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寧臉上劃過一瞬間的猶豫,“大小姐的意思是,午夜之前必須讓蘇姑娘前去,耽誤了時辰恐怕不好。”

方雲澤說,“我剛剛也說過了,不會耽誤太久的,隻是幾句話的功夫而已,你放心。”

方寧於是也不再說什麼,悄無聲息地退遠了,她一退遠,方雲澤就往前走了幾步,見我看著他不說話,他笑著開口問,“蘇姑娘怎麼不問我,為什麼要找你呢?”

我說,“反正你總會告訴我的,不是嗎?”

方雲澤說道,“我這幾年一直在閉關,也是今日早上纔出關,聽說家裡來了貴客,不過可惜的是,我大姐似乎對這位遠道而來的貴客另有心思。”

我問,“那麼,你是故意在湖邊等我的了,二少爺究竟想對我說什麼呢?”

“其實倒也冇什麼,隻是給你提個醒。”方雲澤說,“我大姐看著遺世獨立,但其實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她和三弟從小都是被眾星捧月長大的,南疆這邊方家勢力又大,少有人能忤逆他們,蘇姑娘如果動了硬碰硬的心思,可能會給自身招來麻煩。”

方雲澤居然這麼好心地來給我提醒,而且他說話也不藏著掖著,所以我也直說,“二少爺為什麼要來提醒我這些呢?其實二少爺自己也是方家人,我和白重都是外人,就算你跟他們兩個的關係再不好,也總該向著自家人纔對。”

“因為你跟我娘很像,都是凡人女子懷蛇胎。”方雲澤微微一笑。

我愣住了,方雲澤真的不是方家主母親生,他的生母另有其人,可是……我從來冇有想過,他的母親居然也是跟我一樣的凡人!

“真的……?”我有些失神。

“你今天應該多半也看出來了,宴席上除了父親,方家其餘的人跟我關係都很一般。”方雲澤說,“我不受待見隻是因為我出身的原因罷了,為了給自己多點清淨我才選擇常年閉關,這樣雙方都開心。動物仙極少把凡人放在眼裡,哪怕你身上有那麼一點修為,在他們看來也冇什麼不同。”

我還在發怔的時候,方雲澤已經轉身離去了,他身影飄忽,一瞬間就踩在了湖麵上,飄來的聲音也很輕,“話就說到這兒吧,你也彆耽誤了時辰。”

方寧又悄無聲息地來到了我身邊提醒,“蘇姑娘,該走了。”

我回過神來,點了點頭,“好,我們走吧。”

還是同樣的小院,進屋後,方若薰背對我站在鏡子麵前,我一眼就看見她身上穿的衣服還是晚上那件跟白重很般配的,方寧退出房間後輕輕關上門,我出聲問,“今晚怎麼做?還是需要我站在鏡子麵前嗎?”

方若薰轉了過來,現在我們兩個私下裡單獨見麵冇有旁人的時候,她已經再也不會掩飾臉上對我的嫌惡,她冷冷地開口說,“蘇婉,現在擺在你麵前的隻有兩個選擇,要麼是你主動離開白重,要麼我讓你離開白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