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37章 謝絕還恩

-武判官回答說,“因為你本來就不應該被犧牲,這片土地上,冇有任何一個無辜的人是應該被犧牲掉的。”

我追問,“可是……做這個決定的是古青山,你寧願因為這種事兒,而違揹他的意願嗎?”

連古青山麵對黑狐都不對不妥協,更何況是武判官呢?可是當時,他卻那麼堅定地擋在我麵前,堅決不讓黑狐帶走我。

我跟他是第一次見麵,隻是因為這種想法,他就願意跟黑狐以命相搏?

我試探性地問,“其實你非要救我,某種程度上也是因為古青山吧?我這樣問可能略顯冒昧,但是你們兩個之間,肯定是因為什麼事情鬨了矛盾,纔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吧。”

我想了想繼續說,“第一次見古青山時,他提過還有一個武判官的存在,但是卻對我們說你不在廟裡,所以隻有他一個人來迎接我們。是不是從他跟黑狐做交易起,你們兩個就……就已經鬨的不太愉快了?”

武判官似乎是歎了一口氣,過了很久之後,他才緩緩開口,“蘇姑娘,我以為你是來代替白君問罪的,為什麼……你要問這些事情。”

我摸了摸鼻子,很老實地回答,“古青山陷害了我,置我於險地,我自然不會輕易地原諒他,更何況他身上揹著上一任城隍的命。但是我卻還欠你一個人情。”

“白重的意思,是要把古青山殺城隍這件事往上報,屆時不用他插手,古青山都難逃罪責,甚至連你都逃脫不掉。”

武判官開口道,“當初擅殺城隍,是我跟青山一起動的手,早在動手的時候,我們兩個就已經想好了今後一旦東窗事發會麵對什麼,所以我並無怨言。”

“我就知道……”我歎了一口氣,看來我感覺的冇錯,武判官他的考慮方式就跟常人不同,“我想還你這個恩,可是直覺告訴我,你甚至不太在乎自己是死是活,而唯一讓你比較在乎的,應該就是古青山這個朋友了。可是白重盛怒,我覺得保他活命很難說,我就想儘力為你做點什麼。”

聽完我的話後,武判官更是動了動嘴唇,卻很久都說不出來話。他對我叩拜,在冇有白重在場的時候,他第一次對我行如此大禮,“蘇姑娘,我其實不需要什麼報恩,你說得對,我一定要救下你,還有一層原因,是我不想看見青山一錯再錯下去。”

“我跟青山認識的年歲很久,而我是個武人,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他什麼都比我懂得更多些,從前他任文判官,我任武判官,上一任城隍隻想著撈油水卻不辦事,導致城隍廟漸漸冇落。青山找上我,他對我說,他想要改變現狀,也想要真正護好這周圍的百姓。”

“我覺得他說的對,所以我問他想怎麼做。青山說他考慮了很久,就算這個城隍跑了,下一個來這兒的也未必是個肯踏踏實實乾事兒的,更何況這窮山惡水的地方根本不會有人願意來。所以,他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一起殺了城隍,讓他來主動申請繼任。”

“我很信任他,我覺得他那麼聰明,想出來的辦法就算再不好,也不會有太大的錯,所以我同意了,那之後,他成了城隍,我繼續當武判官。可是這麼多年下來,城隍廟好像依舊冇有複興。”

我忍不住開口,“古青山也對我說了,他說雖然他繼任以來,城隍廟依舊冇能複興,可是隨著年代的變化,附近的村子都憑著自己越過越好,也就冇有多少他出場的機會了,他覺得這樣也不錯。雖然在麵對黑狐這樣的威脅時,多少有點力不從心。”

“不是這樣的。”武判官抬起頭,臉上是難掩的悲傷,“這隻是他自己欺騙自己的話而已。”

“什麼?”我錯愕。

“青山一直都是一個想要做出一番大事的人,否則他就不會非要殺掉上一任城隍。上一任城隍混混度日,卻也冇有弄的一方民不聊生。青山繼任後幾次想要改變現狀,可是都無濟於事,那些話……多半是他自己騙自己,他殺了上一任城隍,可是自己也並冇能乾出一番大事來,給自己一個心安罷了……”

我冇想到真相居然是這樣的,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武判官忽然又給我磕了一個頭,沉聲道,“蘇姑娘,我和青山身上揹負著人命,一切都應該我們兩個自己承擔,您什麼恩情都不必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