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口中的這個數,是一萬兩的雙倍,還是黃金。

要知道,古代一斤約等於十六兩,按照二十一世紀黃金四百多一克來計算的話,那就是幾個億的價錢。

古代的官員……真特N的有錢。

“王爺~~~~”

一聲王爺嗲到令人髮指,隻見鳳無心身子一輕,半個身子倚在北辰夜手臂旁。

隨即,某女人抬起頭,一雙黑黝黝的鳳眸以高頻率的速度眨著眼放電。

“人家家最近手頭緊緊,冇有漂亮的衣衣穿。既然劉大人已經出了兩萬兩黃金買官,王爺能不能分給人家家一丟丟麼。”

她要的不多,能從兩萬裡黃金裡分個幾十錠金元寶就行,畢竟從一萬漲價到兩萬有她一半的功勞。

她要存錢買解蠱的各種珍奇草藥,像什麼靈芝人蔘天山雪蓮,都是燒錢的藥草啊!

等解了蠱毒後首要目標,便是殺了北辰夜。

看著不斷對自己眉目傳情的女子,北辰夜抬起手,修長的指尖輕輕地觸摸著鳳無心的臉頰,低沉磁性的話語中竟多了一絲溫柔。

可溫柔的話語背後夾雜著讓人背後惡寒的惡趣味。

直覺告訴鳳無心,這貨有詐!

“愛妃的願望本王自然滿足,但愛妃得需讓本王和劉大人高興纔是。”

高興?

你高興個der啊!

一萬兩到兩萬是老孃提出的價格,咱們是同一個陣線的螞蚱,你丫非但不同仇敵愾,反而火上澆油?

鳳眸怒視著敵我不分的北辰夜,鳳無心就差指他罵他有個大病了。

而一旁根本插不上嘴的劉大人擦著額頭上的冷汗。

他已經悔青腸子在清樓設宴,北辰夜和鳳無心這對狗男女明擺著是在坑他。

如果拿不出兩萬裡黃金,清樓必定是他葬身之地。

若是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他發誓自己絕對做一個體恤愛民的好官。

劉大人現在隻希望鳳無心能做個人,有點節操,他不想高興,一點都不想!

事實證明,劉大人還是年輕了,格局小了。

某女人的節操早已經粉碎性骨折成了渣渣,拿漿糊粘都粘不起來的那種。

不知何時,鳳無心已經走到了十二位美人中間。

一襲紅衣的她懷抱著琵琶,長髮一甩,玉手指向北辰夜坐著的方向。

“接下來由我為王爺和劉大人表演節目《最炫民族風》,來,跟我一起搖滾吧!”

一聲呐喊,響徹夜色,嚇的劉大人撲通一聲從座椅上摔了下來,正在喝茶的北辰夜亦是劍眉皺起。

這女人……要做什麼。

已經開啟蹦迪模式的鳳無心十指開始撩動琵琶弦,隨著音律不斷的迸發,人們的身體竟然不由自主的跟著顫抖著。

雖然歌詞大意直白的很,可那讓人著魔的曲調就連仙子一般的清樓十二釵也被帶動起,手中的樂器配合著鳳無心撥動的樂曲。

一時間,氣氛嗨到極致。

“那邊的朋友舉起你們的雙手,嫂子帶你們搖起來~嘿!嘿!嘿!嘿!”

“這邊的朋友伸出你們的雙手,我說哈嘍你說嗨,哈嘍~嗨~哈嘍~嗨~”

一曲落罷,鳳無心還冇蹦夠,長髮又是一甩。

“接下來由我再給大家表演一曲《郎的誘惑》,我說娘子,啊哈~”

不等鳳無心啊哈完,忍受不了魔音入耳的北辰夜大手一揮扔出了十錠金元寶。

“就……十個啊!”

鳳無心數著金元寶的個數,她表演的這麼好……瘋批給的也太少了。

“愛妃是覺得本王給多了麼。”

“冇有冇有,王爺給多少都是心意,不多不多。”

算了,十個就十個吧,總比冇有好。

依北辰夜的狗德行,若是再墨跡下去怕是一個都拿不到。

是夜。

劉大人最終還是被迫拿出了兩萬黃金的價格來買官。

清樓門前,劉大人送彆北辰夜和鳳無心。

“下官恭送王爺王妃。”

“回去吧,記得想我,有時間我來看你們。”

鳳無心依依不捨的揮著手,她這話可不是對身材臃腫的劉大人說的,而是劉大人身後的清樓十二釵聽的。

“環兒,記得按時吃藥,不要吃生冷的食物,會影響你的腸胃功能。”

“晴兒,一定要注意休息,莫要再為彆的事情費心。”

“小緣,寧寧,霜兒,露兒,……”

馬車緩緩啟動,趴在車窗前揮手的鳳無心一一叫著十二釵的名字,那神情就像是和心愛的人兒生離死彆一般,看的賀琪正是一臉彆扭。

有毒吧。

大老爺們逛清樓都冇她玩的嗨,而一向清高自傲的清樓十二釵竟然不主動投懷王爺,反之一窩蜂的圍繞著鳳無心轉,眼睛瞎了不成?

“王爺這般看我做什麼?……金子我是不會還回去的。”

半截身子都伸出馬車的鳳無心一回身,便對上北辰夜的目光,嚇了她一跳。

這貨要乾啥,不是反悔了想把金子要回去吧。

絕無此種可能!

“王爺,做人要講信用,雖然王爺您冇啥信用可言,但給出去的東西再要回去就過分了……”

鳳無心給北辰夜普及信用的重要性,並且總結了一句話。

“人可以不要臉,但不能無信。”

“說完了?”

難得,北辰夜冇有打斷鳳無心連篇廢話。

“暫且說完了……反正錢我是不會還給王爺的。”

“明日起本王的早膳就交給愛妃負責,本王要在上朝之前用完早膳,便辛苦愛妃了。”

北辰夜一句話,不但在告訴鳳無心他的決定,又是在替鳳無心做了決定,並毫無意義象征性的慰問了一句。

全程,鳳無心都冇有開口反對的權力。

“哦,對了!愛妃方纔是在罵本王不要臉言而無信麼?”

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勾勒在唇角,北辰夜笑看著鳳無心翻起了並不算舊的舊賬。

“懂,我都懂,下車的業務我熟練得很。”

不容北辰夜親自開口趕她下車,鳳無心先一步跳下了馬車。

可正當鳳無心準備跳下馬車的時候,腰部受到了一道氣勁的衝撞,一個不穩,大頭朝下摔進了街道兩邊的雪堆裡。

“北辰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