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早早地,夜王府大門就被人敲響。

章三峰打開門就看到嶽清河滿臉擔憂的褶子臉。

“嶽老王爺,您起得真早。”

“能特麼不早麼,老夫剛回來就聽到北辰夜和鳳無心被炸的事情,衣服都冇來得及換著急忙慌的趕來了。“

嶽老王爺踏入夜王府的時候腳步停了下來,把手裡拎著的三捆紙錢交給章三峰。

“老王爺……我們家王爺王妃還活著。”

“留著吧,以後萬一用得著呢,另一份是給賀琪正的。”

章三峰看了看手裡的三捆紙錢,又看了看已經朝著樓閣走去的嶽老王爺,甚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這要是讓王妃殿下知道了,不論是嶽老王爺還是他都得被一頓罵。

閣樓六層,鳳無心和北辰夜正一邊吃飯一邊說著清樓刺殺的事情。

鳳無心篤定這件事情和雪無痕有著莫大的關係。

“雖說聽雪樓這個組織遍佈七國大陸角落,情報網十分發達,可他是怎麼知道隻有你我和賀琪正三人知道的事情呢?”

夜王府當然不可能出現細作,那是怎麼回事兒呢。

“李公公。”

北辰夜道出李公公三個字。

“不可能,我從未和李公公說過雙生蠱的事情。”

鳳無心搖頭,否決了這個可能。

“想來是雪無痕安插在宮中的線人,從李公公那裡得知愛妃托他買的一些藥材,再加上愛妃與本王形影不離等原因猜測到的。”

“王爺你在suo什麼,人家聽不懂哎,好機車哦~”

鳳無心眨巴著鳳眸,那一臉天真無邪的笑容彆提多麼的甜美,可即便嘴咧到了後腦勺也掩蓋不住她的心虛。

臥槽!

她托付老姐妹買藥材的事情,這貨是怎麼知曉得?

正當鳳無心尷尬之時,一道宏亮渾厚且透著奔喪的呼喊聲響徹在二人耳邊。

“我的那個北辰夜啊,我的那個鳳無心啊,你們怎麼年紀輕輕的就遭此不測,讓老夫怎麼活哎~~~~”

人未到聲先到,整個樓閣都迴盪著嶽清河叫魂的聲。

被嶽清河一嗓子嚎的冇了胃口,鳳無心端著麪碗一臉陰沉的看著給他們倆‘奔喪’的老者。

“嶽王爺,我可特喵的謝謝你了。”

“呀,還活著呢,活著就好,你看看給老夫嚇的,還以為你們咋地了呢。“

見到北辰夜和鳳無心平安無事的吃著麵,嶽清河總算是鬆了一口濁氣。

老者自顧自的拎著一把椅子坐在二人中間,端過麵盆,又從鳳無心手裡搶過筷子在自己袖子上嫌棄的擦了擦,開始大口大口禿嚕起二人的早飯。

“吸溜~~~~~有蒜冇有,吃麪不吃蒜香味少一半。”

“有鶴頂紅,老王爺來點麼?”

鳳無心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嶽清河。

“那玩意吃了不就死了,老夫還冇活夠,丫頭你順手把醋遞來,跟你說老夫都餓死了,聽到你們倆被刺殺的訊息馬不停蹄的趕回來了。“

嶽清河一邊吃著一邊說著,滿嘴的麪條渣子噴的到處都是,北辰夜瞬間冇了胃口放下了碗筷。

“不吃了?不吃老夫吃了哈。”

嶽清河也不挑,直接把北辰夜碗裡的麪條扣在了盆裡,攪和攪和兩下直接塞進嘴裡,看的鳳無心直咧嘴。

知道的他是北辰國異姓王爺,不知道的還以為逃難來的乞丐。

“老王爺,您這是剛從哪個墳裡爬出來麼?”

“滾蛋,老夫辦正事兒去了。”

嶽清河哪能聽不出鳳無心話語中的嘲諷,手一揮,抬手便用袖子擦著鬍子上的麪條渣,這一舉動更是看得北辰夜和鳳無心二人滿眼的嫌棄。

“老夫去乾啥不方便說,不過老夫回來的時候抓到了一個人,是你們想要的人。”

啪啪!

嶽清河拍了拍手,兩名嶽王府的暗衛出現之時,將一個五花大綁的黑衣人扔在了二人麵前。

從黑衣人身上的衣著和看他們的眼神不難猜出,這人便是當日清樓爆炸的相關殺手之一。

鳳無心看著鼻青臉腫被打的不成人樣的黑衣殺手,秀眉微微挑起。

“這是?”

“這小子不說實話,老夫便使了一些手段教訓教訓。”

嶽清河示意鳳無心隨便問,但凡黑衣殺手知道的都會一字不落的說出來,實在不行再揍一頓。

“是是是,小人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當日是溫堂主和一個黑衣人策劃清樓行刺,我們血衣堂隻負責刺殺,那些雷火彈都是東勝國的殺手乾的,可不管我事兒。“

不等鳳無心開口問什麼,血衣堂殺手將一切計劃和盤托出。

“東勝國的殺手?冇有雪無痕麼。”

“冇有,就隻有東勝國人和我們血衣堂的殺手,而且那東勝國的黑衣人看樣子來頭不小,我們溫堂主都要畢恭畢敬的恭維著。”

鳳無心蹙起眉頭,她看得出來麵前被捆綁著的黑衣殺手說的是真話。

可她就是有一種直覺,雪無痕一定和這件事情有乾係。

……

……

……

下午的時候,正準備蹭飯吃的嶽清河被嶽王府的管家叫了回去。

雖不知管家說了什麼,但嶽清河的臉色很是不好,與鳳無心說了幾句話後便隨馬車離開。

“愛妃在看什麼?”

桌案前,處理完密函的北辰夜低垂的眼瞼微抬,看向趴在窗邊的鳳無心一副百無聊賴的慵懶模樣。

冬日的陽光照在她的身上,鬆散著的長髮披在身側,懶散的模樣像極了一隻剛剛睡醒的貓兒,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擁入懷中輕撫她的每一寸肌膚。

“看我可憐的柴房唄。”

鳳無心歎了一口氣,玉手指向遠處柴房的方向。

從這裡可以清清楚楚的將柴房院落中的一切儘收眼底,隻是當初富有生活氣息的小院落,變成了無人問津的廢墟。

可憐了阿伯阿媽送她的大鵝小豬羔子和各種土特產了,還有她逝去的金錢,想起來就心疼,疼的無法呼吸。

等等……

似乎想到什麼,鳳無心轉過身看向北辰夜,指著自己的出生點。

“北辰夜……你不會總是站在這裡偷窺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