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326章 親眼見活祭

-“白柳,眼前這個……你覺得是這片山頭的主人嗎?是白重應該去見的那個人嗎?我怎麼連他是什麼仙家都看不出來。”我在心底悄然問道。

“婉姐姐,他故意隱藏了自己的真身,我一時半會兒也拿不定主意,穩妥起見,不如喊白君回來吧。”白柳說。

我也不敢耽誤,連忙呼喚白重,“白重,我們這邊出現了一個……不清楚來路的動物仙,他好像認識周的樣子!”

“柳周,怎麼不說話啊?”骷髏骨架走向了周,猝不及防一腳踩在他都上,把周的整個頭都踩進泥地裡去,而柳周身體顫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就在此時,我眼前一晃,出現了一襲白衣。白重心底冇有迴應我的呼喊,卻用這麼快的速度回到了我的身邊。看見他的那一瞬間,無與倫比的安全感籠上心頭,我攥緊的手悄悄鬆開。

白重驟然出現,那骷髏骨架也是一愣,白重眯眼看他,淡淡地說,“閣下是?”

骷髏骨架又笑了兩聲,“哦,原來是外麵來的仙家跟弟馬,不過外地人這麼深入深山腹地,是來做什麼的?”

“各人有各人的機緣而已。”白重不鹹不淡地把他的問題給推了回去,“周是我找來帶路的,不知道閣下跟他有什麼過節?”

骷髏骨架踩著周頭的腳又擰了擰,不屑地說,“他?他也配跟我有過節?整個南疆誰不知道,他柳周是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我今天碰他,都是給他臉麵了。”

我不留痕跡地皺眉,隱約間想到了一些事情,然而這時,白重又開口說,“下麵的活祭似乎是他們為你準備的,你不打算下去‘用餐’嗎?”

骷髏骨架聽到這裡,才終於放開了踩著周的那隻腳,他的兩個眼眶之中隱約有什麼光芒閃動,我悄悄去看他,忽然間就有點不舒服,總覺得他好像是在看著我。

“也是,為了一個他在這兒耽誤時間,的確不值得。”他“嘖”了一聲,“小子,我可是提醒你們了,找他這麼個過街老鼠一般的人帶路,可不是個好事。”

骷髏骨架說完這句話後,瞬間崩塌下去,歸入泥土,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小聲問,“他走了?”

白重點頭,似乎歎了一口氣,“走了。”

白重把目光轉向周,“你似乎冇有對我說過,你在這邊結了仇家。”

周滿臉汙泥,他不敢抬頭去看白重,隻是跪在地上顫聲說,“白君,剛剛那人也是常仙,名叫井飛白,隻不過修行路子不一樣,走的路子邪,常年用一副枯骨模樣見人,少有人見過他的真身。他認識我,是因為他原本也不是南疆本地人,跟我……同出一個地方,最近幾十年混跡在這邊,依附上了蛇寨這邊的山頭之一。”

白重輕輕吐出一句話,“也就是說,歸根結底是狗仗人勢,纔敢欺壓你。”

周似乎苦笑了一下。

白重轉身來問我,“你冇有受傷吧?”

我搖頭,“我冇有,你彆擔心。隻是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剛剛那個骷髏……他下去活祭現場了,過一會兒肯定還要再回來的吧?我還要繼續留在這裡嗎?”

白重眯起眼睛,“周,蛇寨這裡的那位常仙叫什麼名字?”

“叫樓欒。”周緊接著又低聲補充了一句,“井飛白就是依附上了樓欒,纔會在這裡地位超群,不過我聽說近年來樓欒多在閉關,已經很久冇有人能見到他了。白君你想找的人如果是他……恐怕要費些功夫。”

看來白重找他帶路,也隻是跟他說要來蛇寨,連要找誰都冇告訴周。我的心沉了幾分,如果樓欒閉關不出,那白重想要找他,豈不是……隻能通過剛剛那個叫井飛白的人了?”

“難怪我剛剛在後山時,感受到了因為閉關而佈下的結界。”白重把目光投下山腳下的蛇寨,下麵的祭祀還在進行著,隻不過已經發生了變化。

下麵的人,他們手裡的火把全都熄滅了,所有人跪在地上一動不敢動,我看見黑暗之中,泥土在湧動,黑氣逐漸繚繞,而且空中隱隱約約亮起了幽藍色的鬼火。

這幅場麵實在是駭人,尤其緊接著下麵就傳來了女人的尖叫。

草蓆在劇烈地顫動,裡麵女人的哭喊聲撕心裂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