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44章 命令

-我閉上眼睛,任由白重抱著我離開陰山。

一路上他都冇再對我說任何話,直到她抱著我一路回了家,房門關上的那一刻,我心裡有一瞬間有點打鼓。

白重說道,“接下來的一個月,你哪兒都不許去,就呆在家裡。”

我懵了,“為什麼?”

“繼續當你的弟馬,現在的你,還是不能跟我回小興安嶺。”白重說完這句話後幾步就走上前來,吻從我的眉心一路向下,吻過我的唇後又落在脖子上。

我慌忙想推開他,外麵這才天剛矇矇亮啊!可是他在我脖子上不輕不重地開始啃咬,同時手也開始扒我身上的衣服,“彆亂動,你現在身上的狐狸味兒難聞的要死!我不想再讓你身上沾著他的味道。”

我不再亂動,任由白重在我身上留下各種痕跡,我哪裡聞得到他說的什麼狐狸味兒,我隻知道他不過是那些莫名其妙的佔有慾又出現了。他折騰得我不能消停,衣衫褪儘後甚至冇把我往床上抱,按著我在椅子上就直接闖入。

我壓抑著自己的聲音,直到日上三竿我覺得自己都要昏過去了,他才退了出來。把我抱到床上,讓我沉沉睡去。

剛回來的這幾天,他幾乎每晚都出現在我房間裡,每晚不把我折騰昏不罷休,我以為是他心裡還跟慕容星河憋著一股氣,所以纔不肯放過我。

結果一連四天他每晚都來,而且白天還讓白柳守在家門口不讓我出去,我才意識到事情的不對。我想起白重說的,接下來一個月讓我哪兒都不許去,他到底要乾什麼?

當晚上白重又出現在我房間裡的時候,我站在門口不敢往裡走,我一手扒著門框,欲哭無淚地看著他,“你這幾天……你這幾天到底要乾什麼?天天晚上來……白天還讓白柳看著門,不許我出去。”

白重斜躺在床邊,單手撐頭,挑了挑眉,“怎麼?吃不消了?”

我紅著臉不敢看他,“哪有天天晚上……”

我說的是實話,哪有人連著這麼多天晚上都這麼折騰人的,就算白柳現在不在家門口守著,我也腰痠腿疼得根本出不去門,我哪有力氣啊!

他天天弄得我晚上睡不好覺,自己卻還生龍活虎的。

白重對我招手說,“過來。”

我冇動彈,他微微皺眉,“怎麼?我能吃了你?”

我小聲嘀咕,“差不多……”

白重一勾手指,我的身體就不由自主地朝他飛過去,房門也“砰”得一聲關上,眨眼之間,我就已經被他壓在身下,但是這次他冇急著脫我的衣服,“這一個月,你不能離開家門半步,無論受不受得了,前五天我每晚都會來,剩下的日子會慢慢減少次數。”

從陰山回來後,我對白重的態度更加朦朧。腦海裡,我一半是從前他對我的種種惡劣態度,一半是那些他跟我之間為數不多的平靜時光。

我曾經恨他把我、把蘇家剩下的人玩弄於股掌之中,拚命想逃離他,可是後來卻因為種種原因不得不留在他身邊求他庇護。

不肯跟慕容星河一起留在陰山,我覺得自己一半是不想就這麼變成一個活死人,另一半也是不想白白地利用一個真心的狐仙,但是我不能否認,好像在我的心底,對於白重的情感本身就太過複雜。

“等過了這個月,你就跟我離開這裡,開始接手真正的大單子。向陽村這個小地方,留個堂口在這兒就行,冇有必要,都不用再回來。”

白重繼續說,“從今往後,你不要老想著蘇家的什麼人,為了省去那些麻煩,直接脫離蘇家,跟他們斷絕關係。你心裡需要想的,隻有我。”

聽了他這兩句話,我立刻不大願意了,“不行,我奶奶還在這兒呢!蘇家這麼多親戚,那些長輩們都是看著我長大的,你讓我跟他們斷絕關係?!”

白重的語氣冷淡了幾分,“是,你已經不需要再跟他們接觸了,本就不是一路人,斬斷這些冇必要的羈絆,才能好好當你的弟馬。”

我卻冇有就這樣接受他的話,反問道,“可他們都是我的親人!你……就算你是動物仙,可我記得你好像也有親人,你不是還有個哥哥嗎?你難道不知道親情對人有多重要嗎?”

我的這句話竟然一下子點燃了白重的怒火,他扼著我的脖子,一字一頓道,“蘇婉,不要跟我提我的兄長,我跟他早已經斷絕關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