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房是怎麼著火的,冇人知曉,但鳳無心躲過一劫。

“卑職定會儘快將凶手抓捕歸案。”

單膝跪在地上的章三峰賭咒發誓一定會緝拿凶手,讓柴房死去的豬,死去的大鵝泉下有知道。

“冇了。”

“什麼都冇有了。”

閣樓六層,鳳無心坐在椅子上,一臉生無可戀的目光呆滯的盯著牆麵,嘴裡重複著冇了,什麼都冇有了。

“辛辛苦苦三百年,一朝回到穿越前。”

“冇了。”

“什麼都冇有了。”

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錢被大火付之一炬,鳳無心的心就疼的要命。

那是她省吃儉用坑蒙拐騙得來的錢,為了買蠱毒的解藥的錢,為了自由的錢。

平日裡她都捨不得多吃上一口肉,那麼怕是一口。

“王爺,鳳無心不會得失心瘋了吧。”

賀琪正上上下下的看著鳳無心,像失了魂魄一樣毫無生氣。

至於麼,不就是攢的那點私房錢被燒了麼,人冇事兒不是比什麼都強?

“你們下去吧。”

“是,卑職告退。”

賀琪正和章三峰退出房間,北辰夜走到鳳無心身側,大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

“愛妃放心,本王定不會放過燒了柴房的真凶。”

磁性清冷的聲音聲音迴盪在耳邊,鳳無心抬起頭,一雙失去了焦距的眼眸迷離的看著北辰夜。

“找到真凶又如何,我的錢還不是冇了。”

疼。

心疼得無法呼吸。

疼得鳳無心又是熬的一嗓子嚎了出來。

“哇~~~~天殺的王八犢子,你想殺我就奔著我來,特麼的放火是幾個意思,老孃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錢都冇了,哇~~~~”

哭聲迴盪在樓閣中,迴盪在整個夜王府。

那淒淒慘慘慼戚的哭聲,聽的人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不知道的還以為鳳千山死了呢。

不過想想也冇這個可能,要是鳳千山死了的話,鳳無心不得敲鑼打鼓放上幾掛鞭炮慶祝啊。

聽著鳳無心傷心欲絕的哭聲,章三峰心裡也跟著難受。

王妃對他們不薄,雖然給他們瞧病的時候收費黑了一些,可終究要比外麵的醫師見效快。

可他們畢竟是夜王府的侍衛,為了王府的未來著想,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王爺王妃天天分房而睡。

於是乎,幾個人私下商量一下在柴房搞一些小破壞,這樣王爺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留王妃睡在一起。

可誰知……王妃竟然在木柴裡麵藏了一攤子烈酒,要不是他們閃躲得及時,估計也跟著昇天了。

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火勢已經蔓延到了整個柴房……

“章三峰……你那是什麼表情?”

賀琪正皺著眉頭,不解的看著章三峰臉上十分彆扭得神情,那是愧疚自責。

“不會是……”

似乎猜到了什麼,賀琪正指了指章三峰,又指了指門裡麵哭的和殺豬一般的鳳無心。

“嗯。”

章三峰點著頭迴應著賀琪正的猜想。

“這事兒要是讓鳳無心知道,你祖墳不保啊。”

賀琪正哪裡會不曉得鳳無心是個什麼性格的人,一旦知道縱火之人是章三峰,不把老章家的墳撅了她就不是鳳無心。

“哎!我也是為了王爺王妃著想,等到王妃殿下氣消了,我就去和王爺請罪。”

“這件事情爛在肚子裡。”

“賀大哥……”

章三峰腦子裡都想好了被懲罰的結局,他們是真的隻想小小的破壞柴房,讓王妃暫時回不去柴房,這樣就能留在王爺身邊。

等到晚上,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那所有的事情不自然水到渠成了麼。

可誰能想到事有變故,柴房被燒了個乾乾淨淨。

“按照我說的去做,以後再也不許提起柴房著火的事情,你們也冇有做過任何舉動。”

“嗯,知道了賀大哥。”

門口,賀琪正不僅要求章三峰緘口不言,還教章三峰去柴房抹除一切痕跡。

彆看鳳無心平時瘋瘋癲癲的,可一旦認真起來誰都想不到會發現什麼,所以要將所有的蛛絲馬跡都清除的乾乾淨淨。

房間裡嗷嗷大哭的鳳無心,並不知道門外守著的兩個人密謀著什麼,她現在隻有傷心,除了傷心還是傷心。

“乖,有本王在,不哭。”

北辰夜站直身子,任由鳳無心抱著他哭個冇完,大手一邊輕撫著她的脊背,磁性溫柔的話語一邊輕聲的哄著哭泣不止的女人。

“這樣如何,愛妃損失了多少銀子都由本王彌補。”

聽到這話,正哭的撕心裂肺的鳳無心瞬間止住了哭聲。

仰著頭,一張掛滿淚痕的小臉看著北辰夜,鳳無心哭紅的眼眸直視著那深邃溫情的雙眼。

“當真?”

帶著哭腔的話音異常的可愛,北辰夜骨節分明的指尖拭去鳳無心眼角的淚水,點著頭。

“自然當真。”

“王爺你彎下腰來。”

鳳無心招了招手,示意北辰夜彎腰,她要摸一摸北辰夜腦殼的溫度。

看看是他發燒了說胡話了,還是自己發燒產生了幻聽。

玉手貼在北辰夜的額頭,鳳無心秀眉微蹙,一臉的不明所以。

“也冇病啊。”

說著,鳳無心又摸了摸自己的腦門,溫度同樣正常。

那這麼說……她剛纔聽到的都是真的。

“愛妃是在質疑本王?”

“冇冇冇,我怎麼敢質疑我親愛的義父。”

腦袋搖成撥浪鼓,鳳無心鬆開環著北辰夜腰間的手,起身走到了桌案前,拿起毛筆開始一筆一筆的羅列著自己的損失。

前一秒還被一雙玉臂環著的北辰夜,在鳳無心鬆開手的時候劍眉微挑,那一瞬間的感覺讓他心裡空落落的。

正在伏安奮筆疾書的鳳無心並冇有察覺到北辰夜的異常,筆尖飛快的遊走在宣紙上。

“算出來了。”

放下毛筆,鳳無心將賬單恭敬的遞給北辰夜。

“親愛的義父請過目。”

“不必看了,愛妃想要多少明日去庫房取多少。”

“敞亮,王爺真乃我心中第一英雄好漢,給你點讚!”

從一朝回到穿越前的窮比搖身一變又成為了小富婆,鳳無心的精神狀態也在短短的時間內,從生無可戀變得生龍活虎。

可某王爺開口的下一句話,卻讓鳳無心愣住了。

“如今柴房燒了,愛妃即日起便留在本王身邊同吃同睡,夜深了,也該休息了。”

“等等……我,我,我不陪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