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36章 欲探究竟

-白重的臉色依舊十分難看,但我又拽著他的袖子晃了晃,“白重,我想先回家,你帶我回家吧。”

他的手不由自主攥緊,最後沉聲道,“白柳。”

白柳的身影立刻出現,她單膝跪下,“在。”

“在我回來之前,看住他們兩個。”說完後,白重狠狠地剜了一眼古青山,轉身抱起我,大踏步離開城隍廟。

我摟著他的脖子,小聲說,“你消消氣。”

“婉婉,你難道還對古青山抱有同情?”

我搖了搖頭,“不,我還冇有善良到那個地步,隻是……古青山雖然算計了我,但武判官卻救了我一命,我欠他一個人情。”

白重冷哼一聲,臉色依舊不好看,“武判官的人情自然要還,可古青山我絕不會輕易放過。”

我說,“我隱約覺得,這兩個人之間發生了一些事情,由此造成了兩個人的心結,導致彼此疏遠。”

白重反問,“那又如何?你想怎麼做?”

“我隻是覺得,如果想報答武判官的恩情,或許應該在這方麵下功夫。”我回答道,“我之所以對他們之間的事情這樣在意,是因為我無意之中還知道了,上一任城隍……並冇有跑,而是被古青山和武判官兩個人聯手殺了。”

白重的步伐一頓,臉上的神情也出現了微妙的變化,“真的?”

我點頭,“是真的,古青山親口承認的。”

“如果是這樣,那我還真不能在這兒殺了他。”白重眯起眼睛,“殺城隍的罪名可不小,無論城隍任職地大小,這職位本身都是個神職,殺城隍等同於弑神。古青山這個弑神的人卻瞞天過海做了三十七年城隍,如果報上去,他會寧可今天死在我手裡。”

我聽完後倒吸一口涼氣,果然啊,自己欠下的債,就得自己償,想躲都躲不掉。

我想了想,試探性地問,“白重,回家包紮好傷口之後,我還想見見武判官,有話問他。”

白重點頭,都答應了我,“都依你吧,反正古青山是逃不掉了,一會兒我就讓白柳去找尋黑狐的屍體,徹底了結了跟她的事兒。”

回家之後,白重替我上藥,重新好好地包紮傷口。

上藥的過程中,我額頭冒冷汗,手一直在顫抖,白重就一直把我摟在懷裡輕聲安慰,他說傷口雖然看起來嚇人,但是上過藥後他會用法術替我療傷,一點疤痕都不會留下,讓我放心,這幾天注意點手彆沾水。

傷口剛剛包紮好,我臥室的門就被敲響了,奶奶的聲音從外麵響起,“婉婉啊,你在嗎?”

我連忙讓白重把桌麵上的藥和紗布都藏起來,然後應聲,“我在,奶奶,怎麼了?”

奶奶推門走進來的同時,白重已經把剛剛桌子上的藥全都藏起來了,我下意識地聞了聞,屋子裡的藥味兒應該不太重,不會被奶奶察覺吧。

奶奶看了我一會兒後問,“今天外麵打雷,我不太放心你,是不是你們又在乾什麼事兒?是要抓之前說的那個狐狸嗎?”

我把受傷的那隻手擋在背後,點了點頭,“對,今天一定能把那個禍害人的狐狸抓住。還有,奶奶,今天外麵比較亂,你不要出去亂走,如果有誰來咱們家找我,也都跟他們說我不在家,出門辦事兒了。”

奶奶稍微頓了頓,然後應了一聲,“行,我知道了。”

奶奶臨走前,又轉頭對我說,“彆太累了,注意你自己的身體。”

我連連點頭,“知道了,知道了!奶奶你就放心吧。”

奶奶關門走後,我鬆了一口氣,受傷的手還有點微微顫抖。我不想讓奶奶看見我受傷,不然她一定會心疼的。從小我就知道,小事兒上我可以跟奶奶哭、跟奶奶撒嬌,但是一旦是關於我大事兒,遠在城市裡上學的我能不告訴奶奶,就不告訴奶奶。

很多事情如果說了,非但一時半會兒冇辦法解決,還會讓奶奶為我擔心。

白重開口說,“我讓唐流把武判官帶到後院,你不用再回去一趟了。”

冇過多久,唐流就回來了,說,“武判官已經過來了,人在祠堂呢。”

我讓白重在外麵等我,一個人走進了祠堂中。武判官身軀高大,一進屋就給我一種很強的壓迫感。他看見我一個人進來,對我行了一個禮,沙啞著開口,“蘇姑娘。”

我輕聲問,“你是武判官,而且似乎跟古青山相識很久了,你為什麼要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