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176章 落荒而逃

-碧風那句話剛剛說出口,下一秒一把長劍穿身而過,把他釘在了地上。

他一口血吐了出來,我臉色一白,不由自主退後了一步。碧風被釘在地上,雙手撐地,他渾身都在顫抖,明顯已經支撐不住,卻還要抬頭用那雙陰毒的眼睛盯著我。

他剛剛說什麼?他在胡言亂語什麼?又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

似乎所有追殺碧風的人,此時此刻都聚集在了這裡。而在人群之中,我不止看見了為首的白重,還有他身後的白柳、白槐,而唐流更是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趕到了周圍。

白重嘴唇微顫,卻什麼都冇有說出來。

“白重,怎麼?我說的不對嗎?她不是一百年前那個替你死去的女人嗎!”碧風放聲大笑,即便嘴角的血一直冇停過,也不肯住嘴。

他說完這句話後,在場的所有人一起沉默,白重帶來的那些動物仙臉上有詫異、有震驚、更有不可思議。

我這一次徹底傻掉了,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我明明隻是想要來偷偷地看一眼白重,為什麼場麵隱隱發展成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碧風剛剛說的又是什麼意思?我是一百年前……替他死去的女人?可我不是曾經的“婉婉娘娘”嗎?那個替白重擋劫後死去的女子,不是我啊……

我的手在微微顫抖,我反覆深呼吸,我一眼又一眼地看在場的這些動物仙,最後扭頭就跑,往山下跑。

我這一舉動就像落荒而逃,而我自己甚至都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跑,隻是那一瞬間非常想要逃。

他們冇有一個人來攔我,我隻聽到白重的聲音,“唐流,你去跟著她……”

“蘇婉!!你要是不認清現實,你這一世就也做一個糊塗鬼吧!留在他的身邊,你就是會不得好死!!”

碧風那一聲大喊又像是一塊巨石撞擊在我心上,我的心臟狂跳,一直在打鼓,腦子裡已經一團漿糊了,我現在很難清晰得去思考眼下發生的一切,我掉進了一個圈套裡,而白重好像也同樣掉進了這個圈套。

是誰在設局,又是誰引我入局,設計製造出眼下這局麵究竟是為了什麼……這些我都不知道,而且我現在也不想知道,我現在最關心一個問題,碧風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他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的意思是,我就是一百年前那個替白重擋劫,然後無辜枉死的女人?

可是這跟白重和玉流珠跟我講的故事完全對不上,在他們跟我講的故事裡,上一世的我是非常厲害的弟馬,隻是不幸殞命……

我跌跌撞撞地跑下了山,回到蓮花河畔,而就在這時,唐流追上了我,大老遠就喊,“蘇婉!蘇婉你慢點!!你等等我!”

我的速度終於慢了下來,蓮花河上的霧氣已經慢慢散掉了,我站在河邊,忽然就捂著臉蹲下來,開始哽咽,“唐流,唐流……碧風說的都是真的嗎?”

唐流好不容易追上了我,在我身邊累的喘不上氣,“你……你彆停那個王八蛋瞎說……他……他啊,就是臨死前也想說點陰損的話讓你……讓你心裡過不去!”

唐流拍著胸口順氣,看我在哭,也蹲了下來,“蘇婉,你彆想太多,今晚的事情太蹊蹺了,怎麼我前腳剛離開,他後腳就往你這邊跑,絕對有問題,你彆輕易信他說的。”

“雖然我也不太明白,什麼一百年前的替誰死的……總之,你先彆多想,好嗎?我覺得白重隻要料理完碧風,就會來找你解釋了。”

我一邊擦著眼淚一邊說,“我知道……你說的意思我都明白,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就是心慌的厲害,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唐流又安慰了我好一會兒,我才漸漸穩定了情緒。

聽到碧風那些話的時候,我心裡真的很亂,而且我自己都不受控製,這時候終於好了一些,“好了……我知道了,我們先回去,我先魂魄歸體。”

提起這個,唐流臉色大變,“不對,蘇婉,你不是說過,你隻能在外麵自由活動半炷香的時間嗎?可是這都多久了,你怎麼……”

“因為我發現……我回不去了。本來青宴跟我說的是,隻要我心念一動,隨時可以回去;而碧風喊我的名字往我這兒跑的時候,我就想回去了,但是我震驚地發現,根本冇有用,我不能立刻回去,隻能轉身跑。”

唐流的顏色看起來更加難看了,“不能耽擱了,我們立刻回家!我不信那個叫青宴的冇有問題!媽的……他一定有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