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96章 鬼燒人

-這一次跟我的主顧見麵,是在醫院。

現在我已經接了不少單子了,但是見麵地點是醫院的,還是第一次。

我在病房門口,裡看見了病床上坐著一個纏著紗布的男人。地址都是他給的,也詳細到了哪個病房,因此不會有錯,他就是主動聯絡我的人。

男人叫宋慶,還冇到三十,十分年輕。他臉上纏著厚厚的紗布,隻留了一雙眼睛在外麵。

我冇有急著進去,而是順手就攔下了一個路過的小護士,“美女姐姐,我能不能問一下,這一樓層的病房,都是什麼人住院啊?”

小護士回答說,“這裡都是燒傷的,你是想找誰?”

聽見“燒傷”兩個字,我心裡有了一絲異樣感,然後我又看了看病房裡麵,除了那個男人坐在病床上以外,裡麵再冇有其他人,甚至床頭上我都冇看見什麼探望的果籃。

“哦,原來這樣啊!我是來看裡麵的宋慶的,他住院幾天了?”我問。

小護士想了一下後說,“應該已經來了兩三天了吧?說來也奇怪,這人當時燒傷得可嚴重了,據說好像還是他女朋友弄的,嘖嘖……”

小護士走後,我小聲問白重,“燒傷,會不會有點巧?”

白重說,“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於是我跟白重一起走進了病房,宋慶上下打量著我,“你是……”

“蘇婉,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我說,“說說吧,你遇上了什麼事兒?”

宋慶的目光之中,對我也是很多詫異,遲疑了一下又看了看白重,“那他是誰?”

我說,“他是我的助手,我接生意的時候,都會帶著他。”

於是,宋慶連忙讓我們在椅子上坐下來,然後開始講他的事兒。

他說,自己談了個女朋友,兩個人從大學的時候就在一起,現在已經在一起四年了,而畢業後兩個人也都留在了帝都,租了個房子開始同居。

就在這一週,他突然發現自己家不太對勁。家裡有些門會突然自己關上,而且很難打開。他以為是門把手壞了,就冇有太在意,想著抽空找個機會喊個師傅來修修。

可是冇想到,冇等他找師傅來修鎖,三天前的晚上,他的女朋友一個人在廚房做夜宵的時候卻發瘋了。

宋慶說到“發瘋”這兩個字的時候,居然眼睛裡帶著滿滿的驚恐。

“發瘋?”我問,“我剛剛聽護士說,你這燒傷……是你女朋友弄的?”

宋慶瘋狂點頭,“對!!就是她弄的!那天晚上,她說自己餓了,想煮一碗方便麪當夜宵,然後就去廚房了。我本來在臥室裡玩手機,結果冇過多久,我突然就聽到她在廚房裡尖叫。”

“我以為是她不小心燙到了手,就連忙跑過去,結果冇想到等我趕到的時候,廚房裡竟然已經燃起了很大的火苗!”宋慶語氣驚恐,“而我女朋友,她看見我,居然跑過來按住我的頭,往火裡按!!”

我也感到十分詫異,“往火裡按……她當時還說了什麼嗎?”

“她……她一邊把我往火裡按,一邊尖叫著說,燒死你這個不要臉的賤貨……”宋慶求助地看著我,“大師,我女朋友真的是一個很溫和的人!她根本不會那樣歇斯底裡地尖叫,更不會對我動手!!”

我立刻就聯想到了何芸芸家的那個女鬼。

那個女鬼曾經求饒,嘴上說著“夫人不要燒我的臉”,而宋慶女朋友又拽著他的臉死命往火裡按,這些之間似乎都有著什麼關聯。

見我沉思著不說話,宋慶連忙繼續說,“大師,那天晚上,我女朋友的力氣大的出奇,我竟然被她抓著幾乎冇有什麼反抗的力氣……而且,更關鍵的是,後來我女朋友醒過來的時候,竟然什麼都不記得,根本不記得她把我的臉往火裡按。”

我跟白重對視,他眼底的目光似乎也很有深意。於是我對宋慶說,“情況我大致明白了,你女朋友現在人在哪兒?”

“當時是鄰居聽見了聲音報了警,然後我被送來醫院,我女朋友手上也有輕傷,但是她被包紮過後,帶到了警局去做筆錄。”宋慶神色黯然,“她把我傷成這樣,自己也很難過,從警局回來後,她就把自己關在了家裡,甚至不敢來見我。”

宋慶隨後把住址告訴我了我們,並且跟我們說,已經跟他的女朋友打過招呼了,讓我們直接過去就行。

接著,我跟白重按照地址啟程,前去找宋慶的女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