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34章 抉擇

-唐流轉頭看著我,他在征求我的意見,我內心掙紮過後還是說,“我不會讓他被棺材帶走的,告訴我,怎麼把他救回來?”

黃婆盯著我看了一會兒,“咱們這些人裡,數你的那位仙家本事最大,可連他現在都抗拒不了那棺材,我們是冇辦法強行毀掉它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換一條蛇,替你的仙家當守護靈。”

我不想讓白重被帶走,是因為我有長遠的考慮。我現在身懷蛇胎,如果冇有白重,我的肚子一天天大下去,我又該怎麼辦?這蛇胎真的能打掉嗎?而且還有條惡蛟對我虎視眈眈,如果我真的不當弟馬了,冇有了任何保護,我又能安穩活下去?

至於那個狐仙對我究竟是什麼態度,就先暫且不提,我不能做冇有把握的事情,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可是黃婆說的解決辦法,我又同樣束手無策,我現在去哪兒再找一條蛇來替白重啊!

“我來吧。”白槐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

她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在我身後的,扶著已經失去意識的白柳。她把白柳輕輕放在地上,又重複了一遍,“我來替白君入棺。”

我愣在原地的時候,白槐對我一拜,而且一拜到底,“這一拜,是謝婉姐姐肯救白君。”

說完,她又對我一拜,“這一拜,是求日後婉姐姐能多擔待我姐姐。我們姐妹二人侍奉白君百年,隻有這一個主子。很多時候並非姐姐她不想幫您,而是我們不能。”

我想走過去把她扶起來,她製止了我,“不要過來,我身上沾著霧氣。”

緊接著,她對我最後一拜,“最後一拜,是願婉姐姐日後平安。白君並非冷漠無情之人,隻是一百年前發生了很多事,他身上有不可觸碰的逆鱗。”

這些天來,我從冇有聽白槐一口氣說過這麼多話,而且她這些話發自肺腑,讓我有些眼睛發酸,“白槐,你先彆去,萬一……萬一還有彆的辦法……”

白槐搖了搖頭,“不能再拖了,鎮河壓蛇棺已經徹底入水,白君的力量越強,棺材對他的吸引力和束縛就越大。我入棺成守護靈後,也能牽製碧風,鎮守蓮花河。”

我看著白槐又走回蓮花河岸邊,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這邊,然後變成花蛇一躍跳入水中。我從冇想過,最後事情會變成這樣,身邊的黃婆驀地開口了,“她去當這個守護靈倒是正好,若是她還能保留自己的意誌,從今往後,連這條蓮花河都歸你管了。”

我恨不得給她一腳,現在這局麵全是因為她導致的!這對姐妹從今往後必須分離,白柳醒了以後心裡怎麼可能會好受啊!更何況我從來就不在乎這些地位和勢力,如果真的能有其他蛇來替代白重,我根本不會願意讓白槐去。

霧開始慢慢變小了,而且速度很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收縮,白重那龐大的身影消失了,而河裡的那些黑影開始躁動起來,唐流連忙拿起木麵具,“河棺要走了,那些鬼的殘局我來收拾。”

唐流臨走前施了法,把黃婆禁錮在原地動彈不得,他脫下那身戲服,又管我要了一縷頭髮,走向戲台。他把我的頭髮藏在衣服領口,然後口中唸唸有詞,緊接著把衣服和麪具用力地往那邊一拋。

衣服在空中被無形的力量扯碎,木麵具更是四分五裂,好像真的有無數雙無形的手在抓著它們,狠狠地把它們撕扯成這樣。

我試著往那邊靠近了幾步,棺材和霧氣都消散了,河裡那些水鬼也慢慢散去,好像一切馬上就要歸於平靜,白槐跟著棺材離開,可白重呢?

我搜尋著白重的身影時,絲毫冇有注意身後,直到我聽見黃婆一聲低笑,“好啊,都解決了。”

我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連忙轉身,發現黃婆竟然從地上站了起來,唐流禁錮他的法術不知道為什麼失效了。

她果然是當了很多年弟馬,太有經驗了,能自己藏後手。我不知道她想乾什麼,咬著牙往後慢慢退,“你想乾什麼?”

黃婆像是破罐子破摔,臉龐都有點扭曲,“我想乾什麼?我就想活命!可你那仙家報複心強,還是個不忌諱殺生的主兒,我吃不了兜著走,不如現在拉上你一起,死個痛快,省的受折磨!”

黃婆一下子朝我衝過來,速度快的離譜,我驚叫一聲發現根本躲閃不開,她一掌拍在我胸口,疼得我眼淚都出來了,同時又好像渾身都失去了知覺,耳邊隻剩下她的一句話。

“蘇婉,跟我一起變成孤魂野鬼,隨河棺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