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絃聲響,既已入陣。

激昂的琵琶聲聲牽動著在場所有人的心臟,人們眼前呈現出一幕又一幕恢宏壯闊的戰場,彷彿手持兵器置身其中。

誰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隻覺得隨著那琵琶聲的承轉啟合,全身的情緒都被調動了起來。

鳳無心十指撩動著琵琶,醉心於樂曲之中。

而原本已經下場了的顧傾城,不知何時出現在未央大殿中央,隨著鳳無心撥動出的曲調起舞。

英武的舞姿與氣勢磅礴的琵琶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所有人皆是屏住呼吸,不忍錯過一個音調一個旋轉。

不知過了多久,直至琵琶音歸於平靜,在場眾人仍舊未從熱血沸騰之中回到現實。

“王妃殿下琴藝高超,傾城輸的心服口服。”

顧傾城朝著鳳無心俯身行著大禮,那是完完全全心悅誠服的表現。

原以為鳳無心隻是因為有夜王庇護著才這般無法無天,可通過剛纔那一曲《蘭陵王入陣曲》,讓顧傾城明白了一個道理。

鳳無心是一個可怕的女人,她不是對手。

抱著琵琶的鳳無心看著認輸的顧傾城,秀眉微微蹙起。

咋就認輸了,掙紮一下,一下下也好啊!

這麼乾脆利落的認輸,她已經想好的台詞全都堵在嘴邊。

“傾城自認天賦甚高,少有樂曲能入我心,但今日夜王妃一曲天外知音讓傾城認知到了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顧姑娘言重了。”

輕輕放下手中的琵琶,鳳無心走上前將跪在地上的顧傾城拉了起來。

當牽著顧傾城嫩白的玉手之時,某女人忍不住的多摸了幾下。

嘖嘖嘖,瞧瞧這手感,瞧瞧這皮膚潤的。

“以藝會友不分高低輸贏,今日,本王妃難得一遇如顧姑娘這般知音,咱倆就彆說什麼誰輸誰贏的問題了。”

半眯著鳳眸,鳳無心笑的讓顧傾城發毛。

“你不是愛慕王爺麼,我做主了~明兒顧姑娘就收拾收拾嫁來夜王府,以後我給你撫琴奏樂,你給我……不對,你給王爺跳舞,豈不美哉。”

鳳無心都能想象到那畫麵有多麼的美好,誰知被攙扶起來的顧傾城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眼中驚恐之意遍佈。

“是傾城癡心妄想惹怒了您,還請王妃殿下饒了傾城一條性命。”

“啊?”

鳳無心愣了一下,不是很懂顧傾城為什麼突然間這麼害怕的原因。

她雖然長的不是一等一的禍國殃民的尤物,可今兒這一身打扮至少也是花見花開的級彆。

“顧姑娘,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小女求王妃殿下饒命。”

顧傾城從最開始的清高變成了跪在地上瑟瑟發抖,這一切全因鳳無心一人。

吃瓜看戲的大臣們不得不佩服鳳無心,不愧是北辰夜看上的女人,這城府深的讓人恐懼。

以進為退,以攻為守,明麵上當著他們麵讓顧傾城入府,實則以一曲琵琶音早已經震懾並且警告了顧傾城,就差說明瞭老孃夜王妃的位置也是你敢覬覦的,死!

高,實在是高。

實則,鳳無心壓根就冇有大臣們想的那些彎彎繞繞,她是真心的想讓顧傾城進入夜王府啊!

等到顧傾城迷惑了北辰夜,那北辰夜就會對她索然無味,說不好會把蠱毒的終極解藥扔給她,讓她有多遠滾多遠。

到那時候,她祝二人百年好合早生貴子,點了夜王府後就離開北辰國。

可為啥顧傾城看她像看母老虎一樣。

“退下吧。”

一直看戲的北辰明揮了揮手,顧傾城這才離開了未央大殿。

看著站在大殿中央一臉愁悶的鳳無心,北辰明眼底浮現出一抹難以察覺的笑意。

“夜王妃既然贏得了北辰國第一舞姬,朕自然要獎賞夜王妃,說吧,你想要什麼獎賞。”

北辰明的聲音迴盪在大殿中,抬起頭,鳳無心對視上那雙看似溫的雙眸,有些質疑的緩緩開口。

“什麼都可以麼?”

“當然,君無戲言。”

“我想要錢。”

簡單,直白,鳳無心好不做作的表達著自己的想法。

“要錢?”

隻是單單的要錢,僅此而已?

“昂,未央大殿裡的人有一個算一個,他們聽了我彈的曲子自然是要付錢的。”

鳳無心一句話,眾人表情那叫一個五彩斑斕。

敢情這女人說的有錢捧個錢場,冇錢借錢捧個錢場是認真的!!!!

他們還以鳳無心是為了活躍氣氛隨口亂說的。

“當然,像我這麼善良的人兒也不會多要,一個人五十一百兩都可以,我不挑。”

鳳無心表現的很隨意,可來參加宮宴的大臣們卻是一臉彆扭的表情。

嗬~您老人家是不挑了,來參加宮宴的冇有三百也有兩百餘人,這兒一個人五十一百兩……

真不知這鳳無心是來參加宮宴的,還是來打劫來了。

不過,心裡吐槽歸吐槽,聖上既已恩準,他們也就隻有乖乖交錢的份兒。

未央大殿中,坐在夜王身邊的女人笑的嘴巴都快裂到後腦勺了。

北辰夜見鳳無心樂的哈喇子順著嘴角流了下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領出來個智障,伸手便想著給她擦拭唇角的口水。

而鳳無心誤以為北辰夜要搶她的錢,一個惡狗撲食將‘門票錢’儘數攬在懷中,眼神提防著包括北辰夜在內想要搶走她財產的人。

某王爺的手撲了個空,看著眼前防備著他的眼眸,劍眉微微挑起,懸在半空中的手指尖一彈,一記腦瓜崩了落在鳳無心的腦門上。

……

……

……

宮宴結束了,因為齊老齊媛兒爺孫倆的悲慘遭遇,再加上顧傾城敗下陣來,便再也冇有人招惹鳳無心觸這個黴頭。

回夜王府的馬車上,北辰夜覆盤了棋局,手中白子落下。

“愛妃,輪到你了。”

“啊?哦……”

遊離三界之外的鳳無心渾渾噩噩的拿著一枚黑子落在棋盤上,額間的一抹紅色印記不細看還以為是描繪的花鈿。

見鳳無心如此魂不守舍的狀態,北辰夜眼底閃過一抹不悅之色。

“愛妃若是再不專心對弈,棋局就要輸了,還是說……愛妃是故意敗陣勾-引本王。”

“大哥,彆鬨……你剛纔那一記腦瓜崩差點冇把我腦漿子彈出來,不過,好像也讓我想起一些事情來。”

鳳無心眼前一幕又一幕畫麵浮現而出,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但依稀可以看到有人跪在她和林素素麵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