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境羽兒將脖子上戴著的紫色水晶項鍊摘了下來,放在手心裡遞給鳳無心。

“這是紫水晶麼。”

紫色的水晶折射著陽光,鳳無心想不明白,黑衣人為何會因為一塊紫水晶涉險闖入李將軍府?

“是的,無心姐姐冇看錯,這就是一塊紫水晶,但它也是琉璃寶鏡的一塊殘片。”

“琉璃寶鏡?”

聽到琉璃寶鏡四個字,鳳無心和李漁安皆是愣了一下,目光在南境羽兒和小小的紫水晶上來回徘徊著。

天下三珍寶,東勝國擁有玄霜天劍,但幾百年前已經沉入了熔岩之中。

西陵國擁有《九幽山河圖》,在她手中。

南境國雖然擁有琉璃寶鏡,但北辰夜說過,琉璃寶鏡已經碎裂,所有的殘片被封印在南境國宮中最深處,那羽兒身上的這塊紫水晶是怎麼回事兒?

“是我母後。”

南境羽兒看得出來兩個人眼中的疑惑,緩緩開口說出自己到北辰國和親,並且將琉璃寶鏡的殘片戴在身上的因由。

現在的七國表麵上平靜,實則暗中風起雲湧。

東勝國與西陵國聯手,南境國也需要北辰國的支援,所以派出她來和親,在離開南境國的當夜,母後將一塊琉璃寶鏡的殘片交給她,而且說出一句話。

隻要將這塊殘片帶出南境國,無論是扔到海裡還是扔到什麼地方都可以,最終,她還是將殘片戴在了身上,這是從南境國唯一帶出來的東西。

“我不是很懂。”

鳳無心也好,李漁安也罷,倆人還是不明白其中的因果關係。

“其實,碎裂的琉璃寶鏡是可以複原的,隻需要用南境國皇族的屍體和血液來澆灌滋養。”

南境羽兒告訴二人她從未說過的話。

為了不讓她成為琉璃寶鏡的養料,母後將她遠嫁北辰國。

為了不讓更多無辜的皇族犧牲,母後將琉璃寶鏡的碎片交給她,隻要將碎片帶離南境國,寶鏡無法完整,皇族的悲劇便再也不會發生。

而那群人,正是南境國千機衛。

“夫君,都是羽兒的錯,羽兒冇想到會招致如此大的麻煩,害的夫君受傷。”

豆大的淚滴再次滴落下來,南境羽兒從不曾想到會因為自己一時的思鄉之情闖下彌天大禍。

“不哭,隻要夫人無礙,為夫就知足了,何況一點都不疼,真的。”

李漁安伸出手,大手輕輕地撫摸著南境羽兒的頭,話語彆提多麼的溫柔。

李漁安的武功不俗,一打五冇問題。

若不是南境國千機衛來的突然,打了李漁安一個措手不及,又因護著南境羽兒不被傷害,李漁安又怎麼會受重傷。

不過話說回來了,鳳無心一直想問李漁安一件事情。

“王妃殿下為何這般看李某?”

李漁安隻覺得背後蹭蹭冒著冷汗,一方麵是因為傷口上的藥草所導致,另一方麵就是鳳無心的目光。

就像是當日他與羽兒成婚的時候,鳳無心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才解恨的目光。

“你何德何能娶了南境國公主?”

北辰國長得帥家世好地位高的人比比皆是,為啥偏偏是李漁安這隻癩蛤蟆吃到了小天鵝呢?

“這個……王妃殿下彆看李某低調,其實李某除了是將軍之外,也是聖上的親外甥。”

“哦~狗腿子,明白了。”

“……”

是夜,鳳無心讓喪彪去李將軍府保護南境羽兒。

回到樓閣六層的時候,正巧撞見北辰夜在脫衣服。

嘖嘖嘖~

穿衣顯瘦脫衣有肉,說的不是北辰夜這種人還是誰。

“愛妃若是看過癮了,來幫本王洗澡可好。”

“我拒絕,我要去做晚飯了。”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鳳無心表示她並不想給北辰夜當搓澡小妹兒,並且以做飯為藉口遁走。

兩刻鐘後,當鳳無心端著食盒回來的時候,北辰夜已經洗完了澡,穿著一身鬆鬆垮垮的白色浴袍,坐在桌案前看著密函一臉的凝重。

“先彆看了,吃飯。”

“飯菜好香。”

北辰夜將密函放在一旁,接過鳳無心遞過來的晚飯,讚賞著今晚上的晚膳香氣十足。

就像是百姓家的男子,對妻子最為平常也是最為暖心的稱讚。

“愛妃,這是何物?”

喝了一口湯的北辰夜看著勺子裡麵紅紅的枸杞,明知故問。

“枸杞啊,怎了麼?”

塞了一大口米飯在嘴裡,鳳無心一臉不解。

這玩意不是很常見麼,北辰夜不應該不認識。

“愛妃多慮了。”

“?????”

多慮,多啥慮?

“本王正值壯年,身體康健,無須此物也能生龍活虎。”

“北辰夜,我發現你現在隨時隨地都能開車了。”

鳳無心一臉鄙夷,這貨腦子是不是被門夾了,最近怎麼動不動就滿口的H色廢料,缺愛了?

“我是看你最近忙,早出晚歸怕你猝死,連累著我一個嘎嘣死了,特意在湯裡麵加了枸杞當歸,明白?”

說的她好像是Y求不滿,如狼似虎的那啥似的。

“愛妃……“

“妃你個頭,趕緊吃。”

鳳無心三口兩口扒拉著碗裡的米飯,不理會某王爺異樣的目光。

是夜,更深。

鳳無心盤腿坐在貴妃榻上,一邊織著兔耳帽一邊說著李將軍府發生的事情,北辰夜坐在她身邊,邊看著密函邊聽著耳邊喋喋不休的話語。

“真是冇想到,南境國皇帝為了讓琉璃寶鏡重新複合,竟然真的犧牲自己兒女的性命給一塊破鏡子做肥料,嘖嘖嘖~”

“北辰夜,你說這什麼琉璃寶鏡真有那麼神奇,能連通陰陽界,知曉過去未來麼?”

鳳無心問著,卻不見北辰夜回話。

轉過頭的時候隻見一道身影壓來,二人齊齊倒在貴妃榻上,不僅如此,北辰夜更是將鳳無心緊緊地抱在懷中,將頭埋在她頸間。

“北,北辰夜你鬆開手,我,我,我……”

我我我個不出來,鳳無心掙紮著想要離開,奈何那雙手臂禁錮著她無法逃離。

“乖,讓我抱一會。”

磁性的聲音透著倦意,閉著眼的北辰夜隻是抱著鳳無心。

漸漸地,某女人狂跳不止的心稍稍降低了些心率,但也隻有那麼一丟丟。

畢竟被瘋批抱在懷裡的感覺相當煎熬,好在一切並冇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北辰夜就這麼抱著鳳無心睡了過去。

可就在鳳無心也被睏意召喚之時,耳邊再次響起了讓人心臟狂跳的聲音。

“我想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