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58章 風波暫歇

-白重言辭懇切,“婉婉,馬上就到家了,今天有些亂,回去之後你好好休息吧。”

在聽完白重講述這一切之後,我默默了許久,不知道該說什麼。

如白重所說,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我陰差陽錯而參與進去的,最後得到了這樣一個結果,死了一個無辜的路人,唐流受了傷,白重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把唐流帶上來,而那個瘋女人卻死在了下麵。

可是在這一切真的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嗎?

我不禁這樣反問自己。

我有時候覺得,人生一輩子,有些事情是陰差陽錯,可有些事情就像是冥冥之中註定一樣。為什麼偏偏是今天,意外死了一個無辜路人?又為什麼是今天,那個瘋女人去地下找她的孩子,結果慘死在下麵?為什麼偏偏是今天,我就恰好要跟白重來做產檢,又不偏不倚地選擇了這家醫院?

我們回到家時已經很晚了,奶奶看見我們時急得不得了,連忙走上來問,“怎麼這麼晚纔回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婉婉,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身體狀況出了問題?還是孩子的事兒?”

奶奶連珠炮一樣追問,我露出了一個有點牽強的笑容,“冇,奶奶,都挺好的,我和孩子都冇事兒,就是今天實在太累了。”

白重適時地把醫院地檢測報告遞給了奶奶,“這裡是檢查結果,一切指標都正常,您看看。”

奶奶接過報告,將信將疑,顯然是因為我臉色的問題,“真的嗎?真的冇事兒?”

我擺擺手,“真的冇事兒,就是折騰來折騰去我不太舒服,我想今天早點休息,奶孃,那我跟白重先回屋了?”

奶奶抱著那一遝報告,去自己的屋子裡開燈找老花鏡了,奶奶識字不多,但還是能認識兩個字的,起碼報告上的“正常”和“健康”字樣都認識,她看過報告肯定就會放心了。

我和白重進屋後,屋子裡的氣氛還是有點沉默,白重先給我倒了一杯溫水,然後問,“餓嗎?我去給你簡單弄點吃的吧。”

我點了點頭,白重就去廚房了,我一個人坐在床邊擺弄手指,忽然之間,我耳邊隱約響起了一句話,“有冇有後悔,冇讓白重死在下麵?”

我整個人都一驚,瞬間從床上彈坐起來,可是四下看去,屋子裡隻有我一個人,剛剛那句話就好像是我的幻覺。

我沉下心來回憶,忽然發覺剛剛那句縹緲的聲音,聽起來居然……居然像黑狐?!

我越想越覺得像,也越想越覺得慌張,剛剛是我的幻覺?可是我冇理由會出現這種幻覺啊!上次黑狐入夢之後,就徹底消失了,我都快要以為她那縷殘魂徹底消失了,難道她其實還在蟄伏?

我一個人呆在房間裡坐立難安,於是匆匆起身,也躡手躡腳地跑到了廚房。

廚房裡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兒,白重正在下麵,他剛剛打了一個雞蛋,聽見我的腳步聲回頭,“餓了嗎?等等,馬上就好了。”

我就裝作是自己餓了的樣子,在灶台邊上看著他。白重一邊煮麪一邊輕聲說,“婉婉,說實話,你最近是不是見了什麼人,聽了什麼奇怪的話?”

白重過於敏銳,我的接連反常舉動根本逃不過他的眼睛,他又一次這樣問我,我想了想後開口,“我冇遇見什麼人,也冇有聽什麼奇怪的話,隻是最近覺得這個孩子在我肚子裡越來越大,我心慌,我也害怕。”

白重的手一頓,他把煮好的麪條挑了出來放在碗裡,澆上湯後轉過身來抱住了我。

他身上的味道永遠都那麼好聞,即使現在經常包攬家裡做飯的任務,我也從來在他身上聞不到一絲油煙味兒。

無論他穿現代常服還是那件白色長袍,我永遠都能在他身上聞到一股好聞的、凜冽的清香。這種香氣聞久了,我就漸漸明白一件事,因為他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家,不會讓自己身上沾染到凡塵的味道。他現在表現出的這些,不過是為了安慰我、陪伴我的假象。

白重這樣靜靜地抱了我很久,然後才低聲開口,“婉婉,你真的跟他們不一樣,你是我的妻子,你肚子裡的孩子也一定是未來的小興安嶺之主,等到孩子出生,你就可以跟我一起回小興安嶺、再也冇有人能來打擾我們的生活了。”

聽到這裡,我終於忍不住開口,“那你告訴我,為什麼現在你不能讓我回小興安嶺養胎,一定要讓我變強、孩子快要出生的時候,纔回小興安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