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80章 陰山往事

-蘇卿愣了一下,“你又在胡說八道什麼呢?”

我剛剛開口說出那句話,一半是衝動,另一半是經過了轉瞬間的思考。

我知道黑狐對我說任何話都肯定帶有她的目的,之前的我選擇了一個人調查,冇有告訴任何人,結果還是掉進了她的圈套之中。

但是反過來看,她好像也冇有對我說什麼謊,她告訴我的事情都是真的,白重真的在騙我,她隻是稍微誇大其詞,然後以此來迷惑了我,用這個來給自己拖延時間。

黑符意外脫落時,黑狐炮語連珠對我說了那麼多話,其中肯定有狗急跳牆的因素,她還想再故技重施擾亂我的心智,但是她說的慕容星河也在騙我,又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不會傻到再來一次自己憋在心裡胡思亂想,所以我這次要大大方方跟蘇卿說,也問問她。

蘇卿在脫掉我衣服後又往我身上貼了一張新的黑符,以此來保證對黑狐的壓製,所以這個時候跟蘇卿談這些,我很安心。

“在院子裡,張孤雲不小心吹落我頭上黑符的時候,黑狐又對我說了話。”我說,“我能感覺到她也著急了,又想花言巧語來矇騙我拖延時間,但是她說的事情確實讓我感到在意。”

蘇卿衣服看傻子的樣子看我,“我的祖宗,你還信她說的話呢?冇被坑夠?”

我反問,“那你說,她之前對我說的白重的事情,難道是謊話嗎?”

蘇卿一時語塞,不知道怎麼回答,我繼續說,“黑狐很聰明,她之前雖然花言巧語,說的卻都是真話,因為她明白說假話很容易被我拆穿,到時候就什麼都功虧一簣。可她說的是真話,我就會越往下查越心亂。”

“我現在已經來到了陰山,馬上就可以把她從我的魂魄之中玻璃出來,她當然急了,可能這些話也是蒙我的。但是慕容星河本人就在陰山,我在這裡去找她說的秘密,不是更簡單、更容易拆穿了?”我說,“更何況,白重曾情急之下跟我說過,慕容星河在騙我,但是他卻也冇有對我說過究竟是什麼。”

蘇卿聽完我的話後陷入了沉思,這會兒我已經泡得滿頭是汗,覺得整個身子都有點輕飄飄的,比蒸桑拿還要舒服。

我抬手擦汗時,蘇卿小聲說,“你就非要弄清楚這些事嗎?我退一萬步講,就算慕容大人有什麼事情在瞞著你,可今後你繼續跟白重過日子,他再怎樣也與你無關了,這個你是真的冇必要知道。”

我把頭靠在了木桶邊緣,長出了一口氣,“是啊,冇必要弄清楚,隻是我現在不把這些話說出來,心裡就總會覺得彆扭,跟你說說就好很多。”

我對蘇卿笑了笑,水汽氤氳之中,我才覺得原來有個年齡相仿的兄弟姐妹是這麼好,凡事都還有個可以說話、可以照應的人。可惜我們蘇家的孩子都早夭,我已經不太能回憶得起那種一家子其樂融融的感覺了。

藥浴泡了大概有一個半小時,給我泡得昏昏欲睡,渾身上下哪裡都是輕飄飄的,蘇卿幫我衝了涼,我擦過身子後穿上衣服回了臥室,她才解開我被封住的嗅覺。

屋子裡燃了很多蠟燭,我第一次體驗這種夜晚,覺得很新奇,我隨便選了一本書拿出來看,雖然這些書都是繁體、排版又讓我閱讀有點困難,但是認幾個繁體字又不是難事,更何況很多字就算不認識,一整句話讀下來也就**不離十地明白想要表達什麼意思了,全當打發時間。

我隨手拿的這本書,書的封皮上寫著《陰山往事錄》,我認了一遍,發現是叫“陰山往事錄”,竟然是記錄陰山的事兒的,張孤雲倒也冇想錯,這些記錄事兒的書裡才能找出點故事看。

我翻了幾頁,辨認上麵的字,驚訝地發現這書好像是一本自傳似的東西,我再翻回封麵和扉頁去細看,冇有發現作者是誰,隻是這字跡工整之中還略帶了一些秀氣和乾淨。

我耐著性子看了幾行字,上麵寫的內容半文言文半白話文,我憑藉高中那點語文知識馬馬虎虎地看下來,發現大概的意思是“我在陰山千百年,思唸的人隻有她一個而已,我本以為這次可以得償所願,卻不想……”

我冇有看完,就響起了敲門聲,我一驚,合上書頁,說道,“誰?”

慕容星河的聲音從外麵響起,“是我,婉婉,我來看看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