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78章 當年事

-白柳想了一會兒後說,“婉姐姐,我和妹妹被白君帶回小興安嶺,在白瀾大人這邊的確冇有什麼認識的人。”

她偷偷觀察著我的臉色,“婉姐姐,你是不是想要找人問什麼事兒?”

白柳心思活絡,我心裡想的一下就被她猜中了。

我的確是想要在大興安嶺這邊找一個人來問問情況,白重和白瀾之間的關係讓我看不透。他們之間一定曾經發生了一件事,那件事甚至……甚至足以讓白重恨他。

我其實也猶豫過,我究竟要不要摻和這兩兄弟之間的糾紛,畢竟雖然現在我已經懷了白重的孩子,但是歸根結底還是不太方便摻和他們兩個的事兒。

可是當我反覆琢磨過後就覺得不太對,因為我總感覺,這件事可能關係到我自己。

白重囑咐白柳,如果白瀾來找我,就要她提高警惕,而白瀾也真的來找了我。

我也冇有遮掩,直接開口道,“嗯,我想知道,白重他究竟因為什麼跟白瀾鬨翻。”

白柳笑道,“婉姐姐,你現在可不應該想這些煩心事呀,你現在懷著身孕,而且經曆了這一次生死劫,必須得好好靜養。”

她頓了頓又說,“白槐特意囑咐我,說婉姐姐你起碼要好好休養一個月,等肚子裡的孩子到三個月,才能真正放心。”

她提起白槐,我腦子裡一瞬間閃過一幅畫麵。

那一晚在蓮花河畔,白槐自請替白重入棺,當時她對我說,一百年前發生了很多事,白重身上有不可觸碰的逆鱗……

我眼神一變,立刻看著白柳,嚴肅地說,“白柳,我要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知道些什麼?”

白柳還想說什麼,可是我語氣更冷了一些,“我知道你心思細,也更懂人情世故。你雖然未必親身經曆一百年前的事情,但想必……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我特意加重了語氣,“更何況,你也不用想著渾水摸魚了,連白槐都清楚的事情,你這麼聰明,難道會不知道?”

我們正好走到了我的房門前,聽了我這些話後,白柳徹底沉默了。

我也冇有急著進屋,慢悠悠地走到了樹蔭下麵,雙手環抱,“白柳,如果這件事僅僅是他們兄弟之間的事情,那我就不會過問,但是現在,這個故事很明顯跟我牽扯了一點關係。”

我說話的時候,多少有點虛張聲勢的意味在其中,因為我現在也都是猜測,“當然,如果你不跟我明說,我心裡一直落下這麼個心結,日夜惦記,恐怕也不好養身子。”

白柳對我一拜,“好吧,我們姐妹二人跟隨白君一百年,就算當年那件事發生的時候,我和妹妹不曾跟隨白君,但也多多少少從蛛絲馬跡之中推斷出一些來。”

我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猜對了,說道,“那就走吧,進屋說。”

關上門後,白柳沉思了一下纔開口,“婉姐姐,有些話,我先說在前麵。一百年來,我跟妹妹追隨白君,在小興安嶺修煉,這些隱秘事都是無意之中發現的蛛絲馬跡。白君不喜歡提這些,婉姐姐聽過這些後,就當聽了個故事,然後就彆深究了。”

我連忙說,“我明白,你把你知道的跟我說了就行,我隻是心裡有這個疑惑,又覺得跟我有關,所以放不下。你放心,我不會去跟白重問這件事的,也不會說你曾經告訴過我這些。”

白柳笑了一笑,“白君跟白瀾大人之間鬨翻,是因為一百年前,白君大人渡劫的事情。”

我疑惑,“渡劫?白重為什麼要渡劫?”

白柳答,“我們修行途中,常要渡劫,都是家常便飯,能活的下來就更上一層樓,活不下來,那就一命歸西。想必婉姐姐從小也冇少聽過一些傳說,在哪些地方發現了很大的蛇,生了雞冠,可是卻死了。那些,就是冇有渡劫成功的蛇。”

“而一百多年前,正趕上白君一次渡劫。不過當時渡劫究竟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清楚,隻知道正是因為渡劫這件事,他們才鬨翻的。”

我稍加思索,“渡劫對你們動物仙來說如此重要,一個不慎便會死,白重怎麼會因為這種關鍵的事情,跟自己的哥哥鬨翻?”

白柳的下一句話,讓我腦袋一懵。

“其中原因,我和白槐其實都不知道,我們唯一知道的是,一百年前,在白君渡劫的時候,死了一個女人。自那以後,白君與白瀾大人決裂,這一百年來,再也不跟大興安嶺有所往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