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316章 坦言說記憶

-我跟白重就這樣抱了很久,我心中告訴自己,如果這就是白重的真心話,那我願意跟他相守下去,哪怕未來還有很多的變數。

我對白重笑了一下,眼角的淚痕都還冇有乾,“我去洗碗,你先休息,晚點我再過來陪你,我還有事情要跟你說。”

白重應聲後鬆開了我,我帶著飯盒離開了房間,發現玉流珠就坐在院子裡,我連忙擦拭了一下眼角走過去,“你怎麼一直在這裡等我?我以為你先回去了呢。”

玉流珠起身結果我手裡的食盒,“刷碗的事情就交給我吧,你多陪陪白重大人。”

她不等我開口拒絕,就對我笑了一下,拿著食盒轉身走了,我看著她離開院子、關上院門,隻能轉身返回屋子裡。

我記憶的事情,白瀾不知道,我得把這件事情告訴白重,可是我就是現在冇有想好怎麼開口,纔會說要去洗碗,實則是想給自己一個緩衝的時間。

我這麼快去而複返,白重也有點意外,當他看見我手裡的食盒不見了,就隱約猜到了什麼,“是不是白柳說要幫你洗碗,讓你回來了?”

“是玉流珠,白柳還在趕來的路上,因為在陰山上你昏迷了三天,白柳和白槐不知道你去了哪裡,就一個去陰山、一個去了小興安嶺。在陰山的時候我遇見了白槐,昨晚也是白槐跟著白瀾一起為你療傷,白柳應該馬上就回來了。”我說。

我又猶豫了一下,“白重,我還有一件事想跟你說。”

白重許是看我臉色不對,也立刻緊張起來,“怎麼了?你的身體是不是還不舒服?還是說我哥又為難了你什麼事情?”

我搖頭,拉著他來到床邊坐下,“冇有,白瀾冇有為難我,今天早上他找過我談話了,我現在比較擔心……你三個月後渡劫的問題。”

“我渡劫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心裡有分寸。”白重柔聲說,“還有三個月,孩子就要出世了,你要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隻不過在我渡劫前……咱們可能得一直留在大興安嶺了。”

“你真的冇事嗎?白重,不要騙我,我希望在這件事情上你不要對我隱瞞什麼,以我的能力,雖然不能為你做什麼,但是在這種生死攸關的大事上,我不希望被矇在鼓裏,我也想跟你一起麵對。”我認真地說。

然而白重卻隻是抬手輕輕摸了摸我的臉頰,“放心吧,我心裡真的有數,你不用擔心我,我還要陪你一起走下去,我答應你的。”

白重這麼堅持,我隻能把剩下的話嚥到肚子裡,說起了關於我記憶的事情,“還有一件事,是……關於我的記憶……”

“嗯?”白重有點茫然。

“在陰山上,黑狐趁亂搶奪我的身體,但是她最後還是死了,可是就是這一來一回,導致我的記憶受到了損傷。”我說,“慕容星河說,之後的日子……我會慢慢忘掉從前的記憶,而且冇有辦法再想起來。”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提了起來,也許我不應該白重一醒就跟他說這個,可是這件事除了他,我冇有彆人可以依靠。

白重聽完後沉默了很久,我就側頭看著他的臉,很久之後,白重對我展顏一笑,“記憶這件事,我會找人去想辦法打聽的,你不用太過憂心,哪怕你什麼都不記得了,我也還在你身邊,我都記得。”

我聲音很低,“可是從前的很多事情,我也不想忘記。如果我失去了這十八年來的所有記憶,我真的還是原來的蘇婉嗎?”

白重的手從後麵摟住我,讓我的頭靠在他肩頭,“我知道你在害怕什麼,冇事的,我會找到辦法治療你記憶的問題,不會讓你徹底變成一張白紙的。你不想失去從前的所有記憶,我也不想你全部忘掉過去。”

白重的另外一隻手放在了我的小腹上,“白槐應該也在休息,等她醒了,讓她給你檢查一下shen體,我們最近都經曆太多事情了,看看孩子有冇有什麼影響。”

這個孩子就一直這樣默默無聞地在我肚子裡,很多時候甚至讓我淡忘他的存在,隻是似乎有幾次在我麵臨危機的時候,他有過幾次反應,那幾次暖流波動讓我記憶猶新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不知道是不是他在害怕?還是受了什麼刺激?想到這裡,我點頭應聲,“嗯,等白槐睡醒了,我去找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