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62章 儘力修補

-從醫院回來之後,我整整在家裡關了三天冇有出門。

雖然白重之前說過,去過醫院後我們就啟程離開,但是也許是因為他看我心情不好,一直都冇有提走這件事。我雖然閒,但是他卻漸漸忙了起來,白柳時常會替他抱回來很多摞文書等著他看,除了給我做飯,他也基本上足不出戶。

我們兩個之間這種古怪的氣氛,奶奶自然也察覺了。她懷疑是我身體出了問題,可是醫院的檢查報告上寫得明明白白,我一切正常,她就明白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問題,她不方便插嘴,於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第四天下午,我吃過午飯後在院子裡隨便亂晃,這時候唐流回來了,悄悄站在陰影裡等著我。

看來他調查得已經有眉目了,這個時候白重還在刷碗,時機也合適,我就站到了樹下,“白重在廚房,說吧,你查到了什麼?”

唐流說,“我聯絡上蘇卿了,跟她說了你想見慕容星河這件事,她說今晚會來找你,當麵跟你談。至於你讓我查的,關於白重曆劫的事兒……我想辦法問了點小興安嶺那邊的仙家,聽他們的意思,冇人知道白重曆劫的具體時間,但是算算日子,好像也快了。”

得到這個答案我心中說不上是什麼感覺,隻是追問,“蘇卿要找我?約了見麵地點冇有?”

唐流說,“蘇卿說不用你偷偷摸摸地跑出去見她,反而惹白重懷疑,她說她要大大方方地過來串門。”

下午的時候,我搬了個凳子在院子裡樹下,實際上就是換個地方玩手機,白重看過我一眼,約莫是覺得我在外麵坐著好歹能透透氣,比在屋裡悶著好,就冇再管。晚飯時,飯已經在鍋裡悶著了,白重忽然走到了我身邊,也搬了個凳子坐下。

“這幾天你應該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咱們明天出門旅遊怎麼樣?”白重坐下之後問我,“就按照你之前說的,我們去海邊散散心,玩半個月。”

我刷手機的動作停了,想了一下後說,“我看你這幾天挺忙的,你真的有時間帶我去海邊嗎?”

“我這幾天事情多,是為了接下來的半個月能帶你出去玩得開心一點。”白重回答說,“我這幾天已經把所有事都安排好了,剩下的半個月我們可以放心地玩,不會被任何事情絆住。”

我何嘗不知道,白重這也算是一種給我們兩個人找台階下的方式,他主動來緩和關係,我也冇有繼續跟他鬨脾氣的理由,於是就淡淡地點頭,“好,那我晚上收拾一下東西,明天就出發吧。不過今晚蘇卿還會來找我。”

白重頓了頓後問,“她也要一起吃晚飯嗎?”

我本以為白重沉默過後會追問我蘇卿為什麼要過來,卻冇有想到他問我要不要帶蘇卿一份飯。

我愣過後說,“不用,她應該是晚飯後過來找我說話,聽說我要離開了,最後見我一麵。”

白重應聲後起身離開,我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一瞬間覺得鼻子有點酸,連忙吧目光移開。

他現在的一切都在以我為主、儘力遷就我,對我好的不能再好,如果放在從前,我一定會很高興,覺得他是真的把我放在了心上。可是現在,我禁不住想要問,白重,你做的這一切,到底是因為愧疚,還是因為真的愛我?

我這幾天其實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假設我真的是那個替他擋劫的女人,那我現在弄清楚了,接下來呢?

恨他?我恨不起來,他已經完全地占據了我的生活,我的生命軌跡完全被他所改寫,我的生活裡除了他不會再有第二個人能夠占到如此重的分量,我冇有辦法說我不愛他,更彆提徹底地離開他。

就算一百年前的事情都已經塵歸塵土歸土,但是有些事一旦知道了,就會如鯁在喉,很難再回到從前。

今晚見蘇卿,想辦法跟慕容星河見麵後,如果一切都是最壞的情況,我告訴自己,我隻要衡量好兩點就好了。

第一,白重究竟是愛我,還是想補償我。

第二,白重這一次有冇有想要利用我跟我肚子裡的孩子。

夜幕降臨,我也收了凳子回到臥室裡,廚房裡很快傳來了飯香味,白重喊我說開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