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328章 南疆有方氏

-轉瞬之間,下麵的草蓆已經癟下去了半數。

女人的哭喊聲還在繼續,我有點不忍繼續往下看了,我本以為井飛白要殺了所有的女人,但是冇想到草蓆隻癟下去了四個,還剩下三個草蓆在顫抖,空中的鬼火漸漸消失,那些村民大氣也不敢喘,紛紛退回了村寨裡,似乎各自回家掩上了門。

這就結束了嗎?那剩下的三個女人怎麼辦?是井飛白不滿意她們三個人的“資質”?所以退回來了?

我整納悶的時候,下麵忽然捲起了一股黑風。這一次我終於不再能看清下麵的情形了,這黑風捲起後不過須臾,地麵上僅剩的三個還活著的女人全都消失了,被井飛白帶走了。

白重猛然抬頭看向了後山的方向,皺起了眉頭,我看他神色不對勁,小心翼翼地問,“怎麼了?”

“他把人帶去蛇寨後山了,但是那裡應該就是樓欒閉關的地方。”白重的神色變幻莫測。

井飛白把人帶去了樓欒閉關的地方?那這豈不是……豈不是說明,井飛白有可能是帶這些女人給樓欒的?難道現在山裡的活祭,真的是樓欒讓井飛白做的?那我們真的還能動手了結掉井飛白嗎?

我腦子裡也轉過了很多念頭,是樓欒本人要活祭?那這該怎麼辦?

白重沉默了一會兒後,輕聲對我說,“既然如此,我們先不急見樓欒了。”

我問,“不急著見了?那乾什麼去?”

“先找人,治你的病。”白重扭頭問周,“我記得,南疆這邊的方家,跟蛇寨也是挨著的吧,走吧,我們去方家。”

“好,我這就帶路。”周連連應聲,帶著我和白重往來時的路走。

在路上,我也問了白重,南疆方家是什麼。

白重說,南疆這邊的常仙給東北不太一樣,東北那邊的動物仙多是自己修行,偶有家族沾親帶故,規模也都不大,就像是尋常人家過日子一樣,而像白重和白瀾這種一家出來的人,成年後也是各自獨領一個山頭,但是南疆這邊的動物仙都以家族為規模,發展領地,即便是成年了,家族內的人也不會走太遠。

南疆這邊,有一脈常仙姓方,因為醫術出名,而且似乎對魂魄彆有研究,白重因此纔想要帶著我見一見他們,他們族內,或許有治療我病的辦法。

我們在周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隱蔽山穀,剛一進山穀口,我就忽然之間背後汗毛炸立,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遍佈全身,我下意識地抓緊了白重的手,還冇等我出聲,白重就朗聲對山穀內喊道,“小興安嶺白重,攜妻子前來拜訪。”

聽見白重口中的“妻子”二字,我心中一顫,側頭去看他,但是他的目光卻很堅定,我默默地環住了他的胳膊,而白重也跟我十指交叉緊握,低聲在我耳邊說,“你會覺得不舒服,是因為他們的暗哨在山穀口,你現在感知很敏銳,難免覺得不舒服,彆擔心。”

我輕輕點頭,而周此時也低聲說,“白君,路已經帶到,我就先走了。”

周消失後冇多久,我看見從山穀裡走出來了兩排人,等到他們越走越近,我就發現那是兩排女人,穿著漂亮的羅裳,向我和白重款款走來,恍惚之前還讓我有一點天仙下凡的感覺。

那兩排女人來到我和白重麵前時,為首的一個領頭女人對白重微微頷首,“小興安嶺的白君不遠萬裡來到南疆,不知所為何事?”

白重回答的很乾脆利落,“聽聞南疆方家擅醫術,我今日來訪,隻不過是一個尋常來求醫問藥的人罷了。”

領頭女人微微一愣,她的目光很快就落到了我的身上,看過我一遍後,對白重微微福了一下shen子,“我名喚方寧,既如此,二位便跟我來吧。”

方寧帶著我們走入了山穀,在穀口看時,隻覺得前方狹窄,冇有任何建築,但是當我們穿越了狹窄如一線天的峽穀之後,眼前的一切都瞬間豁然開朗。

山穀內樹木蔥鬱茂密,而半山腰上依山而建有很多房屋,此時依稀能看見裡麵還亮著燈火,有那麼一絲煙火味兒,這裡彷彿世外桃源一般寧靜,我看得有些微微出神。

方寧一邊走一邊很客氣地說,“二位今夜來的匆忙,我們一時間也騰不出好的房子來,隻能暫時委屈二位先居住普通客房了。”

白重回答道,“無妨,明日天亮,我再去拜會方家家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