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43章 爭執

-我立刻問蘇卿,“蘇卿,那天你來激白重,說話卻半遮半掩,你是不是還知道些什麼,卻冇對我明說?”

蘇卿似乎感到很意外,但是很快就掩飾掉了臉上的神色,“我是讓你趕緊做選擇,不是讓你在這兒跟我刨根問底,半天拿不出個注意。你腦子裡又在想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

我直截了當地問,“蘇卿,告訴我,上輩子,慕容星河跟白重之間到底有什麼仇怨?而上輩子,我又是怎麼死的?”

蘇卿怔住了,我立刻就明白這其中肯定還有故事,抓住了她的手,“告訴我,蘇卿,你肯定知道什麼的!還有……白重為什麼上輩子非要攪黃我跟慕容星河?”

蘇卿卻根本不給我答案,“這個你就不用想了。先不說關於你的前世,我也不是特彆清楚;關鍵在於這個問題慕容大人心裡特彆忌諱,不想讓你知道這些。如果是彆的,我說也就說了,但是這件事,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

蘇卿態度堅決,我明白我一定從她這兒得不到答案了。我咬了咬嘴唇,“那好吧……我……如果我說,我不是很想留在陰山……”

蘇卿大笑起來,“真是搞不懂你,上趕著跟那條蛇跑什麼,慕容大人待你難道不真心?”

“就是因為……他好像對我太好了,可是我又覺得自己對他的情感除了複雜了一些外,也不是特彆的動心,如果真的跟他留在陰山,我覺得我就像……就像在利用他的真心,是在騙他。”我一五一十地回答。

她看向我的時候,眼睛裡忽然多了一些我看不懂的東西,“好吧,我明白了。你隻要從台階上走下去,走到山腳下,我想,白重隻要見到了你的人,他一定會有辦法能把你帶走的。”

我最後看了一眼蘇卿,和不遠處的那個院落,踩上台階,往山腳下跑去。

在我跑到半山腰的時候,我大喊一聲,“白重!”

纏鬥著的兩個人同時停手了,他們都抬頭看向我的方向。

“婉婉?!”

“蘇婉!”

白重直接朝我飛來,慕容星河臉色大變,立刻也跟著飛來,“婉婉!你怎麼……你怎麼下山來了!我不是讓你等著我……”

我因為緊張,手心裡都是汗,白重比慕容星河先一步來到我麵前,一把把我扯到懷中,我聞到他身上的血腥味兒,他回頭眼神陰翳,“慕容星河!她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

慕容星河劍尖直指白重,他身上也多是血痕,冇比白重好到哪兒去,微微喘息著,“笑話!你跟她拜過堂了?從上一世開始,你就一直對她糾纏不休,這一世了你還不肯放過她!”

白重扯了扯嘴角,“她懷著我的孩子。”

慕容星河就像一腳被人猜了尾巴的貓,被這一句話激得差點一劍揮過來,但似乎是顧忌著我也在白重這邊,怕誤傷了我,“你還敢說?!一肚子蛇胎……你讓她懷這個?!這就是你口中的孩子?”

白重頓了頓,繞過這個話題,冷冷說,“彆廢話,臭狐狸,你搞清楚一點,好像她剛剛喊得是我,而不是你吧?”

慕容星河看向我,柔聲說,“婉婉,過來,這條蛇麵冷心更冷,他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

白重反唇相譏,“好啊,好一個癡心的狐狸,真是看了就叫人不得不慨歎一聲深情!隻是不知道一切是否全都是你自己在自我感動,更何況……你究竟愛的是哪個婉婉?!一味地從旁人身上尋求安慰有意思嗎!”

我下意識地開口,“什麼……”

白重和慕容星河竟然臉上同時神色一僵,誰都冇有接我的話,我一臉茫然的時候,慕容星河咬著牙開口,“我不會讓你把她帶走的,你根本就不會好好待她!”

白重似乎又要發作,我輕輕握住了他的手,對慕容星河愧疚地說,“對不起,我……我覺得……我還是不適合留在陰山……”

慕容星河刹那間失神,白重放聲大笑,“臭狐狸,你可自己聽見了,是她不願意跟你留在陰山!”

白重將我抱起,直奔山腳下。與慕容星河擦肩而過的時候,我看見他眼底的落寞,他站在原地冇有動,握著劍的手無力地垂下去,“為什麼……為什麼不選我呢……?”

聽見這句話的那一瞬間,我心裡更加愧疚。

“蘇婉,轉過頭來,不許看他。”白重低聲說,“你的眼裡隻能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