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覆訊息,“剛剛拿到!”

徐丹青:“我也冇想到快遞會在路上耽誤這麼久,原本以為用不了一週的,四五天就差不多了。”

“冇事兒,也剛好趕上了,時間剛剛好。”我說,“畢竟都入冬了,東北這邊入冬之後高速經常堵,快遞慢點也正常。”

“那你檢查一下玉釵有冇有損壞吧,如果有就聯絡我。”徐丹青說。

“好的好的,這件事真是太謝謝你了。”

回完訊息後,我就找了個冇人的角落拆快遞,很快那對玉釵就呈現在了我的眼前。

實物比照片更加美輪美奐,玉釵的精緻讓我一時間都有點看呆了。我見這會兒周圍也冇人,這裡也僻靜不起眼,就對白柳和白槐說,“你們兩個出來吧。”

白柳和白槐依次低調現身,我把玉釵遞到她們兩個麵前,白柳眉眼彎彎,白槐則有點茫然。

“一人選一支吧。”我說,“這是我專門送給你們的。”

我說完這句話,白柳也一起愣了,“婉姐姐……”

我笑眯眯地說,“這對玉釵是一對兒,分開是兩朵精緻的玉蓮花,合起來則剛好並蒂,很適合你們兩個,我今天把這對玉釵送給你們,是為了謝謝你們這麼久以來一直陪在我身邊,也希望以後你們兩個一直像這對玉釵並蒂蓮一樣,永不分離。”

兩個人都一起傻愣在了原地,都冇有伸手來接玉釵,白槐是因為這份突如其來的禮物而感到不知所措,白柳則是因為從未想過這份禮物也會有她的一份。

“好啦,來選一下吧,你們都喜歡哪一支?”我柔聲說,“選完了玉釵,我們就啟程回大興安嶺了。”

白柳先輕聲開口說,“你先選吧,選一個喜歡的。”

白槐這才抬起手,她的指尖還有點微微顫抖,選了其中的一個,白柳就拿了另外一個。白槐把那隻玉釵小心翼翼地攥在手心裡,聲音低低的,“謝謝婉姐姐……”

“你們能喜歡這份禮物就好,我把這些盒子扔掉,然後我們就準備回大興安嶺吧。”我起身找了個垃圾桶,把快遞盒子扔進垃圾桶,等我轉過身的時候,忽然發現白柳和白槐還並肩站在原地,兩個人一起齊刷刷地對我深深一拜,然後白槐消失了,留下白柳還站在那裡。

我心裡也是多少有點感慨的,不過就隻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然後對白柳說,“你去安排回大興安嶺的事情吧,我再給奶奶打個電話。”

白柳點頭,這才離去。

我撥通了奶奶的手機號碼,電話很快被接通,“奶奶,在準備吃晚飯嗎?”

“在準備了,在準備了,婉婉你晚上還回家的吧?”奶奶問道。

“嗯……奶奶,我應該馬上就要走了,但是不知道是今晚還是明天,得過一會兒纔有訊息。”我說,“奶奶你要是覺得現在一個人在家收拾屋子還是費力氣,我就再找個人回家幫忙,啊,還有,唐流馬上也要回去了,到時候讓他對幫幫你!”

奶奶輕輕歎了一聲,“傻孩子,馬上要臨盆的人是你,你老是擔心奶奶乾什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