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皺著眉頭,怎麼說她也是掛名認證的夜王妃,竟然被一個老和尚這般羞辱,顏麵何存。

“我不捐了,錢拿回來。”

說著,鳳無心就要從老和尚的木缽裡,拿回自己送出去的七文錢。

“那不行,捐出去的錢哪有要回去的道理,你這是對貧僧的不尊重。”

見鳳無心當真要搶回去,老和尚死死地護著木缽,說啥也不放手。

“拿回來。”

“不拿。”

“拿不拿,我敲破你禿驢頭信不信。”

“不給,女施主可不敢這麼不要臉。”

看到鳳無心和一老和尚為了七文錢爭搶不停的畫麵,賀琪正一臉嫌棄的表情,嘴都裂到了耳根子。

至於麼,活不起了,好歹也是夜王妃。

給錢少已經夠丟人了,又把錢給要回來,這種無恥敗類的行徑怕是也隻有鳳無心能乾的出來了。

“那這樣,隻要不要回錢,你問貧僧什麼問題都可以。”

老和尚上氣不接下氣,他是實在冇力氣拉鋸戰了,再不住手的話,他唯一吃飯的傢夥事兒都要被女施主給掰兩半了。

“問你問題?你又不是江湖百曉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啥用?”

鳳無心狐疑的看著老和尚,她不要問問題,她要拿回自己的尊嚴。

“女施主有所不知,老衲可是靈音寺的主持,此次雲遊至此見女施主與常人不同,這才主動化緣。”

老和尚告訴鳳無心他的身份,並且與鳳無心有緣才化緣,隻是冇想到竟會落得這般難堪的地步,這女子果然是與常人不同。

“老衲身為靈音寺得道高僧……”

老和尚本想說自己是得道高僧,就算聖上相見解疑心中的迷茫,也要排隊看他的心情。

還希望女施主你莫要不自量力,七文錢一個問題,便宜死你了。

可不等老和尚說完話,鳳無心鳳眸一亮。

“你是靈音寺的?”

聽到老和尚說他來自靈音寺,鳳無心想起來玉泉山莊珍寶閣給他們算卦的小沙彌,那小禿驢不也是來自靈音寺麼。

正好……

“你們靈音寺是不是有個小沙彌?上次我在珍寶閣從天毒老人手裡救了他,你既然是靈音寺的主持,就一併把酬謝金給了吧。”

木缽裡除了七文錢之外還有幾兩碎銀子,結果全被鳳無心給拿走了。

自打老和尚生下來,到他出家為僧,再到成為靈音寺的主持,從未見過有一個人像麵前的女施主一樣……能無恥到這種地步。

“女施主,您就不怕天打雷劈麼。”

“不怕,你女施主我有避雷針。”

雷劈下來也有北辰夜頂著,那傢夥做的缺德事兒可是比她多多了。

掂量著手裡的碎銀子,鳳無心一點羞恥心也冇有的將銀子揣在懷中,轉身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夜王府,隻留下那老和尚拄著禪杖端著木缽站在夜王府門外,任由寒風吹起袈裟。

最終還是賀琪正看不下去了,將一張銀票放在了老和尚的木缽中。

“高僧莫要見怪,這是王爺的佛緣錢。”

老和尚看了看木缽裡麵的白亮銀票,抬起頭又看了看踏入夜王府的那一道霸氣背影,花白的眉毛緊緊的皺了起來。

“奇怪,甚是奇怪。”

“哪裡奇怪?高僧可算出什麼了麼?”

賀琪正見老和尚麵色古怪,心下很是擔憂,是不是他算出什麼不好的事情了。

而老和尚隻是搖了搖頭冇有說哪裡奇怪,便拄著禪杖離開了夜王府門前。

“原來一府雙皇,怪不得當日小禿驢遭了雷劫。”

老和尚喃喃低語的話隨風飄散……

……

……

……

快過年了,

作為夜王府的女主人,鳳無心包攬了今年過年的全部大小事兒。

“章三峰。”

“卑職在。”

排成一個隊列的夜王府侍衛腰桿挺直,當聽到鳳無心叫到自己的名字,章三峰上前一步。

“你負責按照這張采購單,采買瓜果蔬菜。”

“卑職保證完成任務,請王妃殿下放心。”

拿著采購單,章三峯迴到了隊列中。

“喪彪。”

“卑職在。”

隊列中喪彪出列。

“你帶著幾個人好好的把夜王府打掃一下,燈籠該換都換了,一定要徹徹底底的打掃一番。”

“是,王妃殿下。”

夜王府庭院中,鳳無心逐一分配著任務,幾乎將整個夜王府的侍衛都調動了起來,就連作為狗的大黃,也要負責打掃自己狗舍乾淨整潔。

“汪~”

王府閣樓六層,賀琪正皺著眉頭看著庭院裡被鳳無心吆五喝六,指揮來指揮去的王府侍衛,心裡彆扭的很。

“王爺,您真任由鳳無心胡來麼?”

這纔多久,夜王府就被鳳無心搞得烏煙瘴氣。

“有何不好。”

站在窗前,雙手負在身後的北辰夜,笑看著庭院中亂糟糟的畫麵,看著那鳳無心那張時而嚴肅時而思考,又時而露出奸笑的小臉,他倒是有些期待過年了。

“哎!”

歎了一口氣,賀琪正能說啥,自家王爺這麼寵著鳳無心,他身為一個侍衛就隻能看著唄。

“王爺,卑職收到了關於宇文墨的訊息,說是他已經去往彌麗山尋找鳳凰卵。”

賀琪正想不明白。

鳳無心到底有什麼好,當宇文墨得知她中了蠱毒,且解藥需要鳳凰卵的時候,竟義無反顧的前往危險重重的彌麗山取藥。

雖說鳳無心中蠱的事情是他有意透露的,但他也不曾想到宇文墨會為了鳳無心,不顧生死到這種地步。

窗前,北辰夜看著鳳無心的目光多了一分笑意。

“愛妃若是知道她的墨哥哥死在了彌麗山,一定很傷心吧。”

磁性清冷的聲音多了一絲絲假意的關切,北辰夜看向鳳無心的時候,庭院中的鳳無心也察覺到了他的目光。

抬起頭,對上北辰夜的視線,鳳無心伸出手朝著他伸出大拇指。

“王爺放心,有我在,絕對冇問題。”

鳳無心並不知北辰夜的笑意,是因為宇文墨的生死未知,不知宇文墨為了她去彌麗山那樣危險的地方尋找鳳凰卵,隻當他是在監視自己有冇有偷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