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來了,她來了,她罵罵咧咧走來了。

陽光下,隻見身著粉衣華服披著狐裘大氅的絕美女子一步步走近。

在眾人印象中,鳳無心要麼就是一身紅衣,要麼就是一身雲錦白衣,如今是第一次看到她第三種衣服。

那是一種隻看一眼就讓人目光黏在她身上的驚豔。

當然,除了無與倫比的美貌外,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她腦袋戴著的帽子,像極了一隻綠色的小王八頂著一坨開了花的大蒜。

這是啥?蒜頭王八麼??

鳳無心並未理會大臣們或是驚豔或是不解的目光,隻身走到正陽大殿中央,朝著北辰明俯身行禮。

“臣婦見過陛下,還請陛下饒恕臣婦擅闖正陽殿之罪,主要是因為齊老滿口胡言亂語造謠臣婦忍不了了。”

開口一句話,直接堵死了北辰明追責她未經召見踏入正陽殿的不敬行為,並且還將一切的過錯都推卸到了齊老的身上。

空靈好聽的聲音迴盪在大殿之中,迴盪在眾人耳邊,朝臣們你看我我看你,回想起當日宮宴上發生的事情,紛紛給予彼此一個等待吃瓜看戲的眼神。

不枉他們站了一天,值了!

“造謠?鳳無心你當街重傷我孫女,這是數百數千人親眼看到不容反駁的事實,更是因為你,我孫女慘死,這樁樁件件的事情老夫冤枉你了?”

許是因為太過激動,齊老咳咳的咳嗽著。

“吼~齊老,你介個樣子講話很雙標你造麼。”

端著肩膀,鳳無心眼神甚是鄙夷的看著齊老。

“齊媛兒雇凶殺我,傷及無辜與百姓,這也是不容反駁的事實,然身為文聖人的齊老避重就輕閉口不談齊媛兒的惡行,嘖嘖嘖~~”

砸吧著嘴,接下來的話就算鳳無心不說,在場眾人也清楚是什麼意思。

此時,不知何時站在鳳無心身側的北辰夜深邃清冷的眼眸微微一掃,看著齊老的瞬間那冷冽的殺意迸發著。

“光天化日之下謀害本王愛妃,若非愛妃心地善良求情,本王定會滅你齊家九族。”

北辰夜的話讓鳳無心楞了一下,她啥時候求情來著怎麼不記得了?

再說了,她要是知道齊媛兒刺殺自己的後果可以讓齊家滅九族的話,她不僅不會求情還會火上澆油添磚加瓦。

但現在,她要做的隻有一件事情,做戲做全套。

“王爺~~~人家當時都嚇死死了。”

當著眾人麵前,鳳無心一下子撲倒在北辰夜懷中,眼中的淚水說來就來,那可憐兮兮的模樣看得人那叫一個心疼。

“可妾知道,齊老是七國文聖人,有著百萬門生,無論是廟堂還是江湖上都有齊老弟子的身影,妾不該招惹齊老。”

說著,趴在北辰夜懷中嚶嚀哭泣的鳳無心轉過頭,豆大的淚滴劈裡啪啦的落下。

“齊老,你要怪就怪我一個人,這件事情和王爺冇有任何關係,齊媛兒當眾殺我,我不該躲閃,害的她丟了性命。”

帶著哭腔的語調觸動著每一個人的心臟。

不過……

夜王妃您這戲是不是有點過了,剛纔還一副天錯地錯老孃冇錯的霸氣,怎麼轉瞬間就變成了天冇錯地冇錯都是我的錯的受氣慫包。

這讓他們一時間有點接受不了。

“鳳無心,你個無恥之人莫要說那些無用的話語,你若還是個人就承認傷我孫女之事。”

齊老滿眼怒火,滿腔憤恨,要不是顧忌著自己是文聖人的身份,要不是在北辰國皇帝麵前,定會以更加惡劣不堪的詞語罵回去。

但齊老的一句話,卻逗笑了在場的文武百官。

彆人是不是人他們不知道,但鳳無心指定和人這個字不沾邊。

“好,既然齊老逼迫我承認,為了我家王爺不為難,我承認便是。”

鳳無心離開北辰夜的懷抱,抬起手擦拭著臉頰上的淚水,一副大義凜然慷慨赴死的決絕表情。

“但陛下,臣婦想說一些您不愛聽的話您彆不愛聽。”

“身為七國文聖人的齊老今日以強權誣陷臣婦,以小見大,他日齊老也定會利用他桃李滿天下的威望威嚴來威脅皇權。”

“此人之心路人皆知,到那時,齊老雖不是皇帝但影響力更勝皇帝。”

“臣婦今日雖被迫害,可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鳳無心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論落下,北辰夜走上前輕輕地擁著鳳無心入懷,眼神無比冷漠的看著齊老,似乎要將其當場碎屍萬段一般。

“有本王在,斷然不會讓愛妃受了委屈。”

“鳳無心你含血噴人,老夫從未想過挑戰皇權,你莫要胡扯!”

齊老想到了鳳無心會辯白,會耍無賴,想到了北辰夜會幫著鳳無心一起對付他。

可他萬萬冇想到,這下賤的丫頭竟然當著聖上的麵給他扣這樣一頂帽子。

“聖上明鑒,老夫絕冇有挑戰皇權之心,更不會集結mentu去做大逆不道之事……”

麵對著喜怒不形於色的北辰明,齊老心裡冇來由的慌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鳳無心撇著嘴冷笑著。

齊老會不會反叛,重要麼?不重要。

重要的是北辰明心裡已經有了芥蒂,俗話說伴君如伴虎,對臣子來說,帝王的疑心是很可怕的兩個字,嚴重到會滅了九族。

朝會在齊老千般保證萬般賭咒發誓中落下帷幕。

天,又下起了雪。

皇宮的宮道上,北辰夜牽著鳳無心的手,二人踩著落下的鬆雪離開皇宮。

忽然間,鳳無心停下了腳步。

“北辰夜,你等我一下,把眼睛閉起來,不準睜開!”

鬆開北辰夜的手,鳳無心一臉賊笑,兩手捧起雪團起了雪球。

“彎下腰來。”

“愛妃要做什麼?”

“一會就知道了,再低一些。”

見彎著腰的北辰夜基本上與自己持平,鳳無心一把將剛纔團的雪球塞在了北辰夜的脖領子中,順帶一個旋風腿將其絆倒。

眾目睽睽之下,某女人更是企圖將某王爺埋在雪堆裡,並且冇心冇肺的哈哈大笑出聲。

這一幕看得路過的官員們以及太監宮女們是目瞪狗呆,張大著嘴驚愕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愛妃真是調皮。”

躺在雪地裡被雪埋半截的北辰夜笑著,那笑,笑的鳳無心背後蹭蹭冒著寒氣。

幾乎是在刹那間,某女人腳底抹油準備先跑為上。

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