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60章 憐憫目光

-我這一次跟黑狐麵對麵,心境很不一樣。

之前的幾次單獨麵對她,我基本上都是害怕,但是這一次,我卻心情十分平靜,甚至可以說清醒得過頭。

這一天發生了這麼多的事,好像在白重的那句“為了你好”之後,我一下子就想通了很多事情,這其中就包括麵對黑狐的態度。

我最開始懼怕她,是因為她太過聰明和狡猾,而且善於猜度人心,每次跟她聊天,我都會不知不覺地踩進她的陷阱,就算她變成了殘魂,我也依舊害怕她的花言巧語。

可是今晚我想明白了,隻有當我心中有弱點的時候,她纔會得手,如果我心裡冇有她可以利用的地方,那她就是磨破了嘴皮子,也什麼都做不到。

就像之前兩次入夢,我害怕她說的話,害怕她說的都是真的,我就是一百年前那個被矇騙的替死鬼,可是如果我真的正視這件事,坦然地去麵對可追尋真相,黑狐又能拿我怎麼辦?

我說,“我知道我的眼睛不一樣,碧風和你都盯上過它,那你說說,它究竟哪裡不一樣?”

“因為這就不是你自己的眼睛。”黑狐說,“凡人不會擁有這樣一雙眼睛的,有這種眼睛的人絕對活不長,可你居然平安地成年,想必這些年裡,肯定有人在暗地裡保護你吧,是不是白重?”

我不置可否,雖然她猜錯了從前保護我的人,但是關於我的眼睛,她的說法跟白重一樣。

小時候是慕容星河的銅鈴,現在是白重本人,他們都在幫我壓製這雙眼睛,隻要一個放鬆,我就會被自己的眼睛害死。那種灼痛我到現在都記得,不止是眼睛痛,更是覺得靈魂深處都在被灼燒。

“你的眼睛曆來我並不清楚,但我卻知道另外一點,一百年前,那個替白重擋劫的凡人女子,也有這麼一雙眼睛。”黑狐玩味地說。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不動聲色地說,“然後呢?說話彆賣關子,一口氣都給我說完。”

黑狐聳了聳肩,“讓我想想,一百年前……哦,對,一百年前,我還在山裡逍遙自在呢,大小興安嶺都是白家兄弟的地盤,我冇理由過去找死,所以他們地盤上的事兒我也都一知半解,隻是發生一些大事,我會聽說。”

“一百年前本該是白重曆劫,結果他哥哥白瀾怕他過不去這道坎,就抓了個凡人女子來替他。你要知道,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都有資格替動物仙擋劫的,因此這個凡人女子身上一定有特殊的一點。”

“我當時也很震驚,白瀾居然想出用凡人來擋劫這一招,所以就打聽了一下,然後就聽說,似乎那個凡人女子的眼睛很不一樣,天生充滿了靈氣。所以看見你,我就明白白重為什麼纏著你不放了。”

我說,“怎麼?因為我是一百年前那個無辜慘死的女子,所以他心懷愧疚,來補償我?”

黑狐笑出了聲,“也許吧,也許他是因為愧疚呢?畢竟我聽說,當時這主意完全是白瀾出的,白重人在閉關一概不知,也是因為這件事,大小興安嶺決裂,一百年不再往來。”

我輕呼一口氣,問了一個問題,“那慕容星河呢?一百年前,慕容星河又為什麼也摻和到了這檔子事兒裡?”

“這你也問對人了。”黑狐說,“狐族冇人不知道陰山之主,因為我們這些胡仙都是普通的狐狸修煉而成的,但他不一樣,九尾天狐的尊貴豈是我們這些狐狸能比的,不過那位大人因為束縛終生都被囚禁在陰山之內,不得外出。”

“一百年前,如果說凡人女子替小興安嶺之主擋劫這件事已經夠駭人聽聞,那麼陰山之主出麵與大小興安嶺勢不兩立,更是胡仙們都不敢多言的禁事。”

黑狐說,“我們這裡最認同的說法就是,那個凡人女子是慕容星河的女人,否則何以解釋她有給小興安嶺之主擋劫的資本?又何以解釋慕容星河因為這件事跟白重大打出手?”

我的指尖微微發涼,聽到現在,黑狐說的一切都跟我所掌握的資訊吻合,真相馬上就要浮出水麵,似乎我隻差最後一步確認了。

隻要我跟慕容星河見一麵,聽他親口承認這些事情,就什麼都明白了。

我此時側頭看了一眼黑狐,忽然發現她看向我的目光並不對勁,從前她隻是微笑著看我,那種笑容讓我覺得不懷好意,可是她剛剛看著我的目光,竟然帶了一絲憐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