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42章 舊事重提

-我本想對她接下來的所有話都當做冇有聽見,可是唯獨這句,我在聽見的時候人就傻了。

一百年前的事兒?那個無辜死去的女子?為什麼連黑狐都知道,怎麼會連她都知道……當年那件事真的很有名嗎?

黑狐終於又對我展露了她最擅長的本領,猜度人心,她說出了我心中所想。

她又開始笑著問我,“怎麼?是不是很奇怪,奇怪我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因為這件事在當年真的很廣為人知,誰不知道大小興安嶺上那對白姓常仙兄弟因此鬨翻,誰不知道當年有一個女人無辜慘死?”

“說實話,但凡是個有資曆點的動物仙、又在大小興安嶺呆過,都知道當年那件事,隻不過事後他們都被人下了封口令,不許再談論這件事而已,丫頭,你根本不知道你身邊有多少人在騙你。”

我的手指在顫抖,我的理智在告訴我不能輕信黑狐的話,可是我腦海裡卻開始不由自主地回憶這段時間以來有關這件事的點點滴滴……

先是碧風,他臨死之前說我一百年前給白重當了替死鬼,再後來是唐流,他說我魂魄離體時的服飾不對,不是現代人的服飾,而是清朝,再後來……對,我想起來了,好像黑狐跟白重談判的時候,也有意無意地提起什麼一百年前,還被白重給打斷了。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很多細節都串起來了?因為我真的冇有騙你呀,我說的都是真的。”黑狐“嘖嘖”道,“你還可以更加仔細地想想,還有冇有其他的事可以作為證據。”

黑狐的話就像一瞬間打開了我的記憶匣子,更多的細枝末節如潮水一般湧來,我記起白柳、玉流珠她們談及一百年前這件事時的吞吐,記起圍剿碧風那一日,白重帶來的動物仙看見我時的震驚……

我甚至猛地想起,似乎在最開始,河棺的事兒剛剛塵埃落定,白重第一次對我說要娶我時,連蘇卿似乎都對白重威脅,說她知道一百年前都發生了什麼事兒……

有些東西,一旦撕開了一個口子,就再也堵不住,好像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一些從前的事兒,什麼都不清楚的隻有我,而他們又誰都冇有選擇對我開口。

過了一會兒,我才死死地盯著黑狐,一字一頓道,“你不要妄圖垂死掙紮、來離間我跟白重的感情,咱們兩個你來我往地鬥了這麼多次,你真以為我還會天真地相信你說的一切?”

黑狐攤手,“可是,我剛剛並冇有胡說八道、給你編造什麼謊言,你其實剛剛都是自己在回憶身邊那些不對勁的地方,不是嗎?我可什麼都冇說。”

我的心跳又漏了一拍,她緊接著繼續說,“你其實心底早就有這個疑影,可是你身邊的人都不對你說、你自己又冇有勇氣去一探究竟,就這樣一直被矇在鼓裏。而我今天,隻是把你一直不敢想的一個結果給你擺在麵前而已。”

我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黑狐突然抬手對我比了個“噓”的手勢,我眼中最後倒映著的隻有她那張絕美的笑臉。

隨後,我眼前一陣混沌,冇過多久就睜開了眼,第一時間就與白重對上了視線。

白重伸手抹掉了我眼角的淚痕,關心地問,“怎麼了?做噩夢了?”

如果換作從前,我做了噩夢,睡醒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立刻抱住白重,可是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我。冇有這樣做,我隻是呆呆地看著白重,腦子裡一片混亂。

“婉婉?你怎麼了?夢見什麼了?”白重又追問,還伸出手來探了探我的額頭,“你這一覺睡得沉,我看你太累,就冇有叫醒你,晚飯也在鍋裡溫了一份,等你睡醒再說。”

“我……我是做了個噩夢,夢裡還怎麼都醒不過來,我睡了很久嗎?”我這時候扭頭去看窗外,天竟然都已經黑了,而我開始睡覺的時候明明還是下午。

“是,你睡了很久。”白重覺得我額頭溫度正常,才收回了手,他側身給我倒來了一杯水,“先喝點水吧。”

我坐直身子,喝了一口水後,小聲問,“現在是什麼情況?黑狐是生是死?”

白重說,“黑狐已經死了,慕容星河一共降下了四十八道九天之雷,給她劈得灰飛煙滅,白柳循著蹤跡尋找,發現了她的焦屍,那種程度甚至可以說是挫骨揚灰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見黑狐真的死了這個訊息後,我心裡反而高興不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