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153章 怒火中燒

-我很久冇見他生這麼大氣了,我幾乎想不起來上一次他生這麼大氣是什麼時候,尤其是對我。

他把我抵在門上,一隻手按著我的肩膀,力道十分大,他深呼吸幾次後,冷冷地問,“你到底在乾什麼?”

我儘量控製情緒,因為這一切都是誤會,我相信隻要解釋清楚了就行,“白柳和蘇卿跟你說了嗎?這段時間黑狐一直盯著我們,我們幾個一起想了個辦法,先是讓唐流假扮白瀾把黑狐嚇退,然後又讓他假扮你,營造出你提前出關的假象,讓她徹底退去。”

“是,白柳跟我說了,你們想了這個辦法。”可是儘管我解釋過後,白重的聲音聽起來依舊很冰冷,“她還說,你們要去附近買菜,你們買的什麼菜?要這麼久?”

我愣住了,我現在就要跟他說蛇紋鏡的事兒嗎?我最近花這麼多心思調查蛇紋鏡,就是想知道蛇紋鏡是否跟我有什麼聯絡。

白柳不願意跟我說這件事,那就說明白重應該知情,可是我現在直接問,他會原原本本都告訴我嗎?

結果就是因為我的這一個猶豫,白重咬著牙說,“不願意說?那看來你們兩個出去玩的挺開心啊?”

“不是!我們兩個出去是多逛了一會兒,但是……”

他打斷了我的話,“他扮我很像啊,一模一樣是不是?”

“你為什麼這麼問?!你能不能好好聽我把話說完?”

他依舊在氣頭上,根本不聽我說什麼,“是啊,他這次回來本事可大著了,偽裝白瀾,連黑狐都能騙過去,好本事啊,真是好辦事!連冇見過麵的白瀾他都能學的惟妙惟肖,那扮成我跟你一起出門,是不是就完全可以替代我了?!”

我根本無法理解,為什麼他生氣的點是在這兒,我搭上他的手,“你……你聽我說,我們兩個就是假裝出去轉了一圈,什麼都冇有!我承認他扮你很像,可是那也隻是像!我心裡很清楚,他不是你!你是不能被替代的!”

“那他心裡是怎麼想的呢?”白重這句話一下子讓我啞口無言。

他被氣笑了,“你看,隻要我問的更細,你就回答不上來了。蘇婉,他扮成我的時候,真的就對你冇有一點非分之想嗎?”

“夠了!”我終於忍無可忍大喊一聲,被他點燃了怒火,“你到底為什麼老是要想這些有的冇的?白重,你難道不知道我心裡隻有你嗎?為什麼你要跟我糾結彆人?!”

白重另一隻手攥成拳,關節捏的“嘎嘎”直響,“你問我為什麼?你知道我看著那些覬覦你的人時我心裡是什麼滋味嗎?為什麼我的妻子要被那麼多雜碎看上,他們配嗎?我隻想把你藏起來,你有我一個人就夠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這就是你一出關就對我無緣無故發脾氣的原因嗎?”

我問過這句話後,白重明顯動搖了一下,他的手顫了顫,然後緩緩收了回去。我心裡的滋味很難受,但是又說不出來。我盼著他出關,每天都在想,如果這段日子他在我身邊,我們幾個還會這樣擔驚受怕嗎?

我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你是因為我纔會受那麼重的傷的,所以這段日子我一直很自責,也很歉疚。我不知道我當時為什麼會失控,我想弄明白,可是我周圍其他的人也都不知道我為什麼失控。”

“這半個月來,從最開始我們就受到了黑狐的試探,她就是隨便用個小手腕,我們都應付的精疲力儘,無暇顧及其他。要不是我們去求了城隍、要不是唐流在這個節骨眼上回來,你覺得,我現在還能好好地站在你麵前嗎?”

我的手在發抖,甚至渾身都有點發抖,“白重,我知道你的佔有慾其實一直都有點莫名其妙和強烈,但是我都能理解,我因為我覺得那是你在乎我。可是唯獨一點,我絕對不接受,那就是你的猜忌心落到了我身邊的朋友身上。”

我冇有點明,但是他一定明白我說的是誰。

他厭惡慕容星河,我可以接受,畢竟他們兩個之間還有那麼深的恩怨。可是如果他猜忌唐流,我絕對不能接受,自打我入了這一行以來,唐流是我唯一一個朋友了。

白柳和白槐是因為白重而對我好,蘇卿是因為慕容星河對我好,隻有唐流,他從入了我堂口以後,冇有任何其他的原因,真的把我當朋友。

難道從今往後他每猜忌我身邊的一個朋友,我就要疏遠一個人,每猜忌一個我就失去一個,最後變得一無所有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