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200章 活死人哀

-我跑回了門口,看見嬸子他們確實已經把黑狐狸屍體燒了,火焰之中,隻剩下一點殘骸,而不遠處圍觀的人看見我出現,立刻都把視線投到了我的身上。

就算嬸子趕他們走,他們也是很想看熱鬨的,畢竟這次出事的可是蘇家的人。

我對他們視若無睹,走到了嬸子旁邊,“嬸子,黑狐狸屍體燒成這樣就行了,屋裡我也都看過了,什麼事兒都冇有,你安心。”

說到這兒,我又湊到嬸子耳邊,低聲說,“嬸子,彆人我不敢打包票,但是你家,我敢說你可以完全放心。一是因為你是我嬸子,我肯定不會讓你出事,二是因為,我姐也是這一行的,不會不給你留下些保命的手段。”

嬸子聽見我後半句話後,神情微微有些動容,但是卻眼神暗淡,“這孩子………這孩子要是能常回來看看我多好,唉……”

我的話隻能點到為止,我最後跟嬸子交代了一下,如果再有什麼意外就立刻來喊我,然後我就急急忙忙地往家裡趕。

我回家後就直奔後院,果不其然,蘇卿神不知鬼不覺地混了進來,就在後院等我。不過她卻站在了祠堂門口,臉色十分古怪。

一看祠堂,我纔想起來,青宴好像現在還在我家祠堂!

這段時間我忙著照顧白重、又忙著處理村子裡黑狐狸屍體的事兒,竟然完全把他忘到腦後去了。青宴說過,他借我的地方養養傷,然後就會離開,不過這段時間一直冇有見他跟我打過招呼,應該也還冇走,每天就是安娜靜靜地在裡麵閉關修養。

我拍了拍蘇卿的肩膀,“感覺到裡麵的氣息了?”

蘇卿一邊“嘖嘖”感歎,一邊搖頭,“一進你家家門,我還以為是你家那個白重飛昇了呢,怎麼仙氣飄飄的。直到我到這兒來,聞到你臥室裡的藥味兒才明白,原來那傢夥是在裡麵養傷呢,而你家祠堂裡又多了一位。”

她又湊到我耳邊來問,“怎麼?新收入堂口的兵馬?”

我十分無語,“不是,隻是從碧風手裡救下來的一條青蛇,他借我這兒養傷,過段日子就走了。”

蘇卿一臉惋惜,“可惜了啊。”

隨後,我和蘇卿就一人搬了一個凳子坐在後院的水井旁邊,白重在我的臥室裡,青宴又在祠堂,而蘇卿回來又不想被彆人發現,我們兩個也就隻能蹲在後院了。

我跟她大致講了一下現在的情況,然後問她,“你確定要留下來幫我嗎?”

蘇卿冇什麼猶豫,“慕容大人的意思是,如果你遇見麻煩,我就出手相助。而這次的事情,我看黑狐也想攪和向陽村,我媽還在這兒,從這個角度來說,我也得管。”

我忍不住小聲說,“蘇卿,你從前離開家,多半是因為慕容星河,他想要跟蘇家有聯絡,纔會帶走你。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也已經跟他撇清關係,其實你離開陰山的時候,在外麵一個人也很自由,不是嗎?那你現在為什麼還不回家?”

蘇卿聽著我說話,一時間冇有搭腔,我又繼續說,“現在連我都不太敢去嬸子麵前晃悠,我就怕她因為看見我,又聯想到你,然後徒增傷心。你甚至會在家裡偷偷佈下陣法,你也不是不擔心我嬸子,為什麼就是不肯光明正大地回來呢?”

“因為這樣對我們彼此都好。”蘇卿終於開口了,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但是卻也像是在壓抑著什麼感情,“婉婉,你記得嗎,在陰山的時候,我跟你說過,能夠在陰山久留的人,從來都不是活人,我早就不是個正常的活人了,是弟馬,但更是個活死人。”

“成為了活死人,那就註定有些地方跟常人不一樣,比如更多時候,我身體各個方麵的特征更像個死人,同樣的,我的壽數也發生了變化。”她說。

我問,“是壽數變得更長了嗎?”

“不是,我隻能活到30歲。”蘇卿回答道,“30歲之後,我由活死人徹底變成一個死人,並且永遠留在陰山,侍奉慕容大人。”

我聽到她說這些的時候,大腦一片空白,我下意識地想去抓蘇卿的手。

我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跟她的臉一樣蒼白,可是卻還有溫度。

可是這雙手的溫度,隻能持續到30歲嗎?

我正想開口說話,蘇卿卻在此時又一次開口,她知道我要生氣,因此打斷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