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了。

一年一度最為重要的節日。

鳳無心早早的起床開始忙碌著,在準備好了中午要做飯菜的食材後,某女人折回了閣樓六層。

“愛妃要做什麼?”

即便不上早朝,也有源源不斷的密函送到北辰夜的手中,無非就是換了個辦公地點。

正在看密函的北辰夜低垂的眼瞼微微抬起,看著鳳無心提筆的舉動,眼底浮現出一絲不解。

“寫對聯啊,王爺不是您說的嘛,夜王府過年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給我。”

鳳無心很是無辜的眨巴眨巴鳳眸,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

“王爺您就安心的辦公,不用為彆的事情分心,一切有我呢。”

某女人十分自信得拍著胸脯保證著,再說了不就是個寫對聯麼,這玩意有手就行。

或許對於彆人來說,寫對聯是有手就行的事,但對鳳無心來說……

站在一旁的賀琪正擰著眉,那一臉嘲諷的表情已經把心裡要說的話都表達在了臉上。

“王妃殿下,您確定要自己寫對聯?”

“看不起老孃?”

正在琢磨寫什麼內容的鳳無心,哪裡聽不出賀琪正的嘲諷。

“卑職不敢,不過王妃殿下您應該有自知之明纔是。”

“嗬,老孃的自知之明就是閃瞎你們的狗眼。”

鳳無心並不在乎賀琪正字字句句中的陰陽怪氣,她是夜王府的女主人,怎麼高興怎麼來。

玉手執著毛筆,落在紅紙紙上,那狂傲的氣勢不知道的還真以為是書法大家。

“王爺,來瞧瞧。”

鳳無心左右手拎著對聯,朝著北辰夜展示著自己的成果。

上聯:天作棋盤星作子,誰人敢下。

下聯:地作琵琶路作弦,誰人敢彈。

“哎呦臥槽,忘了~還差一個橫批!”

對聯都要有橫批纔算公正。

鳳無心又提筆寫下了橫批。

“橫批:我來試試,完美!”

寫下橫批,鳳無心興致勃勃的準備去貼對聯,轉身的時候北辰夜叫住了她。

“四瓶解藥,愛妃可願饒了夜王府一回,這對聯本王來寫便是。”

“我不。”

鳳無心當場拒絕了北辰夜的提議,即便是四瓶解藥也買不走她的尊嚴,雖然說她毫無尊嚴可言。

但是,這對聯是她的心血。

她鳳無心是一個做事嚴謹之人,說包攬了過年大小事務,就絕對不會假手於人。

因為蠱毒的限製,鳳無心無法去門外貼對聯,所以貼對聯的事情就交給了章三峰和喪彪二人。

當看到對聯上那……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字跡,章三峰和喪彪的五官糾結的都要擠在了一起。

“王妃殿下,咱們不掛這副對聯不行麼。”

章三峰實在是詞窮了,他活了這麼久還從冇見過比王妃殿下寫字寫的更難看的人,就連街對麵要飯的瞎子寫的字,都能甩王妃的字幾條街。

“再叨叨一個字,中午冇飯吃。”

白了章三峰一眼,鳳無心催促著二人趕緊貼好對聯,她還要趕著去做中午飯呢。

“貼吧。”

喪彪一咬牙一狠心,王妃既然都把對聯寫出來了,想來也是王爺首肯了。

既然王爺都不要顏麵了,他們身為侍衛的又怕個球啊。

對聯貼完了,鳳無心也回廚房去做飯了,可守門的侍衛卻是尷尬的要命,恨不得找地縫鑽進去。

南來北往的路人路過的時候總要瞧上一眼,當看到他們身後的對聯之時,表情統了一的先是不解,而後是驚嚇,到後來轉變成了嘲笑。

北辰國過年的傳統,午飯要吃的豐盛,晚飯要吃餃子守歲。

從早晨開始就忙活著的鳳無心在劉叔的幫忙下,倆人弄了好幾桌子美味佳肴。

自然,侍衛的飯菜不能和北辰夜的飯菜相提並論,但也是他們入夜王府這麼多年,吃過最好吃冇有之一的年飯了。

幾張大桌子擺在廚房外,圍坐在桌子周圍吃飯的侍衛們舉杯對飲,章三峰吃著吃著兩眼一紅哭了出來。

“大過年的哭啥,不吉利。”

劉叔端著酒杯,一邊小酌著一邊笑罵著章三峰。

“我開心嘛,要不是王妃殿下,咱們大過年的還吃麪條那。”

以前過年吃的啥,現在過年吃的啥,兩者之間根本不能對比好不好。

章三峰大手一揮抹掉眼角的淚水,倒了一杯酒高高舉起。

“敬王爺和王妃百年好合,早生貴子,白頭偕老。”

自從夜王府有了女主人,夜王府不再是以前冰冷的閻羅殿,有了人的生氣。

鳳無心是摳,小氣,腹黑,嘴也損,喝多還毒打他們,但這一點也不影響她在夜王府侍衛心中逐漸在上升的地位。

“敬王爺王妃,祝王爺王妃一年生倆,兩年生三,三年生八個。”

侍衛們的祝福,鳳無心收到了。

樓閣六層,鳳無心尷尬的咧著嘴笑著,就差衝下去撕爛了章三峰的狗嘴。

“王爺,吃菜,這些都是你愛吃的口味。”

鳳無心給北辰夜佈菜,臨了拿過酒壺就要給自己倒酒。

“愛妃可曾記得本王說過的話。”

北辰夜眼眸掃過,剛要給自己倒酒的鳳無心,乖乖的放下了酒杯。

“就喝一杯,大過年的吃團圓飯不喝酒,木的滋味。”

“不準。”

“王爺~~~人家家就喝一杯,一杯杯,絕對不多喝。”

鳳無心眨巴著鳳眸,朝著北辰夜暗送秋波。

“好吧,愛妃既然想喝,本王也便不攔著了。”

聽著北辰夜準許她喝酒,某女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自己滿滿倒了一杯,隨後仰頭飲下。

“一旦愛妃醉了酒,本王可不會像前兩次一樣坐懷不亂了。”

“噗——”

鳳無心嘴裡還未下嚥的酒水,全部噴了出來。

“喝酒?喝什麼酒,喝酒傷身體,我纔不喝這破玩意呢。”

抬起袖子擦去嘴角的酒漬,鳳無心拿起筷子一筷子一筷子往嘴裡塞著菜,活像一隻囤積糧食的小倉鼠。

看著鳳無心鼓鼓囊囊的腮幫子,北辰夜劍眉微微挑起。

雖是勸著她不要飲酒過度,可見鳳無心當真放下酒杯之時,他心中又十分不爽。

“愛妃陪本王喝一杯。”

“王爺……那啥,我酒精過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