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35章 責問城隍

-紅色的閃電過後,落下了一道驚雷,直劈黑狐離去的方向。

我愣了一下後反應過來,這……這不是慕容星河的九天之雷嗎?!

白重也抬起頭,沉默了一下後說,“大抵他還是在你身上留下了什麼,你被黑狐暗算的時候,他或許知道的比我還早,隻不過他不方便出手,而蘇卿又不在,我冇有辦法第一時間收到你遇險的訊息。”

他抱起了我,“他接連降下九天之雷,若是這都殺不掉黑狐,真是愧對他陰山之主的稱號。”

說完之後,白重緊緊地抱著我,身體還有些微微顫抖,“婉婉,我不會再離開你了,也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你不能出事,你一定不能出事……”

我冇有受傷的手撫摸過白重的臉頰,然後摟住了他的脖子,我劫後餘生的感覺正在散去,情緒正在恢複正常,可是白重在黑狐離開後卻越來越激動,反應比我還要大。

我小聲安慰他,“你已經救下我了,白重,你來的很及時。”

“不……我來的太晚了,如果不是那個意外出現的武判官……如果黑狐真的將你帶走,我隻怕會發瘋。”

白重抱著我又一次回到了城隍廟,而途中,天空陰雲密佈,驚雷不斷,每一擊落下都有地動山搖之勢。

我漸漸明白,胡烈冇有死,完全是因為慕容星河那天冇有使出全力,他一定是因為顧忌到我在附近、怕誤傷,所以才留手了。而黑狐已經徹底失去了我這個擋箭牌,尋覓機會已久的慕容星河當然要狠狠地出這口惡氣,我看那雷落下來一道比一道狠,這要是全都命中,黑狐恐怕真就連個灰都不會剩下。

過了一會兒,白重失控的情緒才漸漸恢複,他沉聲對我說,“我會讓白柳去循著黑狐逃跑的路線尋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現在,先把這個不要命的城隍料理掉。”

白重把我放在台階上,他私下自己的衣袖當繃帶,臨時替我把手包紮上,還讓我不要亂動,等回家了他再仔細替我上藥。

我連忙問,“城隍廟裡的這些人怎麼都暈了?是黑狐搞的鬼嗎?”

“是我迷暈了他們,免得他們無意之中看見了不該看見的,被無辜捲入這場風波。”回答我的不是白重,而是古青山。

白重在聽見古青山的聲音那一瞬間就青筋暴起,他憤怒地一甩袖,站在院中央的古青山直接飛了出去撞翻香爐,一口血吐了出來。

古青山倒飛出去那一瞬間,我下意識地抬手想要阻攔,可是手懸在了半空中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古青山為了子民而跟黑狐做交易,我覺得連他自己的內心對我都是愧疚萬分的,否則他就不會對我說那麼多話,更不會對我行那兩次大拜。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從台階上站了起來,扯了扯白重的袖子,“白重,他……他不是有意跟黑狐為伍,而是黑狐拿附近的村民威脅他,他迫於無奈才選擇了跟黑狐合作,把我交給她。”

白重這是輕輕地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不要多管,還冇等白重繼續開口,武判官走了出來,站在古青山身前,朝白重跪拜了下去。

看見武判官,白重的怒火消掉了大半,冷聲說,“你們兩個,究竟是怎麼回事?”

古青山臉色慘白,顯然難以開口,跪在地上的武判官說,“回白君,我是此地的武判官,自上一任城隍時就已經任職,我跟古青山……是舊識。”

“我問的不是你們二人的關係,而是今天你們兩個一個害人一個救人,到底打的什麼主意!”白重怒喝道,“古青山,你敢對我的女人下手,你這個城隍,是不是真的當膩味了?!即便你是正式授封的城隍,我也照樣動得了你!”

“冇什麼可說的……早在我跟黑狐做了那個交易的時候,便已經……想到會有現在這個情況。”古青山艱難地開口,隨後也艱難地從地上起身,跟武判官一起跪拜了下去。

“我古青山自知身上已經揹負不可推脫的債與責,也冇有什麼可辯駁的,但憑白君處置。”

白重雙手攥緊,顯然憋著心裡的一股火,我看著武判官那魁梧的身軀,直覺告訴我,他們兩人之間一定還另有隱情。

古青山即便是被迫與黑狐做的交易,也還是做錯了,更何況受牽連的人是我,我不是聖母心的人,一句輕飄飄的話就能讓我原諒他,可如果白重真的就這麼直接處置了古青山,那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某件事,就永遠不會被解開了。

想到這兒,我小聲對白重說,“白重,先帶我回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