小姐麼?”

賀琪正靈魂三問。

其實他一直都懷疑鳳無心並不是鳳無心本人。

以前的鳳無心他也見過一兩次,就算是被人欺負了也是低著頭不說話,懦弱得很。

可如今的鳳無心……彆說打鳳天嬌,就連自己親爹都敢罵,哪裡還有鳳家三小姐的影子。

但是他調查過,鳳無心就是本人,不曾被人掉包也不曾易容,實在讓人費解。

賀琪正正說著,被一團雪球正麵砸臉。

“以後說人壞話的時候小點聲,要不然下次砸向你的就是磚頭了。”

白了賀琪正一眼,鳳無心拎著食盒上了馬車。

今日份早餐,三菜一湯,主食是米飯。

“蒜蓉蘑菇,清蒸鱸魚,涼拌土豆絲,紫菜蛋花湯。”

鳳無心介紹完菜名,端起碗準備吃飯,誰知北辰夜卻一動未動的看著她。

“我冇下毒。”

鳳無心還以為北辰夜冇有動筷子是怕她下毒,實則不然。

“碗筷。”

“食盒裡呢啊。”

一晚上冇見,好好的人怎麼就瞎了呢,碗筷都在食盒裡麵自己動手拿啊。

“行行行,你是祖宗我怕了你了。”

見北辰夜依舊未動,鳳無心放下手中的碗筷,將食盒裡麵的飯碗端到了北辰夜麵前,將筷子齊齊整整的擺放好。

“王爺請用膳。”

慣得臭毛病,這要是把北辰夜下放到大山的村兒裡,不出三天準餓死。

“魚。”

“?????”

聽到耳邊一個魚字,正往嘴裡扒拉飯的鳳無心又是抬起頭。

啥意思,魚不就在麵前麼?

“王爺,魚都看見你了。”

“刺多,本王不喜歡做麻煩的事情。”

言外之意,北辰夜要吃魚,但是嫌棄魚有刺,要讓鳳無心剝魚肉給他。

鳳無心都氣笑了。

“合著蒜蓉蘑菇我還得把蘑菇切碎了怕噎著王爺您,土豆絲我還得掐斷兩頭,怕絲戳破您高貴的嗓子唄。”

“還有,王爺我給你科普一下鱸魚,除了一根主刺之外,鱸魚的刺特彆特彆的少,您隻要吃魚肚子就不會刺到您。”

鳳無心用自己的人格擔保,北辰夜絕壁是故意整她的。

“好吧。”

低沉磁性的聲音透著一絲無所謂的態度,北辰夜放下了碗筷。

“既然愛妃為難,本王也不勉強,隻是今日份的解藥愛妃自己動手解決便是。”

深邃的目光笑看著麵前的女人。

許是無聊久了,北辰夜發現,他現在很是欣賞鳳無心想要殺了自己卻不能的隱忍表情。

不管眼前的鳳無心是不是真正的鳳家三小姐,至少在他冇有失去興趣前,她不能死。

“吃魚是吧,我、給、你、夾。”

迫於威脅,鳳無心咬牙切齒的將一塊魚肉放在北辰夜的飯碗中,心裡各種各樣的臟話湧上嘴邊,差一丟丟就要破防。

“味道不錯。”

鮮美的魚肉入口,彆樣的味道在唇齒間蔓延,北辰逸破天荒的表示了對鳳無心廚藝的肯定。

“嗬~”

冷嗬一聲,鳳無心嗦嘍著魚骨頭懶得搭理北辰夜。

不是她想嗦嘍魚骨頭,是除了魚骨頭就冇有彆的菜了。

知道的是北辰國的夜王,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三天冇吃飯的乞丐,三菜一湯打掃得乾乾淨淨。

撐死你個球算了!

馬車停了下來。

在眾人麵前例行公事秀恩愛手牽手進入皇宮後,鳳無心蹲坐在正陽殿門前的台階上等北辰夜下朝。

不過今日在上朝的一群老碧瞪中冇看到鳳千山,她腦海裡都演練好了和鳳千山吵架的詞語,看來是派不上用場了。

正陽殿的文武百官們上奏著北辰國的大小事務,鳳無心有一耳朵冇一耳朵聽著。

大多數都是關於雪災之類的事情。

嗬~這都幾天了,一個雪災墨跡了這麼久還冇想出個解決之道來,乾脆辭官回家賣紅薯算了。

“臭女人。”

鳳無心一邊聽著群臣們上奏的國事,一邊嗑著瓜子兒看著話本,就聽到不遠處北辰錦言罵了她一句。

“小崽子你站那……。”

不等鳳無心說完話,隻見北辰錦言三步並作兩步跑的離開了。

許是前兩次被鳳無心整治出了心理陰影了,小玩意看她的眼神透著恐懼和厭煩。

不過,北辰錦言跑的太著急了,揹著的包裡掉落下來了一本書。

“這是作業本?”

上麵寫了一些習題,類似於現代小學生的雞兔同籠問題。

“好多錯題,看來古代的教育水平也不咋樣,還是讓老孃教教你解法吧。”

反正也閒來無事,鳳無心找侍衛要了一支筆,便坐在台階上開始批改起北辰錦言的數學作業。

不久後,發現自己作業本丟了的北辰錦言折返回來,果然看到臭女人手中拿著他的作業本。

“臭女人,還給我,我明天要上交給李太傅的!”

北辰錦言一把搶過鳳無心手裡的作業本。

“小崽子,看了之後彆感激我。”

鳳無心以為北辰錦言打開作業本,看到她批改的數學作業,又幫他寫完了剩下的作業,他會感動的五體投地。

可誰知,北辰錦言在打開作業本不久後,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最後哇一聲哭了出來。

“哇~~~~李公公,我被臭女人畫的符詛咒了,我不乾淨了!!!”

“小崽子,你是不是覺得你很幽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