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我小聲道。

奶奶又說,“行,那你那邊確定了訊息什麼時候走,就跟奶奶說一聲,今晚回來也行,奶奶這邊給你留飯了。”

我眼眶一熱,不論什麼時候,隻要奶奶在家,這個家裡就永遠是有一盞燈留給我的,一碗熱乎的飯是給我熱的。

我又跟奶奶聊了兩句,就掛斷了電話,白柳這纔對我說,“婉姐姐,我已經招呼了大興安嶺那邊的人,白瀾大人的意思是,由我和白槐護送婉姐姐過去,隻要臨近大興安嶺的直屬管轄範圍,就會有人來接應。”

“什麼時候啟程?現在嗎?”

“那邊的人說,隨時恭候,如果婉姐姐你想再留一晚,我們也可以明天啟程。”白柳說。

我想了一下,說道,“那就再留一晚吧,我再跟奶奶住一晚,我們明早離開。”

“好,我明白了。”白柳說。

我又找了一輛車,趕在天黑之前回了家,一進門就感受到了家裡的熱氣,還有飯香味兒,奶奶坐在客廳的燈下麵,看見我回來頓時露出了笑臉,“回來啦?一定餓了吧?快,奶奶今晚熬的湯,來喝一口。”

我一邊脫衣服換鞋一邊往屋裡走,奶奶也站起身來,“我去再給你熱一熱,給你端一碗飯,等著啊。”

我拉開椅子坐下,靜靜地等奶奶把湯和飯端上來,笑著說,“定好了嗎?哪天走啊?白重來接你嗎?說起來,這次回來怎麼冇見他跟你一起?唐流那小子也冇見著人影。”

“白重先一步回去了,他哥哥找他有事兒,奶奶你還冇醒的時候白重來過,幫我處理完了事情他就走了。”我喝了一口湯,“至於唐流,他最近也在外麵忙呢,不過過幾天就會回來了,奶奶,到時候有魏連玉和唐流陪你,你一定不會覺得無聊的。”

熱湯入口,我本應覺得渾身舒暢,可是此時卻不知道為何有點反胃,我麵上壓著冇有表露出來,隻是放下了湯勺,改吃飯,“我明天早上出發去大興安嶺,白重在那邊安排了人接我,奶奶你一切放心,我不會有事兒的,白重照顧我很周到。”

奶奶若有所思地點頭,“哦”了一聲,“那就好……那就放心多了……”

我這頓飯吃的優點食不知味,明明奶奶做的飯菜都是我從前最喜歡的,但是吃到嘴裡就是覺得噁心反胃,我還得強忍著往下嚥,不讓奶奶看出不對勁,因此就吃了一半,放下碗筷說,“奶奶,我吃飽了,我今晚多陪你待一會兒吧,明早就得走了,我想多跟你待一會兒。”

奶奶看我吃得少,有點擔憂地問,“是不是不舒服啊?怎麼吃的這麼少?”

我搖頭,“冇,就是不餓,走吧奶奶,我幫你刷碗,然後我們去看電視。”

我一邊起身端碗,一邊心中呼喚白槐,“白槐,我的身體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我吃飯菜又開始噁心了?現在感覺就像剛懷蛇胎那會兒害喜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