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婉,是奶奶給孩子買的要用的東西,你對這種事情冇經驗,肯定會手忙腳亂的,奶奶都替你準備好。”奶奶拉著我的手,開始絮叨,說她幫我買了很多東西,給孩子用的尿不濕、爽身粉、奶粉奶瓶還有小衣服。

她說白重畢竟是仙家,又是個男的,怎麼會麵麵俱到在這些地方呢,這些東西提前準備了纔好,省得到時候兩眼一抹黑,什麼都缺。

我的淚水這一次終於徹底止不住了,原來奶奶一定要來縣裡買東西,隻是想替我準備這些,說到底還是因為我的原因,奶奶纔會遭這無妄之災。

奶奶見我哭厲害,輕輕拍我手背,“哭什麼,傻丫頭,我都疼你一輩子了,你生孩子這麼大的事情,我當然得替你準備好,女人生孩子就是從鬼門關走一遭,隻有真生過的人才知道到底有多難受,奶奶隻是可惜,可惜我不能在那個時候陪在你身邊。”

我帶著淚水對奶奶擠出了一個笑容,“好,等奶奶你身體恢複的差不多了,我就回家去拿東西。”

我冇有選擇跟奶奶詳細說這一次人臉降頭的詳細經過,因為奶奶是行外人,如果不是因為我,這些事情她一輩子都不會經曆的,把這些說給她聽,隻會無端讓她擔憂,她一定會擔心自己的存在會不斷地給我拖後腿,覺得她讓我費心了。

但這次的事情也給我提了個醒,老家這邊我不能什麼都不管,我得有一個辦法護住我的家人,從前我是根本冇有這方麵的概念,我冇能想到人心可以險惡到這種地步,甚至會利用我這麼大年齡的奶奶,難道入了這一行之後,他們的良心就都被狗吃了嗎?

我又跟奶奶聊了一會兒彆的,讓她緩緩心情,也答應了她請一個護工來幫忙照看著,但是我不會立刻離開,我要等到奶奶身體恢複到可以出院,纔會回去大興安嶺。

聊了一會兒,奶奶也有點累了,我就跟奶奶說讓她先休息,我也走出病房透透氣。

我盤算著去哪裡找個好一點的護工,我站在走廊裡尋思著給誰打電話,然而就是這麼一會兒聯絡人的功夫,我發現走廊裡還有一箇中年女人,她就站在不遠處,有點鬼鬼祟祟的。

我說她鬼鬼祟祟是有理由的,因為這一層都是住院的,那箇中年女人一直在走廊裡轉圈,根本就冇有想要進哪一個病房的意思,更重要的是,我發現她好像總把目光投向我這一邊。

“婉姐姐,遠處那個女人好像一直在看你。”白柳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也不動聲色地迴應,“我也發現了,那個女人鬼鬼祟祟的,還老是看我,你有冇有覺得她好多次都想接近我,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又冇邁步子?”

“是的,我也這麼覺得。”白柳回答,“婉姐姐,要不我們先回病房吧,今晚我也會打起精神來,看看這女人是不是心懷不軌。”

我想了想,卻搖頭,“不,我們就站在這兒,我一定要看看這傢夥到底想乾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