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171章 天象有異

-青宴又靜靜地看了我一會兒,卻搖頭說,“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嗎?那就算了,往事如過眼雲煙,就不說了。”

他這態度反而讓我有些傻眼,緊接著我又看他的態度似乎是打定主意不想提,安安靜靜地吃起了麪條,我又不好這個時候死纏爛打多問,隻能作罷。

可是話說到一半不說完是很折磨人的,我心裡更加想知道了,我上輩子跟這條叫青宴的蛇也有交集?不會上輩子……他曾經是我的仙家吧?

可是不管我怎麼猜測,都也隻能自己心裡胡亂想,我打算等白重回來之後就問問他,或者什麼時候再有機會見到玉流珠,我去問她。

白重之前那麼鄭重地準備,想要這次將碧風徹底擊潰,隻要他回來了,我就不相信他會失敗。因此在家裡的這個下午,我實際上冇有多少擔心,隻是等著他平安回來,然後抱住我。

夜幕降臨,吃過晚飯後我回了房間裡,我怕打擾了白重,也沒有聯絡他或者白柳他們,玩手機玩到很晚後我打算睡了,可是就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忽然聽到了叩門聲。

叩門聲很輕,而我聽到之後立刻驚覺起來。

現在家裡隻有我跟奶奶,而這麼晚了,奶奶絕不會突然來找我,而就算要找,也會一邊敲門一邊喊我名字。

我不動聲色地從床上坐了起來,伸手去摸床頭的蛇紋鏡,腦子也在飛速轉動。

白重走的時候在我家周圍佈下了結界,就是為了防碧風狗急跳牆來找我,難道白重的結界被破了?

我抱住蛇紋鏡悄無聲息地下床,當我走到門邊上的時候,叩門聲又輕輕響起,“蘇婉,你睡著了嗎?”

我一聽聲音,居然是青宴,心下生疑,冇有第一時間開門,“我剛睡,怎麼了?你有什麼事兒?身體不舒服?還是有些餓?”

“地下河有很濃重的血腥味,他們好像打鬥的很激烈。”青宴輕聲說。

“他們今晚一場大戰在所難免,這個我是知道的,你是因為血腥味來找我的嗎?”我更加疑惑了,他昨晚被我和唐流救回來的時候奄奄一息,不過半天功夫就能站起來,現在都能下地走路,走到我屋門前了?

我不禁開始回想白槐的話,在地下河的時候,青宴讓我救他,不然他就要死了,可實際上他根本就冇有受那麼重的傷。

他看起來人畜無害,但是內在的心思究竟是怎麼樣的……

我腦子裡想這些的時候,青宴又開口了,“深夜叨擾,又處在這種特殊時刻,你有戒心是正常的,我心裡不會覺得不快,反而欣賞你的聰明,既然你現在對我有疑心,那我也就都直說了吧。”

青宴溫聲細語地對我說道,“我叫青宴,是一條將要化龍的青蛇,但是卻在這個關鍵的時刻被那條叫碧風的惡蛟設計抓住,綁來這裡,囚禁在地下河裡。”

“他每日剝我帶著龍氣的青鱗,又把他那氣息肮臟渾濁的黑鱗安在我身上,我承認這種程度還不至於要了我的命,可是我怕疼,我不想繼續被他困在下麵了。於是昨天晚上,我察覺到了你的到來,我就想試試看,你能不能救我出來。”

“你的救命之恩,我自然會報答。而我現在來找你,是因為我夜觀天象,覺得要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青宴說到這兒的時候,我深吸一口氣,輕輕推開了門。

月色下,青宴單薄的身形就站在我門口,看見我開門,他又對我輕輕笑了一下,“我在山裡長大,少來人世,覺得人類實在過於吵鬨,也無心理會其他動物仙之間的爭鬥與紛擾。千百年來的修行,我無事可做,就時常抬頭看星,慢慢地就有了一身望氣功夫。”

他伸手指了指天空,“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我看到的東西,不過我得出的結論就是,有幾顆星星的亮度不對,暗沉了下去,而它們之中,有一個恰好對應了小興安嶺的方向。”

我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雙手不由自主攥緊,“你的意思是,白重要出事?”

青宴回答道,“或許吧,但是我覺得,他今晚可能不太妙。”

我整顆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再也坐不住了。我在屋裡轉了幾圈,然後才反應過來,先聯絡他們那邊試試,我呼喚了白重他們,最後先迴應我的是唐流,“怎麼了?有什麼事兒?”

我急忙問,“你們那邊什麼情況?白重怎麼樣?一切都順利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