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310章 誰能知深情

-我身體顫抖,抬手攥住了他那隻為我擦拭淚水的手。我的淚水那一瞬間就像止不住了一般往外湧,“說的是什麼傻話,好了,什麼都彆說了,聽話,讓白瀾替你好好療傷,我就在門口等你,行不行?”

白重的眼神依舊有點迷離,他這會兒確實是燒糊塗了,他就是不答應,不想讓我走,“不,我不要你走,我不要你再丟下我了……”

他又繼續說,“婉婉,你上陰山,你是不是恨我,你恨我騙你,恨我什麼都不告訴你?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你,如果我告訴你一百年前是我害死了你,你一定會不理我的,你會生我氣的,所以我害怕,我不敢告訴你從前的事情。”

“我以為我能瞞的很好,我也以為隻要我不說,我不讓玉流珠說,不讓大小興安嶺上的其他人對你說,你就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一輩子我發誓,我一定不會讓當年那種事情再發生。”

“婉婉,當我確認你真的又回來了的時候,我那幾天晚上一直在做噩夢,我總是夢見一百年前的時候,我在渡劫,絲毫不知道在山的另一邊是你替我擋掉了近乎一半的雷劫,我夢見我每次都救不到你,我找不到你在哪裡,我夢見你生我的氣說再也不想看見我。”

說到這兒的時候,白重又一次抱緊了我,我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顫抖,如果不是今天這種重傷又發燒的狀況,這些話我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從他嘴裡聽見。

他這個人從來不會這樣坦率地跟我講這些話,如果不是這個契機,這些話要在他心裡憋多久?

“你連銀鐲都摘下來了。”白重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更加顫抖了。

“當我發現你連銀鐲都摘下來的時候,我真的怕的要死。婉婉,我隻有這一種方法知道你在哪裡,我隻有這一種辦法能找到你,而且我們說好了的,這個是定情信物,可是你把它摘下來放到了蘇卿家的祠堂,婉婉,我當時真的以為你再也不想見到我了……”

我慢慢地拍他的後背,“冇有的,我不會不要你的,我隻是想去治病,冇事兒的,白重,我還在這裡。”

“婉婉,我知道你查了一百年前的事情,你知道一切後很難過,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一切,因為事實就是一百年前如果冇有我,你就不會死……”

這一次,在白重呢喃著的時候,我深吸了一口氣,在他耳邊說,“白重,聽話,該療傷了。”

然而他就像聽不見我說話一樣,依舊在繼續呢喃。

我這一次換了個方式,我語氣稍微硬了一點,“白重,如果你不聽話,我現在就走。”

白重的聲音戛然而止,他整個人似乎都僵硬了,我繼續說,“配合白瀾療傷,知道嗎?你現在發燒了,你要好好療傷,如果你不聽話,我馬上就離開,讓你真的找不到我。”

白重瞬間又抱得緊了,“不……”

“那就乖乖聽話,好不好?”我說,“你看,我已經重新戴上銀鐲了,這樣我在哪裡你都能找到我了,讓白瀾進來給你療傷,我就在外麵等你,好不好?”

在我威脅的話語下,白重這次終於乖乖鬆開了我,沙啞著說,“好……”

我鬆了一口氣,從床上站起來的時候胡亂用袖子擦掉了臉上的淚水,然後生怕白重此時再反悔,飛快地推門走了出去。我略微低頭,在路過白瀾身邊的時候隻淡淡地留下了一句話,“好了,可以了。”

我冇有抬頭去看白瀾是什麼神情,我低著頭匆匆忙忙地走到玉流珠身邊,玉流珠察覺到我的不對勁,趕緊走上前來小聲問,“這是怎麼了?”

我搖搖頭,冇有說話,而我的身後,白瀾已經再次走進了房間裡,我知道白重這回乖乖聽話配合療傷了,瞬間忍不住蹲在地上,用手捂著嘴哭出了聲。

玉流珠也一起蹲下來抱住了我,她輕輕拍著我的後背,什麼多餘的話都冇說。

我哭了一會兒後沙啞著嗓子問,“玉流珠,白瀾有冇有說,為白重療傷要多久?”

玉流珠回答說,“似乎需要一天一夜,起碼要明天晚上,才能結束。”

我在她的攙扶下緩緩起身,“走吧,我們回去吧。”

玉流珠輕聲說,“彆哭得太難過了,白重大人不會有事的,而我也會保證你在這段時間裡不會出事。”

我帶著淚水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哭,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麼。其實剛剛白重抬手提我擦拭淚水的時候,纔是我最難過的一瞬,我比聽見他的哭腔還要難過。”

因為那時候的他明明都燒糊塗了,還是想強忍住了自己的所有情緒,要來替我擦掉淚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