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光照在我身上,鏡麵正對著我,我從鏡子裡看見了自己。

“不要照鏡子!這鏡子現在有問題!”青宴喊道。

我連忙抬起手來擋臉,可我的手剛抬起來,就聽見鏡子“砰”的一聲掉在了地上,什麼光芒全都散去了。當時我並冇有察覺到有什麼異樣,後來聽青宴說起,就在那一瞬間,我身上有一股白色的光注入了鏡子之中,鏡子因此才失去了力量掉下去。

“婉婉?”跟邪神纏鬥的白重注意到了去而複返的我,卻也因此短暫分神,我抬頭的一瞬間,恰好對上那邪神勾起一抹詭異的笑,抬手對準了白重的腦袋。

我的身體動的比腦子要快,冥冥之中好像有些奇怪的感覺,在心念一動的情況下,我猛地大喊道,“起!”

有幾道原本被邪神控製的鬼突然就掙脫了舒服,反而聽我的命令朝著邪神飛撲過去,我們在場的幾個人同時都懵了一下,我冇想到我連咒語都冇念就心念一轉驅動了令煞,白重最先反應過來,扭頭一擊隻奔邪神。

邪神反應不及,被猛地撞到了石壁上,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落了下去,而與此同時,竟然有一道雷光穿透了大地,劈焦了血色的樹根,打在邪神身上。

這場麵還是看得我心裡一陣揪痛,因為邪神用的是蘇卿的身體啊!

這一次,被雷劈的樹根燃起了火焰,隻消片刻就蔓延到整個身軀,一半洞窟都是滾滾火焰。

邪神在地上痛苦地蜷縮,掙紮得極為艱難,“我……是……這裡的神明……你們……大逆不道……”

“被惡意供奉出來的邪物,也配稱得上是神明?”白重恢複了人身,站到它麵前,說罷一劍刺中了心臟。

我的呼吸也凝滯了一下,我以為接下來的場麵會是邪神的尖叫、蘇卿的死亡、以及混亂的馬上要坍塌的地下空間。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邪神的身體上綻放出了一抹紅色的光,我以為那是邪神的另一重手段,可是馬上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因為那紅光並不詭異,十分鮮亮豔麗,霎時間籠罩了邪神。

這好像不是邪神的力量,是蘇卿身上的。

有一聲清脆的鈴聲突兀響起,我聽得清清楚楚,蘇卿腳踝上,有一個銅鈴應聲碎裂。

紅麝古銅鈴,是慕容星河給我的,從小到大是這個東西保我的命,後來蘇卿來找我的時候,她身上也有一個。

她說這鈴鐺我們姐妹兩人一人一個,而她身上那一串銅鈴也是替我擋災的,如果哪一天我不慎遭禍,憑藉這個鈴鐺,她的命可以換我的命。

一縷又一縷黑氣從蘇卿身上被逼了出來,然後在空中凝結成了一個蜷縮的嬰兒模樣,而被紅光籠罩的蘇卿,身上的傷痕竟然在一點點地逐漸消失。

這就是青宴說的一線轉機嗎?

不是我們在場的誰製造出來的一線轉機,而是慕容星河種下的。

蘇卿,你自己知道嗎?慕容星河也給你留了一道保命的屏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