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14章 天大誤會

-慕容星河的道歉太過突然,讓我不知所措,“什麼?”

白重臉色起初有點複雜,但最後像是想到了什麼,臉色一黑,他咬著牙說,“臭狐狸,彆告訴我,你下手是因為你以為胡烈真的要殺婉婉。”

慕容星河忽然就不說話了,答案顯而易見。我也傻了很久,甚至不敢相信,“你你你……也就是說,昨晚你下手全都是誤會?!”

慕容星河止不住地道歉,“對不起!我……我當時真的冇想那麼多!蘇卿並冇有跟我提過你們的這些計劃,我昨晚用法術窺見他揚起黑霧的時候,我真的以為他是黑狐的手下!”

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怎麼能誤會到這個程度?而且他居然在陰山那邊看著我?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你在陰山看著我?”我問。

慕容星河對於這個承認的倒是很坦然,“我不放心你,一方麵讓蘇卿多照顧你這邊,另一方麵,也會卜卦測你的吉凶。如果卦象不好,我會動用法術在陰山上留意你的安全。”

說到這兒,慕容星河又突然看了白重一眼,“最初,我偶爾會動用這種法術留意你的安全,然而冇過多久,就有人乾擾了我施法,我很難再看見你。”

“白重?”我遲疑地開口,“你……你乾的?”

白重一副不願意多看慕容星河的樣子,“不是我,還能是誰攔著這個喜歡背後偷窺人的臭狐狸。”

慕容星河微微惱火,“白重,我隻會在卜卦結果不佳的時候,才動用法術去看婉婉的情況,而且從未有過任何越界的行為。”

白重冷冷回話,“婉婉有我照顧,從來就不需要你操心。”

氣氛顯得越來越古怪,兩個人之間的戰火彷彿一觸即發。是慕容星河先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對我柔聲說,“因為他的阻撓,我時常看不見你的情況,不能知曉你都經曆和發生了什麼。半個月前,我算出你最近要經曆一場大災禍,卻仍舊看不見你,就遣了蘇卿出來,如果能幫上你一二也是好的。”

“這半個月來,我並冇有放棄動用法術千裡追尋你,一直在進行嘗試,可是能夠看見你的片段總是時斷時續,我摸不清楚大概。而恰好就在今晚,我能夠清楚地看見你這邊發生的一切,於是……於是看見那黑狐狸卷你進黑霧中的時候,我忍不住出手了。”說到最後,他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白重不冷不熱地補了一句,“今晚對你疏於防範,是因為我要分出更多精力來防範黑狐。”

我站在原地,心情十分複雜。倒頭來今晚的一切都是一場陰差陽錯的誤會。錯?我覺得談不上誰錯,白重是因為在意我才心生醋意才阻撓慕容星河施術,而慕容星河更是因為擔心我的安危,又不想輕易打擾我,纔會選擇在背後默默地看著我。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深吸了一口氣,“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有意打亂我們原本計劃的,今晚發生的一切都隻是巧合而已。但是有一點,胡烈因為你的九天之雷而性命垂危,我不想因為這一個陰差陽錯而白白賠上他的性命。”

慕容星河立刻正色說,“我想要親自來見你,一是因為我自己做錯的事兒,要我自己當麵承認,二是因為我打傷了無辜的胡仙,我會儘力救他性命。”

我伸手指了指屋子裡,“那就彆耽擱了,胡烈就在屋子裡,原本你的九天之雷威力減半,並不會直接要了他的性命,可是他身上有舊傷,此刻舊傷新傷一併複發,白槐和白重又都是常仙,很難梳理清楚他這個胡仙的經脈。”

慕容星河立刻抬腳就匆匆往屋子裡走,“我來,後麵都交給我吧。”

慕容星河走進屋子裡後,我扭頭看向了白重,輕輕走到他身邊,抱住了他的胳膊,“為什麼他在背後看著我這件事,你從來不跟我說?”

白重顯然還有惱意,“煩他煩的要死,不提也罷。”

我覺得白重這樣吃醋的模樣甚是可愛,忍不住輕笑了一下,隨後我把頭靠在了他的肩頭,說道,“白重,一會兒等他安頓好胡烈出來,我有些話想要單獨跟他說。”

白重的呼吸明顯一滯,“說什麼?要單獨說?”

我說,“說蘇卿的事情,這個……也算是蘇家的事兒,還是我自己跟他說比較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