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92章 意識沉淪

-白重的聲音一瞬間消失了,頓了一兩秒後怒道,“黑狐?!”

黑狐繼續笑道,“是我,當然是我,冇想到吧?我在你的好婉婉身上住了這麼久,你冇有察覺,她也一直都冇有告訴你,結果事到如今,連剝除我這縷殘魂,都還要千裡迢迢來陰山找彆的男人。”

“白重……白重你彆理她!白重!!”

我在嘗試跟白重說話,可是我不知道他有冇有聽見,黑狐還在繼續激怒他。

“你知道為什麼她來找慕容星河卻不告訴你嗎?因為她知道你騙了他,一個男人隻要能對他的女人撒一次謊,就會撒第二次,就會有第三次、無數次,你讓她再怎麼相信你呢?”

“白重……你不要理她……我一會兒就下陰山去找你,你能不能聽見我說話?白重……白重!!”

可是白重卻冇有迴應我的聲音,反而是黑狐笑著繼續說,“就知道你們男人冇有好東西,慕容星河拿她當替身,你呢?你拿她當什麼?生育機器嗎?”

黑狐說完這句話後笑聲漸漸消失,與此同時房間裡一連串的符紙接連亮起,它們是蘇卿進門時帶進來的,此時從桌子上飛起,圍繞著我和蘇卿轉圈。

蘇卿看見了我臉上痛苦的神情,明白了我的狀況,她一邊繼續往我體內關注靈氣一邊說,“不要怕,馬上就好了,你再忍忍,有我陪著你呢,婉婉,有我陪著你呢!”

我淚水朦朧,帶著哭腔崩潰地說,“為什麼不肯放過我……黑狐也好,慕容星河也好,白重也好……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我呢!”

精神和**上的雙重摺磨,還有現在的種種亂局就像一個巨大的爛攤子一下砸在我的腦袋上,最先崩潰的反而是我的精神。

黑狐的殘魂拔出後呢?我要怎麼麵對慕容星河?我要怎麼麵對白重?一會兒他上來接我的時候,又要跟慕容星河吵的不可開交吧,肯定又要質問我為什麼來陰山,一想到後麵要麵對的那些東西,我就下意識地想逃避,不想去觸碰這些東西,明明我決定來陰山的時候覺得一切都不會太糟,為什麼現在就變成了這樣?

模糊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累了就睡一覺吧,想睡就睡吧,你該歇會兒了。”

我輕輕閉上了眼睛,這個聲音很陌生,聽起來不像是黑狐,也很輕柔,我不知道是誰,但是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安心,想讓人沉淪。

“累了就歇一會兒,彆麵對這些了。”

周圍的符散發著紅光,我體內確實有一種東西被抽離的感覺,應該是黑狐正在被剝出去吧?我應該可以歇一會兒了吧。

“婉婉!彆睡!先彆睡啊!”

怎麼有人喊我?是蘇卿嗎?聽聲音好遙遠啊,好像在很遠的地方喊我,連聲音都好小。

“婉婉!不要睡覺啊!”

這聲音……是慕容星河?好煩啊,真的不想再跟他和白重聊天了,一想起他們兩個就覺得好累好累。

模模糊糊的,從前的記憶又開始在我腦中回扇,我的累真的隻是今天、隻是這段時間嗎?難道不是從半年前開始,從我去黃婆家算命開始,一切就都不一樣了嗎?

好累啊,我的人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蘇婉,你能聽到我說話嗎?”白重的聲音也在我心底響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聽什麼聲音都很小、遙遠且模糊。

我用最後的力氣迴應了他,“白重……我…我累了……”

身體上的痛楚全部消失了,一切都戛然而止

我的意識徹底跌入了一片黑暗,但是卻並冇有消失,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像是你昏了,但是卻還在做夢,隻不過……這個夢不是自己想醒就能醒得過來的。

黑暗之中,有一個人伸手接住了我,她的懷抱真溫暖,暖得我不想掙紮和反抗。

那個溫柔的聲音又在我耳邊輕輕響起,“對,就這樣,睡一會兒吧,把其他的事情都交給我。”

我愣了一會兒,好半天腦子才轉了轉,問出了一個問題,“你是誰?”

“你自己看呀。”

那個人把我慢慢地轉了過來,明明一片漆黑,可是我卻看見了她的臉。

那張妖冶的臉勾人心魄,黑色的瞳孔黑色的長髮,我腦子裡“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她那溫柔的聲音消失了,變成了我熟悉又恐懼的聲線,笑著低聲在我耳邊說,“我是黑狐呀,蘇婉。”

“睡吧,睡吧,接下來的事情,我替你辦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