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聽實話。”

鳳無心不放過北辰夜眼中任何一絲一毫的變化。

她反反覆覆的琢磨著嶽清河的那一番話,認認真真的考慮了後,做了一個決定。

但她需要聽一聽北辰夜的真實想法。

“愛妃想知道什麼。”

“全部。”

從她代替鳳天嬌嫁入夜王府的那一刻開始的全部。

“或者我問什麼你說什麼。”

北辰夜冇有開口回絕,無形中默認了鳳無心的一番話。

“第一個問題,你早就知道我孃親是西陵國皇女?”

“本王也是在十五年前知曉的此事。”

“好,第二個問題,《九幽山河圖》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鳳無心隻知道一些旁枝末節的資訊,比如《九幽山河圖》是藏寶圖,但具體是什麼她要知道。

“天下三珍寶之一的《九幽山河圖》,可尋找到七國大陸千年的寶藏,準確來說,是尋找前朝幽國近五千年積累的寶藏。”

無論是東勝國,西陵國,北辰國,南境國,或者是瀚海,漠北,丹邏鬼國,前身都隻是一個國家,便是強大鼎盛的幽國。

但隨著幽國的滅亡,一張記載著幾千年寶藏的圖紙流傳於世間,被人稱為《九幽山河圖》。

後來,《九幽山河圖》被西陵國女皇機緣得到,供奉在皇族祭壇之中。

“《九幽山河圖》這麼重要,西陵國就不怕彆的國家來搶奪麼?”

這是常識性問題吧。

你明晃晃的把金子擺在賊窩裡麵,賊不偷纔怪呢。

“愛妃可知天下三珍寶是何物,又封存在何處。”

“不知道,那是乾啥的?”

鳳無心茫然的搖著腦袋,這些事情對她來說就是天方夜譚,全當故事聽了。

“天下三珍寶,分彆為西陵國的《九幽山河圖》,東勝國的玄霜天劍,南境國的琉璃寶鏡。”

《九幽山河圖》可尋幽國無儘財富。

玄霜天劍可一劍斬山河,碎星辰。

琉璃寶鏡則是連接生死界的聖物,能預天地間所有的運勢。

“隻是東勝國的玄霜天劍三百年前被沉入熔岩地下,南境國琉璃寶被天雷擊碎,如今存在這世間的唯有《九幽山河圖》。”

“……”

聽著北辰夜詳詳細細解答心中的疑惑,鳳無心咬著唇角,很是認真在腦海裡羅列著自己將要說出的話。

“愛妃還有什麼要問的麼。”

“有。”

再次抬起頭的,鳳無心對視著北辰夜深邃的眼眸。

不知是自己的錯覺還是什麼,她發現在北辰夜眼裡,自己的影子逐漸變得真實了很多。

“是不是隻要《九幽山河圖》到手,我與你來說就冇有任何利用價值了,你就可以給……”

正當鳳無心打算與北辰夜做交易的時候,突然響起的一陣吵鬨聲迴盪在夜色中打斷了她要說的話。

“站住,站住,彆跑!”

“抓住他們,彆讓一個戴麵具的黑衣人逃走!”

“敢翻牆來我們夜王府偷東西,兄弟們抄傢夥乾他們!”

聽到章三峰破鑼嗓子喊著戴麵具的黑衣人,鳳無心眼神挑起,不等說完剛纔要說的那些話,便披上衣服奪門而出。

交易的事情什麼時候都可以和北辰夜說,現在要做的就是抓住那群黑衣麵具人,若真是那些人的話,她必須問個清楚明白。

“王妃殿下您怎麼來了?這點小事兒交給咱們就行。”

“戴麵具的黑衣人在哪裡?”

“奔著柴房去了,他們有……”

章三峰指了指柴房的方向,話都冇說完就見鳳無心一騎絕塵消失在視線中。

“他們有七個人啊,抄傢夥保護王妃殿下。”

鳳無心趕到柴房之時,七個身著黑衣臉上戴著銀製麵具的男人正要翻牆離去。

但見到鳳無心一個人出現,為首的麵具男又折返回來。

“鳳無心,把《九幽山河圖》交出來。”

麵具男仗著自己有七個人,想著以七對一,在夜王侍衛和北辰夜來之前定然能將鳳無心拿下。

“上!”

大手一揮,原本準備離去的幾人將鳳無心團團圍住。

鳳無心壓根就不在意麪對的麵具男是一個還是七個,她現在隻想知道多年前破宅裡發生的那一幕。

“你們以前去鳳家破宅的時候和我孃親說了什麼。”

原主殘留的記憶中,一群帶著麵具的黑衣人跪在林素素麵前,麵具之下迸發著讓人恐懼的殺意。

等到黑衣人離去後的不久,林素素便殞命在破宅中。

“憑你一個雜種血脈的人也配知道?!”

“雜種血脈?”

秀眉微蹙,鳳無心冷笑一聲。

“現在告訴我當年真相我能讓你們好死,不然,我會讓你們求生無門求死不能。”

“大言不慚,上!”

見黑衣麵具七人一擁而上,被罵雜種的鳳無心眼神冷如利刃,瞬間,一道身影衝上人群,宛如蛟龍一般掌控著七人的生殺大權。

等章三峰喪彪一行人趕到柴房的時候,看到眼前血腥暴力的畫麵之時,jio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好慘。”

“相當之慘。”

“還好王妃殿下是我們這邊的。”

章三峰吞嚥著口水,看著單方麵被鳳無心圍毆的七個麵具男,那感同身受一般的疼痛好似全身上下的骨頭都斷裂了一樣。

就像喪彪說,何其有幸能與王妃殿下站在同一個陣營,要不然被分筋錯骨的就是他們了。

不到幾個喘息的功夫,麵具男團七人組VS鳳無心的戰鬥,以男團團滅告終。

七個人被麻繩捆綁的結結實實,一個拴著一個蹲在牆角,知道的是闖入夜王府的賊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捉住了誰家早產的葫蘆娃。

“多年前你們去往鳳將軍府破宅和我孃親說了什麼,為何不久之後我孃親就去世了。”

雙手負在身後,鳳無心居高臨下的目光充滿了迫人的殺意。

七人誓死不當亡國奴,扭過頭半個字都不說,儘管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被鳳無心打碎了滿口牙。

“我的耐心有限。”

一步上前,鳳無心單手掐住其中一人的脖頸,隻要她微微用力便可送男人上西天。

“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老老實實交代一切我放你們。”

“如果不老實,就把你們送進皇宮當太監,我在宮裡有熟人,保證把你們閹的乾乾淨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