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389章 新娘(4)

-他的話讓我無端聯想到了井飛白活人祭祀那件事。

他說是手底下的人給他的提議,那不就是井飛白嗎?而且井飛白弄出來的活人祭祀,草蓆裡卷的可全是女人!

當時我們就有疑惑,為什麼活人祭祀要一反常態地用女人,原來……原來根源在這裡,是樓欒想要找個雙修伴侶?

可是他要的雙修伴侶……根本就冇有什麼好下場吧!我看那些女人裡,一部分被井飛白吃了,另一部分被他帶走了,我覺得根本就冇有人能活著回來,他的雙修伴侶就是有死無生的存在吧。

“嗯?你見過井飛白了?”樓欒有點驚奇。

“……見過了,在蛇寨的晚上,見過了他。”我乾巴巴地回答。

“你肚子裡有個蛇胎,是那個叫白重的小子的?”他問道。

我咬著嘴唇,先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是,但是我們兩個的私事,你為什麼要問這些?”

他根本不在乎我刻意拉開的距離感,而我就算再怎麼提醒他都好像冇有任何用,他心裡認定了我就是他那位故人,而且我能感受得到,他根本不在乎我跟白重之間的情感,或者說……他壓根兒就不相信我跟白重之間的夫妻之情。

似乎是他的那位故人本身就對於男女之情很淡漠,導致他也以為我跟白重在一起不是因為真的愛他,而是因為他大小興安嶺白家的出身。

“隻是問問而已,順便想知道,你生下這個蛇胎之後呢?要把他留在小興安嶺嗎?還是說帶著他離開白家?”樓欒道,“據我所知,白家的孩子似乎從小都不怎麼好過。”

我冇能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但是我心裡忽然有了一個對策,一個或許可以把他從方家支開的對策,我對他說,“樓欒,我敢篤定你認錯人了,我一定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女人,因為不止一個人把我認錯過。”

果不其然,他怔了一下,追問,“怎麼說?”

“陰山上有一位慕容大人,他也把我錯認成另外一個女人過,我想你們兩個說的應該是同一個人。”我鎮定自若地說,“我不知道你們說的那個女人究竟是誰,但是我知道她也有我這樣一雙眼睛,而且……跟我長得很像。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或許可以去陰山一探究竟。”

樓欒陷入了沉思之中,我的指尖有點微涼,我的話自然是胡謅的,我覺得樓欒認識的那個故人不太可能是帝婉,感覺性格上差距很大,我這一番話隻是為了把他的注意力從我身上引走。

我也不是想故意把麻煩往慕容星河那邊引,我隻是一來覺得樓欒不會大老遠去陰山求證,就算去了肯定也進不去陰山的大門;二來想給他一個有力的證據,你看,陰山的慕容星河你總聽說過吧?他都認錯過,所以你樓欒肯定也是認錯了。

我身後的門忽然開了,樓欒起身,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這樣嗎?那我就去陰山走一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