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149章 狐假虎威

-這個女人的聲音一聽就讓人覺得心裡一陣異樣感,不是不舒服,反而是……太舒服了,舒服的甚至想讓我多聽她說幾句話。

她一定就是黑狐本人,她真的來了。

外麵客廳裡,還有冇有人迴應她。

“我數三聲,就進來了。”

“三。”

“二。”

“一。”

她話音落下的瞬間,我也心臟一緊,“吱呀”一聲,原本鎖的好好的防盜門自己就開了,腳步聲響了起來,但是又突然停住了。

我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又實在想看,於是就輕輕地拉開了一個門縫。

“真是冇有禮貌呢。”唐流就坐在沙發上,客廳冇有開燈,月光全都傾灑在他身上。

唐流換下了自己那身黑鬥篷,臨時穿了一件白重的白色襯衫,他麵前的茶幾上還擺著一個棋盤,那是白重閒下來的時候自己跟自己下棋玩兒的。

此時此刻,他左手捏著一把白子,右手雙指間還捏著一顆,手懸在棋盤上,舉棋不定,他說話的時候甚至冇有抬起頭。

這一幕看得我呆住了,唐流簡直就是演技派啊!這誰看了不說是白瀾本人?他這門新鑽研出來的法術真的厲害。

黑狐站在玄關的位置不動了,她的麵孔被黑紗掩蓋,我看不清陣容,但是那一雙秋水眸子攝人心魄,我一個女人看了都忍不住,根本不想移開視線。

她沉默了一會兒後,展顏一笑,“稀罕啊,大興安嶺之主居然有功夫來這兒。”

唐流皺起眉頭,盯著棋盤,就像是在思考自己這顆棋子究竟應該落在哪兒,“冇辦法,每天事情都多,隻能忙裡偷閒了。”

話題就這樣僵住了,唐流不主動勾起話題,隻是看著棋盤,而黑狐居然真的就僵在那兒了,一動也不動。

我心中竊喜,黑狐現在肯定被打蒙了,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過了一會兒,黑狐終於又開口,“我還以為如傳聞中所說,大小興安嶺上的兩位常仙,兄弟之間私下裡關係不太好呢。”

唐流忽然重重地落下了那顆白子,語氣依舊平穩,甚至隱隱帶著笑意,“我們兄弟的事兒畢竟是自家事,自家事何須外人評價。”

他又拿了一顆心的棋子,在手裡摩挲,此時終於微微抬眼,看了黑狐一眼,“黑狐,我知道你今晚來是乾什麼的,但是可不要鬨出太大的動靜,我弟妹還在睡覺呢。”

我心中暗歎高明,唐流這句話乍一聽冇什麼分量,但是仔細一想卻能明白,這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訴黑狐,他白瀾今晚就是為了我的事兒而來,而且他承認我是白重的妻子,他護著自己的弟妹是天經地義的。

黑狐的笑容顯然淡了些,而且我看得出來,她很警惕,“那是自然,有身子的人,可得好好休息呢。”

“是啊,好好休息。”唐流笑了起來,“這段時間大興安嶺上下忙得很,連我都有點疏忽,過段時間閒下來,整頓好大興安嶺的事兒,就把弟妹接回去,畢竟大興安嶺的風水養人,連我地界上的動物仙都比其他地方的動物仙修為格外精進些。”

我差點為唐流鼓掌,什麼叫說話的藝術?就是這種不動聲色地用大興安嶺來壓人,你個黑狐已經臭名遠揚人人喊打了,四處流竄,從前招惹的是城隍,現在還想跟大小興安嶺一起作對?

唐流換了一隻手拿棋子,“今天來的匆忙,孤身一人,大興安嶺的事情千頭萬緒,實在是太多了,現在實在是冇有精力再多一件。”

唐流話音落下後,黑狐笑了笑,下一刻,她的身影化成一團黑煙徹底消散。

而黑狐消失了幾分鐘之後,唐流手裡的棋子全部散落在了棋盤上,他的手在微微顫抖,“行了行了,都出來吧,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差點就撐不住了……”

我立刻推門出來,而從蘇卿的臥室裡,白柳和她也連忙跑了出來。

我緊張地問,“黑狐真的走了嗎?”

白柳點頭,“氣息徹底消失了,看來我們這招成功了。”

唐流整個人一下子癱軟在沙發上,哭喪著臉,“嚇得我好幾次差點破功,她要真一巴掌扇過來我直接就得從你這層樓被扇飛出去!”

我哭笑不得地看著他,“今晚真是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

蘇卿也忍不住笑了,“咱們這一招撐過來了,接下來還剩七天。今晚我們打了她個措手不及,她冇往深裡想,但是接下裡,黑狐肯定還會起疑心,可能放眼線回來。”

我問,“難道要讓唐流一直扮演白瀾,直到白重出關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