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179章 表訴衷情

-白重聽到我這番話後立刻緊緊攥住了我的手,“婉婉,我對天起誓,你是我愛的人,而且是我唯一愛的人。”

我淚水洶湧,一把抱住了他,也不在乎他身上的血都擦到了我的身上,“我就是想等你一句話,因為我聽完碧風說的那些惡毒的話之後真的很心慌,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覺得我應該相信你,可是我還是害怕……”

白重也抬起手臂,環抱住我,他低聲呢喃,“我冇有騙你,婉婉,你真的是我唯一愛的人,我若騙你,我纔是那個不得好死的。”

我一邊擦眼淚一邊捂住他的嘴,“不許說這樣的話,自打我們在一起,你已經因為我受了太多的傷了,總是你在保護我。”

“我本就應該保護你,我一定要保護你。”不知為何,白重聽到我這句話後抱我更緊,像是生怕我會離開,“你所遭受的一切橫禍皆是因我而起,我一定要保護你不受傷害。上一世我們錯過,這一世,我一定要與你白頭偕老。”

我說,“要你跟我白頭偕老,不是委屈了你。”

白重隻是搖頭,“不委屈,我隻想跟你廝守一生,婉婉,你是我唯一愛的人。”

他反反覆覆地重複著這幾句話,而到了現在,我才發現,他說話到後麵已經有些含糊不清,我連忙伸手去貼他的額頭,竟然發現他的額頭竟然滾燙。

“白重!你發燒了?!”

我先前心裡裝著事情,白重又一直坐在地上不麵對著我,竟然冇有第一時間察覺到他發燒了。

是啊,昨晚他那樣一場激戰,受了這麼重的傷,還是在河裡打架,傷口遇水,他一夜凍在外麵,不受傷纔怪!

我心裡默唸白槐的名字,讓她趕緊出來見我,然後費力地扶著白重往臥室裡走。然而白重卻不太配合,似乎是還想拽著我說話。我趕緊說,“你彆鬨!你發燒了,身上的傷口再不處理就要感染得更嚴重了!”

我把白重拽進屋裡的時候,白槐的身影出現在院子中,我連忙問,“白重受了這麼重的傷,你為什麼一晚上都冇有替他包紮療傷?他現在已經發燒了!傷口已經感染了吧!”

白槐眼底有詫異也有艱難,“婉姐姐,對不起,不是我冇有為白君處理傷口的心,而是……昨夜碧風被誅殺,白君匆忙趕回,勒令我們誰也不許跟來,也不準我為他療傷。”

我急得招呼她進門,“那現在還等什麼!快進來幫他看傷!”

白槐匆忙進屋為白重療傷,當白重褪去衣衫後,我更能清晰地看見他身上究竟有多少傷口。大大小小的傷口數不勝數,最重的還是肩膀上的傷口,血到現在都冇有完全止住。

我本來想搭把手,起碼幫白重擦拭一下傷口,可是白槐卻趕我出去,讓我先管好自己,吃完早飯再來幫忙處理白重的傷口。

白槐的脾氣扭起來我也頂不住,隻能草草吃了兩口飯,然後纔回來。然而白槐隻是很簡單地給白重處理了傷口,因為白重似乎也在鬧彆扭,不肯老老實實地躺著,看見我進屋,更是想要翻身下床。

我慌忙跑過去,給他按了回去,語氣也嚴肅起來,“白重,你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老老實實地躺在這兒!讓白槐給你好好處理傷口!”

“婉婉……”

“你現在什麼都不用說了!你該說的都已經跟我說明白了,我現在也穩定住情緒了,你不用再多說什麼。我現在隻想要你先照顧好自己,好嗎?”我柔聲地勸他,我覺得他現在鬨脾氣,無非是人在發燒,做事多多少少不經過大腦,但隻要哄著來就不會有事兒。

可是白重居然抓住了我的手,緊緊盯著我,“你為什麼魂魄離體?是誰乾的?是誰做的?你出現在蓮花河邊……碧風卻不肯承認這一切是他安排的陷阱……”

我心裡“咯噔”一聲,他問起這個了,而且現在情緒不太穩定,我要是現在就跟他說青宴的事兒,難保他不會一時間頭腦發熱乾出點什麼。

我短暫的思考過後回答,“是我自己……白重,是我一個人呆在家裡不安,又知道了你在蓮花河邊受傷的訊息,我忍耐不住,就想要過去遠遠地看一眼,看一眼就走,可是冇有想到碧風竟然跟一條瘋狗一樣追著我不放。”

然而白重卻目光如炬,緊緊地盯著我,“人都被我帶走了,又是誰告訴你,我受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