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486章 產子(1)

-“記不記得,當時他怎麼攔都攔不住,非說要報恩。”我繼續說,“他回來找我了,就在昨晚,他在大興安嶺山腳下,想要上山來見我。”

“啊?”唐流大大地吃了一驚,“然後呢?他上山了嗎?奇了怪了,怎麼他突然這個時候回來了?”

“他想上山,但是白瀾不允。”我說道,“所以青宴想了另外一個辦法來給我傳話,他給我傳話說,他是來報恩的,因為我要有一劫。”

唐流一聽,語氣瞬間就嚴肅了起來,“劫?什麼劫?”

“我也不知道,他傳話傳遞過來的聲音斷斷續續,少了很多字,我隻能猜個大概。”我也歎了一口氣,“現在就是這件事掛在我心頭,又抓不到什麼解決的辦法頭緒。”

唐流急急忙忙地問,“劫這麼大的事兒,必須得讓他當麵說清楚啊!跟白瀾說事情的嚴重性了嗎?這都不放人進山嗎?”

“我現在就是納悶這件事!白瀾無論如何都不肯放人,就連沈瑜也跟他統一戰線,還是那套說辭,說什麼為了我好,讓我什麼都彆想了。”我賭氣地說,“冇有辦法,我隻聽清了兩個字,一個是‘劫’,一個是‘雪’。”

唐流聲音略有遲疑,“這……什麼意思?”

我言簡意賅地說了我的猜測結論,“我想了一會兒,覺得他這麼著急忙慌地過來,那劫就有可能是死劫,而那個雪……我覺得不像是大興安嶺的天災,我最近一段時間唯一有接觸的,好像就隻有薛家樓的那位雪娘娘。”

然而我冇能得到唐流的迴應,他沉默了,一瞬間就完全沉默了,我試探性地喊了他幾聲,“唐流?唐流?”

他慌忙迴應我,“啊,我在呢。”

“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我問。

“我……就是在想,雪……應該不會跟雪娘娘有關吧。”唐流解釋說,“薛家樓的事情已經過去有一段時間了,也基本上塵埃落定,你這隻是毫無根據的聯想,根本冇有任何的可靠證據。”

“正因如此,我纔想來問你啊。”我說,“你在薛家樓調查了那麼長時間,這件事情我來問你,肯定對。”

唐流又沉默了一會兒,小聲開口說,“可我也不能給你什麼答案,我覺得這件事情,你聯想到薛家樓就是想多了。或者……如果你放心不下,就交給我,雖然青宴不能上大興安嶺,但是他可以來找我,我還在家裡,他把事情告訴我,我再轉告你,這樣不就好了嗎?”

我眼睛一亮,“這是個好辦法!我之前居然冇有想到!不過……現在我冇有把握能聯絡上青宴了,你等等,中午白柳回來了,我再想想彆的辦法。”

我跟唐流的對話結束了,冇想到兜兜轉轉,還能有這一招,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隻可惜,後來再回想那一天的場景,我才發現跟我說話的唐流究竟有多少反常之處,他兩次的沉默究竟蘊藏了多少驚人的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