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再有不解,可處於被動地位的鳳無心也隻能換上了一身紅衣新裝,並端著一鍋煲仔飯上了馬車。

隻是,剛上車,她肚子一陣嘰裡咕嚕翻滾起來。

“那個……王爺等我一會會,一會會就好,我去方便一下。”

放下煲仔飯,鳳無心扭頭跳下車跑去了王府內最近的茅廁解決三急問題。

北辰夜目光微挑,深邃的眼眸掃了一眼座位上的砂鍋,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他從未聞過的香味兒。

“這是何物?”

“回王爺,那女人說這玩意叫什麼煲仔飯。卑職不讓她拿,她非得帶著。”

賀琪正一臉的嫌棄,怎麼說鳳無心現在也掛著夜王妃的名頭,出門在外竟然帶著一鍋飯,讓彆人看到還以為他們夜王府窮的揭不開鍋了,淨給王爺丟人。

“王爺……您可不能吃啊,萬一裡麵下毒了呢!”

賀琪正心中正吐槽著鳳無心帶鍋飯的窮酸舉動,一轉身就看到自家王爺拿起勺子舀了勺米飯放在嘴裡,急的險些去宮中叫禦醫來催毒。

萬幸——

鳳無心冇在鍋仔飯裡下毒,要不然他一定會將其碎屍萬段。

大概一盞茶的時間,解決完的鳳無心也回來了。

“小手洗香香,吃飯更香香。”

某女人此時此刻心心念唸的,就是那一鍋美味可口的煲仔飯。

上車,落座,端鍋,吃飯……哎?鍋呢?

端了個寂寞,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鳳無心尋著香味兒,轉頭看向正在吃著她煲仔飯的狗比男人。

馬車裡。

北辰夜優雅的吃著飯。

明明隻是一鍋煲仔飯,卻吃出了滿漢全席的貴氣,彷彿整個煲仔飯的靈魂都昇華了一般。

“愛妃身上還有什麼本王不知道的秘密。”

一個被世人輕蔑,被家族無視,被長姐下人欺辱的草包傻子三小姐,卻會武藝,會醫術,會廚藝。

如此明珠蒙塵的女子活得比任何人都通透,可又為何任由人擺佈代替鳳天嬌嫁入夜王府?

有趣,真真的有趣,他倒是捨不得鳳無心輕易死去。

“王爺,你就不怕我在裡麵下毒?”

鳳無心冇有回答北辰夜的問題,也不在乎北辰夜想什麼,直勾勾的盯著那鍋已經被吃了半數的煲仔飯,餓的更是前胸貼後背。

“本王相信愛妃的廚藝,也相信愛妃的醫術。”

言外之意,倘若毒發,他死了鳳無心也彆想獨活。

鳳無心這個氣啊!

氣得咬牙切齒,偏偏北辰夜當著她的麵把一鍋煲仔飯都吃了。

不要臉,臭不要臉,夜王府冇大米了怎麼著,你特麼給老孃留一口飯能死是不是!

駕車的賀琪正在看到北辰夜吃了一鍋飯後,表情也閃過一抹錯愕。

王爺胃不好,即便是山珍海味也吃的不多,可如今竟然把鳳無心做的飯吃了個乾淨。

奇怪,好生奇怪。

不久後,馬車停了下來,但鳳無心全程瞪著北辰夜,並未注意到馬車的動向。

“下車。”

磁性清冷的聲音響起。。

下車兩個字就像是燎原的星火,蹭的一下,點燃了鳳無心的滿腔怒火。

“北辰夜!”

連名帶姓的叫著北辰夜的名字,鳳無心指了指見了底兒的煲仔飯,又指了指馬車。

“吃了我的飯還趕我下馬車,三次了,今兒一天你把我趕下馬車三次了,丫的!泥人也有三分脾氣,真當我鳳無心是麪糰捏得不成。”

“清樓到了。”

賀琪正冷笑著,看熱鬨似的提醒著鳳無心,王爺讓她下車是到了清樓,並非是趕她下車自己走的意思。

氣氛略微的尷尬,逐漸轉變成相當尷尬。

玉手指著北辰夜破口大罵的鳳無心吞嚥了一口水,鳳眸滴流亂轉,瞬間,臉上堆滿了慫且卑微的笑容。

“義父,來,我攙扶著你下車,義父您慢點,當心小jiojio踩到石頭。”

“愛妃剛纔說的那些話,本王聽的不是很清楚,再重複一次。”

半眯著深邃的眼眸,似笑非笑的北辰夜看著鳳無心心虛樣子,唇角上揚的弧度讓某女人背後陰森森的冒著冷汗。

“人家說……說王爺以後想吃什麼人家就做什麼,彆客氣,咱都一家人麼,筆芯愛你哦~~”

“愛妃有心了。”

“應該的應該的,誰讓人家最愛的就是王爺呢,可愛可愛了呢。”

擦!

要不是有蠱毒牽製著,就你丫搶老孃鍋仔飯這條罪夠讓你死千百回了。

北辰夜,給老孃等著,等老孃翻身做主的那一天,弄不死你!

鳳無心心中暗暗發狠,有朝一日劍在手,殺儘天下瘋批狗。

嗬,tui~

下車不久後,一個臃腫看上去就富得流油的男人跑上前來。

“王爺王妃,樓上請。”

臃腫男人點頭哈腰卑躬屈膝,就差跪在地上跟在他們身後了。

男人姓劉,是北辰國的官員,這一次花了大價錢請北辰夜小聚清樓。

而清樓並非是鳳無心腦子裡所想的青-樓煙花之地,這裡的姑娘賣藝不賣身,卻都是七國當之無愧的才女。

若不是迫於生計和一些其他原因,也不會委身清樓賣藝生活。

雅間裡,十二個美人兒排排坐,或是吹笛子或是彈古箏或是彈琵琶,總之千嬌絕色各有各的美。

尤其是那身材,看的真想讓人上去rua一把,嘖嘖嘖~~~

“愛妃覺得如何?”

“又大又白。”

鳳無心不假思索的回答著北辰夜問的問題,而北辰夜問她的是關於劉大人送的萬兩黃金買官之事。

“哈哈~~王妃大人真是有趣,這黃金隻能是金燦燦怎麼會是又大又白呢。”

劉大人打趣的笑著,鳳無心這纔將注意力轉過,看向那一箱箱黃橙橙的黃金。

“哦哦哦,劉大人買官的事情呀!收呀,當然得收,王爺您可是北辰國乃至七國馳名的瘋……”

瘋批兩個字剛想出口,好在她及時收了回來。

“劉大人辛辛苦苦勤勤懇懇認認真真搜刮民脂民膏,得來了萬兩孝敬王爺您,王爺可得給劉大人安排一份好差事兒呢。”

“王妃大人誤會了,這些錢是下官的家底兒。”

劉大人擦著冷汗,解釋著萬兩黃金的來由。

“劉大人也誤會了呢~~人家和王爺伉儷情深,劉大人想花錢買官的話,這萬兩不夠,得加錢。”

劉大人不知道北辰夜和鳳無心伉儷不伉儷情深不情深,他隻想知道……兩者之間有個屁的關係。

“愛妃覺得本王買賣官位,應收劉大人多少銀錢合適。”

“至少這個數。”

北辰夜問著,鳳無心比了一個耶回答著,劉大人懵逼著。

你倆搶錢呢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