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75章 左肩命燈

-那根蠟燭細長細長的,比手指頭還要細,長度卻約莫有兩個手掌,它通體赤紅,顏色紅的不像話。

我從冇見過這種奇怪形狀的蠟燭,也不清楚它是用來乾什麼的,隻是聽話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蘇卿把蠟燭放在地中央,而我站到了它的麵前,緊接著,我身後就出現了一道長長的影子。

蘇卿按著我的肩膀挪了挪我的位置,緊接著,我的影子就出現在了一麵空白的牆上。

我忍不住回頭去看我的影子,赫然發現我的影子在顫動,而且顫動的頻率很奇怪,就像往湖中投入了一顆石子後,水麵盪漾波紋一樣,我感覺驚奇,慕容星河是想從我的影子裡看出什麼來?

蘇卿蹲下shen來仔細護住蠟燭的火苗,慕容星河一邊走近牆壁一邊說,“人有三魂七魄,而人的影子跟這些東西息息相關,這也是為什麼人們常說,冇有影子的人是鬼。”

慕容星河伸手指著我牆上的影子說,“婉婉,這蠟燭能照出你魂魄的狀態,人的魂魄是活動的,因此你會覺得這牆麵好像變成了湖麵,有水波紋在顫動,其實那就是你的魂魄。”

我似懂非懂地點頭,眼睛卻忽然注意到在我肚子的位置,那裡似乎不太對勁,我不自覺地抬手放到肚子的位置,這裡的“水波紋”晃動節奏似乎不太一樣。

慕容星河輕聲說,“隻要是你身體裡的魂魄,都會在這根蠟燭的映照下顯現出來。你的孩子魂魄已經初步成型,因此也會反映出來。隻是此時的他更多是休眠狀態,因此波動會更慢、更平緩。”

我點頭,眼中有一絲驚喜,這也許算是我第一次這樣直觀地感受到我肚子裡這個生命,哪怕是去醫院檢查,那些現代科技也並不能讓我感受得到這個孩子,明明已經六個多月了,它卻還是這樣平靜地呆在我肚子裡。

慕容星河忽然皺起了眉頭,咬牙說,“果然如此!”

我問,“怎麼?”

慕容星河手指我的左肩,“婉婉,你的左肩,有一小塊冇有動。”

被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我影子的左肩有一小塊地方似乎冇什麼波動。可是那一小塊黑影實在是太不起眼了,我甚至懷疑自己眼花。我揉了揉眼睛,又仔細去看,發現左肩靠近脖子的地方,那裡一塊黑影確實冇有動。

“婉婉,我用符暫時封印了你身上的黑狐殘魂,如果黑狐真的想要不知不覺跟你的魂魄融合,那麼隻要我封印了她,你身上就必然會有一塊魂魄處於‘假死’狀態,不會產生波動。”慕容星河的臉色已經十分難看了,“她就在那裡,挑選的位置也確實陰狠,是你兩盞命燈之一,而且又靠近心脈。”

我一時間有點發傻,人肩頭上有兩盞命燈,這個說法我是知道的,黑狐是真的不動聲色地對我下手,一下手就是這麼要命的位置!

我頓時腳底生寒,聯想起之前的種種,如果我自己草率地處理掉了黑狐這縷“手無縛雞之力”的殘魂,是不是我自己的一盞命燈也要隨之熄滅……更甚者,她都已經躍躍欲試對我的心脈下手,她根本就是存了跟我玉石俱焚的心思!

慕容星河看見我蒼白的臉色,一揮袖熄滅了燭火,牆上的影子驀然消失,他快步走到我身邊,柔聲說,“婉婉,冇事的,既然你來了陰山,我就一定有辦法治好你。你不要怕,我不會讓她傷害你的。”

我輕輕點頭,低聲說,“麻煩你了,但是……我需要在陰山住上一段時間嗎?”

慕容星河略有猶豫,然後展顏一笑,“隻需要三天而已,婉婉,我需要去找人準備下一些特殊的藥材,黑狐已經跟你一部分魂魄融合在了一起,我必須在保證你安全的狀態下把她剝離出來。”

三天……我心裡默默地計算了一下這個時間,然後也對他笑了笑,“好,那我就在這裡留下三天,麻煩你了。”

慕容星河應聲出門,他走的很匆忙,說要趕緊吩咐人準備藥材,蘇卿也連忙拿起蠟燭跟著他一起走了出去。不過她臨走前特意回頭囑咐我不要在陰山上亂晃,就老老實實地呆著這個院子裡。

我答應了下來,我其實也冇有心情逛陰山,更多是心理和身體上的疲憊。

我長歎了一口氣,看來之後的三天,我就是要住在這兒了。我想推門去院子裡轉一轉、熟悉一下環境,可是我冇有想到的是,我剛剛走到門邊推開門,就發現院子的牆頭上蹲著好幾個狐麪人身的傢夥,都在看著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