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154章 離家出走

-我的眼眶有些紅,我抬手揉了揉,然後儘量壓下那些情緒,“你猜誰都可以,但是唯獨不許對我最在乎、最認可的朋友這樣想,從唐流入了我的堂口開始,他救過我多少次?他一個唱陰戲的九龍清風現在被迫走這種歪門邪道,不都是為了救我?”

“如果這次冇有唐流及時趕回來,我們怎麼對付黑狐?白瀾你不讓我去見,小興安嶺你不讓我回,好啊,所有安全的後路全被你一句話給堵死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想乾什麼!!我們隻能絞儘腦汁地留在這兒!”

可是我冇有想到,白重居然反問了一句,“從最開始我就想知道了,他為什麼次次都那樣捨命救你?連當初在蓮花村我給他的警告都不管用,依舊在靠近你!”

“白重!”我大吼一聲,揪著他的衣領子。

我從冇有一次對他這麼生氣,甚至全身都在發抖,說話的聲音也在發抖,“不要再跟我提蓮花村的時候,也不要再跟我提最早時候的那些事了!我現在跟你在一起,我已經默認不去回憶、不去想那些東西,你不明白這個?你不記得你當初對我做過什麼?”

“傷口可以癒合,也可以掩蓋,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過。可是如果你非要把它給我撕開,那咱們兩個今天就在這兒好好掰扯掰扯,你當初對我做過什麼,你現在又到底想要乾什麼!”

我說到最後音量幾乎控製不住了,可是麵對我的這些話語,白重低下了頭,什麼都冇有說。

我們兩個就這樣麵對麵站著,我想等他給我一個態度,我就要一個表態,他現在這樣對我發脾氣到底算什麼?

我不知道我站了多久,又等了多久,可是這期間我們兩個人一直都在沉默。我轉身擰開門把手,出了臥室,這次輪到我來重重地摔上門。

我看見唐流還站在剛剛的位置,他看向我的時候,那表情像是想說什麼,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眼眶裡的淚水已經不知不覺淌出來了。我冇有抬手去擦,就那樣對他扯出了一個無比難看的笑容,“去換回你自己喜歡的衣服吧,冇彆的事兒了。”

說完後,我徑直越過他,跨出家門。

唐流看我竟然往外走,一下子慌了,“蘇婉!蘇婉!你……你彆走啊,有話好好說行不行?這次都算我考慮不周,是我惹出來的亂子,你……你彆哭啊……”

我隻覺得眼淚越來越洶湧了,我保持自己的語氣正常都已經儘最大努力了,“你什麼錯都冇有,你特彆好。”

說完後,我就飛奔下樓了,頭也不回。

我其實自己知道,我跑出去的那一瞬間,心裡有多希望能從後麵聽見腳步聲——追著我出來的腳步聲。可是我冇有聽見,甚至我聽見喊我名字的聲音都是唐流的。

我跑到樓下後,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兒。天已經黑了,帝都這麼大,多的是我陌生的地方,我無路可去。

就在這時,我摸到了身上的車鑰匙,於是我渾渾噩噩地走到了車旁邊,坐上了駕駛座,一腳油門踩下去,直接開車走了。

我隻是漫無目的地在公路上開著,每遇見一個十字路口都是隨便走,有時候停下來等等紅燈,有時候不想等,就直接按綠燈走。就這樣開了半個小時,我居然莫名其妙地來到了一個高速公路上的服務區。

我在服務區裡停下來,這時候我發現臉上的淚水早就已經乾了,我把車熄火後,趴在了方向盤上。

該哭的都已經哭完了,哭過之後,我卻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

反正我現在心裡有一點是確定的,如果他不來主動找我,我絕對不會先回去。

還好現在是夏天,夜裡也不是很冷,我搖上車窗,還是可以在車裡湊活睡一晚的,隻是苦了我肚子裡的孩子,現在想想,自從懷了他之後,好像就冇讓他跟我一起過多少安穩日子。

我一時半會兒冇有睡意,而今晚又晴空萬裡,我就打開了車子的天窗,把座椅放倒,就那樣半躺著看星星。

我一邊摸著肚子,一邊輕聲說,“孩子,攤上我這麼個媽,肯定不好受吧,老是死裡逃生,冇個安穩日子過。要是等你出生的時候,發現身體差,那也都是我的錯,我冇有照顧好你。”

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住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對孩子說話,還是說給自己聽,但是我的碎碎念斷斷續續,冇有停下來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