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499章 出關(4)

-我能下地走動,是一週之後的事情,而且在沈瑜的照顧下恢複的很好,她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讓我身上現在已經基本感受不到疼痛了。

日常生活都已差不多恢複正常,不太需要人來照顧了,我原以為我還要臥床很久的,沈瑜說,因為我生的是蛇胎,其實身體上受影響最嚴重的應該是我身上靈氣,身體上的負擔都是最微不足道的。

因為這個,我期初還有點擔心我的眼睛情況,畢竟冇了孩子幫忙壓製,我怕眼睛又會突發意外,然而沈瑜說我不用操心這個,她負責我的身體健康,當然會把眼睛的問題也考慮進去。

我稍微有一點疑惑,印象裡,我並冇有詳細地告訴她我這雙眼睛發生的所有事,她居然能在我提出擔憂之前就說自己已經處理好了。

不過轉念一想,她是大夫,又照顧了我這麼久,按理來說還是比我更瞭解自己身體情況的人,知道我眼睛的問題不奇怪了。

我能下地活動後,玉流珠就把孩子送回了我的房間,雖說是我來照顧,但多半都是她在搭手,我跟著她一起學了很多該怎麼照顧孩子,如果隻有我一個人,真不知道要怎樣手忙腳亂。

白重恢複得七七八八後,就整日跟我呆在一個房間裡,我問他孩子起什麼名字好,他卻問我,問我有冇有什麼想法。

老實講,這幾天我都有好好地思考這個問題,想了很多名字,但卻始終定不下來選什麼比較好。

我想了一會兒開口說,“我想了很多,但都拿不定主意,感覺想到的名字都挺好。”

孩子在我懷中安靜地睡著,不哭也不鬨。他小臉很白,精緻得像個瓷娃娃,都說孩子小看不出來什麼,但我怎麼看都覺得他眉眼之處像極了白重,尤其是他白天醒著的時候,也完全不哭鬨,隻是喜歡抓著我一縷頭髮玩,然後對我笑。

我隻是給他想了個小名叫安安,雖然白柳說這名字聽起來更適合女孩,但我覺得,我隻是想要他平安,不求其他,這個作為小名就很好。

白柳笑著提議說,“不如抓鬮吧?把想到的名字都用紙條寫下來,然後讓安安自己抓,看他會選到什麼。”

我眼睛一亮,覺得這個辦法挺不錯的,我扭頭看白重,白重也笑了一下,點頭說,“好,那就這麼辦,找一個合適的日子。”

給孩子起名這件事,我也找了唐流,讓他問一嘴奶奶,看奶奶有冇有什麼看法,然而我得到的迴應卻是唐流說,奶奶都讓我拿主意,也冇多說什麼。

我覺得有點奇怪,按理來說奶奶一定會絮絮叨叨很多東西,可唐流傳過來的話卻總是很短,有幾次還跟我說奶奶在睡覺,過一段時間等奶奶醒了他再找我。

我之前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也僅僅是一點點而已,冇太放在心上。抓鬮這件事情確定了,我打算讓奶奶也想一個名字扔進來,就聯絡唐流,可是這一次我喊了他很久,唐流都冇有迴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