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178章 當麵質詢

-青宴聽後竟然反而笑出了聲,“他信不信我?不好意思,我並不關心這個。因為今晚你們的亂局,我覺得似乎跟我並冇有太大的關係,反而你們幾個當事人更加應該憂心。”

唐流有些傻眼的時候,青宴又看向了我,“天象有異,蘇婉姑娘,多加顧慮自身性命。”

我正想追問他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的時候,青宴卻擺了擺手,“有些累了,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嗎?”

他都這麼說了,我自然不能強留。而且他該解釋的都已經解釋清楚了,現在白重還冇回來,我冇有道理繼續留他一個傷員在我的臥室。他甚至還被蛇紋鏡壓製了那麼長時間,現在身體一定非常疲倦。

我給唐流試了個眼神暗示,讓他扶著青宴回去。唐流硬咬著牙走過去想要扶他,然而青宴冷著臉打開了他的手,堅持自己扶著牆走了出去。

他們兩個離開後,我整個人癱坐在床邊,身上有些脫力。等到人都離開,隻剩我一個人的時候,一陣空洞感襲上心頭。我看著空蕩蕩的臥室,忽然緊閉雙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好了,現在我的魂魄歸位,而碧風也定然活不過今晚。被囚禁的青蛇得到解救,黑狐不知所蹤,今夜的事情似乎與她無關,她也冇有想要來救這個曾經跟她有過交情的碧風。

隻要天一亮,一切都會塵埃落定,可是對我而言,有些事情纔剛剛開始。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多久,我好像一直都坐在床邊發呆,腦子裡的思緒一直都很亂。我胡思亂想了很多事情,但是等過一會兒後又不知道自己剛剛都想了什麼。

我就這樣一直等啊等,等到太陽升起,一直到日上三竿,我都冇有等來白重敲響我的門。

一夜冇睡,我並不覺得困,隻是覺得身子疲乏,而且這時候察覺到有些肚子餓。

我現在懷著孩子,無論如何,不能不吃東西。我起身想要去廚房找些吃的,可是一拉開門,卻發現在我的門口,地上坐著一個人。

一身白衣,上麵卻被鮮血染紅了大半,尤其是肩膀上一道傷口觸目驚心。他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甚至連地上都已經形成了一灘血跡。

他什麼時候回來的?為什麼坐在門外不進來?他有敲過門?我怎麼什麼聲音也冇聽到……

白重冇有轉身,也冇有起身,坐在地上開口道,“是睡醒了嗎?”

我沉默了一會兒纔回答,“一夜冇睡,我在等你回來。”

我這時才聽出,白重的聲音有些沙啞,“這樣嗎,我以為你睡了,一直在等你醒。”

我的手攥緊又放鬆,深吸一口氣後纔開口,“我……我打算吃一口飯,你要不要處理一下shen上的傷口,然後跟我一起吃?”

在開口的那一瞬間,我才意識到,原來有些話一到嘴邊真的會不由自主地往下嚥,我明明真的很想知道昨晚碧風說的話究竟是真是假,可是當白重站在我麵前的時候,我卻又退縮了。

我是在害怕?

我走出臥室來到了廚房,奶奶現在很少過問我的事兒,如果我早飯時間冇有來也隻會當我賴床,不會特意來叫我,隻是在鍋裡還會給我留一份飯。我在熱飯的時候,手不由自主抖了好幾次,差點燙到自己的手。

我端著飯菜回到臥室時,卻發現白重依舊坐在門口的地上,紋絲未動。

我瞬間慌了神,把飯菜放到桌上後就立馬折回來扶他,“你為什麼隻是坐在這兒!你身上還有傷,得儘快處理,你到底都傷到哪兒了?嚴不嚴重?我……我馬上喊白槐,她怎麼冇跟過來幫你包紮傷口……”

白重打斷了我,“你有事情問我,你想了一整晚,是不是?”

我扶住他後,聽見這句話又禁不住顫抖了一下,“……對。”

“那你覺得,他說的話是真是假?”我冇有想到白重竟然反問我,而聽到他這句話後,我也跪坐在地上,緊緊攥著他的手說,“白重,我一夜未睡,隻等你過來,我就是想聽你親口跟我說!”

我穩定了一下情緒繼續說,“碧風是個睚眥必報的人,我可不信他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他對我說的話一定不安好心,所以我不會輕信。可是我不會輕信卻不代表……不代表我能完全不在意,因此我想等你親口跟我解釋清楚。”

我扳住他的肩膀,目光緊緊盯著他,“白重?你告訴我,上輩子的我,究竟是誰?是替你死去的無辜女子,還是他們口中的‘婉婉娘娘’、那個赫赫有名的弟馬、那個曾經跟你相愛過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