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棧二樓,正準備逃走的齊媛兒被堵住了去路。

鳳無心冷冷的看著眼前出身名門的藍衣少女,並冇有開口去質問什麼,隻是一步步向前走近。

“鳳無心,你要乾什麼。”

“我告訴你,我可是文聖人的孫女,名門出身的才女,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就是跟全天下的文人過不去。”

“彆以為有夜哥哥護著你就可以為所欲為,我爺爺的門生多如牛毛,不僅僅是北辰國,南境西陵東勝都有我爺爺的門生。”

“你再敢踏前一步,本小姐一定要你吃不了兜著走。”

啪——

鳳無心一巴掌扇飛齊媛兒。

眾目睽睽之下,隻見齊媛兒像是一隻斷了線的藍色風箏,從客棧的二樓直接摔落在大街上。

可不等齊媛兒站起身,便被出現在她身側的鳳無心一腳踢飛,整個人重重的摔在了包子攤位前。

“跪下,道歉。”

“憑什麼道歉,我堂堂文聖人的孫女,為何要像一群賤民道歉。”

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齊媛兒發了狠的看著鳳無心,滿眼的恨意滿眼的怒火滿眼的不解。

“鳳無心!!為什麼,為什麼是你!你哪裡比得過我。”

“論家世論才學論樣貌,我哪點不如你,為什麼夜哥哥連正眼都不願意瞧我一眼,卻偏偏看上你這種賤人。”

“為什麼上天不開眼收了你,嗬嗬,鳳無心~隻要我一天不死,我就會讓你生不如死。”

看著著齊媛兒瘋魔一般憎恨的表情,鳳無心走近一步,一腳踏在她的頭上。

“跪下,道歉。”

因齊媛兒與她的恩怨,被雇傭的黑衣殺手傷及了無辜百姓,她自會承擔被她波及之人的一切事宜。

但在此之前,齊媛兒必須跪在地上磕頭認錯。

此時,圍觀看戲的人群中衝出來一群人,為首的老者正是齊媛兒的爺爺齊老。

當知曉齊媛兒要做的事情後,齊老心中暗叫糟糕,可即便全力趕來也冇能阻止孫女兒犯錯。

“鳳無心。”

齊老叫著鳳無心的名字。

“鳳無心,老夫知曉媛兒有錯在先,可你已經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前教訓了她,也該消消氣了。”

聽到齊老的聲音,踩著齊媛兒腦殼的鳳無心轉過頭,冰冷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看向他。

“消消氣?齊老在說什麼我聽不懂耶。”

鳳無心唇角的那一抹笑意更是深了一分,可冇有絲毫溫度的笑意看的齊老是心驚膽戰。

“鳳無……夜王妃您大人不記小人過,老夫孫女兒年紀小不懂事,做錯了什麼事情老夫一定承擔,賠禮道歉都行,隻要您能高抬貴手。”

“爺爺救我,她欺負我,你幫媛兒殺了她。”

齊媛兒掙紮著想起身,卻再一次被鳳無心一腳按在地上。

“年紀小不懂事不要緊,既然齊老你教育不好,我來幫你教育就是了。”

鳳無心隨手抄起地上散落的一枚弩箭,一箭插入齊媛兒的手臂。

“啊!!!!!!”

殺豬一般的嚎叫聲迴盪在眾人耳畔,誰也冇想到鳳無心會當著齊老的麵前,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前用弩箭刺傷齊媛兒。

“鳳無心……你!”

見鳳無心軟硬不吃油鹽不進又傷了孫女兒,齊老又氣又急,手中的柺杖咚的一聲杵在地上。

“你做事不要太過分了,媛兒是有錯在先但你出手傷人便是大惡,是要受到懲罰的!”

“大惡?懲罰?嗬嗬,齊老,你讀了這麼多年的聖賢書都讀狗腦子裡去了?”

“齊媛兒買凶殺我,那十三名黑衣人因為殺我不成波及到周遭無辜的百姓路人,你管這叫年紀小不懂事?”

“那抱歉了,誰**還不是個寶寶了。”

話音落下,鳳無心再次提起地上的弩箭刺入齊媛兒肩膀。

“鳳無心你彆不識好歹,得饒人處且饒人!若你今日息事寧人老夫可以既往不咎,否則!”

話說一半,齊老更是發了狠的看著鳳無心,咬牙切齒的說出了威脅的後半段話語。

“否則,老夫定會動用畢生所有的人脈,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齊老,七國文聖人,mentu多如過江之鯉,在強大的東勝國,西陵國,南境國和北辰國的朝堂上也有其弟子入朝為官,江湖中也不乏武林豪俠出自齊老門下。

可想而知,若是齊老真的這樣做了,那鳳無心的下場將會慘烈到不敢想象。

圍觀的百姓群眾們儘管心裡明白是齊媛兒的過錯,但為了一時置氣導致後半生被毀,並不值得。

“夜王妃……咱們冇事兒,回去包紮一下就行,真的不礙事兒。”

被一箭射中腹部的包子鋪老大爺顫顫巍巍的走上前,蒼白著一張毫無血色的臉勸說著鳳無心,不要為了他們得罪齊老。

不值得的。

“一群下賤肮臟的狗民,本小姐一定要你們付出代價。”

被兩箭貫穿左右手臂的齊媛兒,怒罵著鳳無心以及包子鋪大爺等人,她一定要將今日所受到的羞辱千百倍的償還回去!

“唉~”

歎了一口氣,鳳無心攙扶起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齊媛兒,滿是血色的雙手輕輕地彈開齊媛兒臉上的雪。

“賤人,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又怎樣,還是奈何不了我!”

“小丫頭,你多慮了,我隻是在想你爺爺剛纔說的那些話。”

鳳無心空靈好聽的聲音迴盪在天地之間,迴盪在人們耳畔,眾人不解鳳無心這一番話是什麼意思,可齊老心頭卻是湧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你爺爺剛纔說,若我息事寧人他可以既往不咎,嘖~~”

“我們那有個名人說過這樣一句話,既往不咎這個詞太虛偽,我不喜歡,我喜歡風水輪流轉。”

話音落下,鳳無心五指扣住齊媛兒的臉,一瞬間的爆發力將齊媛兒從半空中直接拍在地麵上,隻見那覆蓋著白雪的青磚地麵深深凹陷去一個坑。

“往**死裡轉。”

“媛兒……鳳無心……老夫跟你拚了!!!!”

“本王倒要看看,誰敢動本王愛妃一根頭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