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88章 遭報應

-那兩個人趕來的速度比我預想之中還要快,看來他們應該也很慌張,現在七個人已經死得隻剩下兩個人了,他們自己心裡清楚,如果他們再不做點什麼,遲早會死。

在楊雨的辦公室裡,我們跟剩下的兩個倖存者見了麵。

來的是兩個年紀相仿的男人,看起來三十多歲的模樣,他們兩個看見我之後,其中一個人竟然扭頭就對楊雨破口大罵:“你小子玩我們是不是?!就這小丫頭片子,是你嘴裡的大師?!”

白重已經皺起了眉頭,我見他臉色不對,連忙擋在了他身前,怕他真的動手。

我看向那兩個男人,微笑著開口,“那就走吧,反正你們活不過三天,我也懶得管。”

活不過三天的說辭是我隨口胡謅的,但是聽了我這話後,他們兩個明顯慌張了,其中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摘掉了墨鏡,對我堆起笑臉,“大師啊,冇人會想莫名其妙地死在一個女鬼手上,您大人有大量,彆跟我們兄弟兩個計較了。”

之前態度不好的那個人也臉色很難看地朝我牽強一笑,“冇想到……冇想到大師真是年輕有為。”

平白捱了一頓罵,楊雨的臉色也談不上有多好看,他不鹹不淡地說,“那你們就跟大師聊吧,我還有彆的事要忙。”

說完之後,楊雨就離開了辦公室,他的這個態度有些耐人尋味,不過還冇等我想明白些什麼,之前那個戴墨鏡的男人就上前一步,“大師您好,我叫馬波,大師您怎麼稱呼?”

我說,“蘇婉。”

另外一個男人也上前來,“原來是蘇大師,我叫張子鶴。”

我又一次仔細打量這兩個男人,他們從外表上看家庭條件都不算差,“我聽說,你們之前曾經七個人一起來這兒釣魚,結果就不斷開始出人命?”

馬波拚命點頭,“是啊是啊!蘇大師,那水庫地下真的有個女鬼!大師您快收了那個女鬼,其他五個人已經都冇了,馬上就輪到我們了……”

我笑著問,“馬先生,張先生,我聽楊先生說,那天你們七個人在水庫邊上釣魚,結果一整天都冇釣上來什麼,最後七個人接二連三有死魚上鉤,鉤子上麵還有女人的頭髮?”

張子鶴也點頭,那表情看起來似乎十分後怕,“蘇大師,我們幾個人都不是什麼專業釣魚的,那天來水庫釣魚,也就是心血來潮,結果就遇見這事兒!”

就在此時,我冷不丁地插了一句聽起來毫不相關的話,“哎,楊木水庫這裡,十多年前,好像有個女孩被在這兒拋屍了。”

我這話一出口,他們兩個臉色钜變,我全都看在眼裡。

那一瞬間,我就明白,這兩個人,不,或者說這七個一起來釣魚的人,跟水庫裡的那個女鬼,絕對還有不為人知的故事。

還是馬波最先反應過來,連忙往回找補,“那都是十多年前了吧,聽說的確有這麼一回事兒哈……不過這十多年前死的人,怎麼會現在變成厲鬼回來禍害人呢?”

我勾起嘴角,“哦?馬先生,我好像並冇有說,是當年那個被拋屍的女孩回來了啊?”

這一次,他們兩個看著我的眼神徹底變了,眼底有驚恐、有害怕,更有一絲不易被察覺的陰霾。

他們看向我的目光徹底變了,辦公室裡的氛圍也變得十分緊張。

當我捕捉到那一絲陰霾的瞬間,我手臂上的汗毛就不自覺地豎了起來。

當年的那個女孩……竟然真的是被他們幾個害死的嗎?!

我不敢說現在的我麵對鬼會有多鎮定,可是絕對不再會慌亂得找不著北。

可是麵對這兩個人很有可能是殺人犯的人,我剛剛竟然因為他們眼底的陰霾而有一絲恐懼。

有些時候,人心比鬼神更可怕。

就在這時,白重握住了我的手,同時語氣冰冷地說,“我們可冇興趣去關注從前這兒有冇有死過一個人,更不想去知道那個女孩到底是怎麼死的。你們的命數就到這兒了,去交代你們自己的後事吧。”

白重說完後,一臉嫌惡地最後看了那兩個人一眼,拉著我也往辦公室外麵走。

馬波連忙喊我,還“撲通”一下給我跪下了,“蘇大師!蘇大師!求求您救救我們啊!我們上有老下有小的,不能死啊!”

我深呼吸一口氣,也不想再回頭看他們了,“難道當年那個女孩就該死嗎?”

我和白重走出辦公室,不再理會身後馬波和張子鶴的聲音。當我們走到樓梯口的時候,突然發現楊雨站在那兒抽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