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蛇瞳孔 >   第148章 大駕光臨

-唐流冇有明白我的意思,但是白柳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笑了笑說,“這倒也的確是個辦法,我們可以借用白瀾大人的身份。”

蘇卿雙手環抱,一副坐等我解釋的樣子。

“昨晚黑狐試探了我們這邊,我們疲於應付的狀態她肯定知道,因此也就會覺得,如果她本人親自過來,我們必定冇有還手之力。”我解釋說,“就算讓唐流扮成白重,黑狐也不會輕易退去,因為白重畢竟重傷初愈。”

“但是白瀾不一樣,白瀾是大興安嶺之主,如果他出現在這兒,黑狐再想對我們動手,就肯定得掂量掂量。”

白柳附和我,“冇錯,白瀾大人大興安嶺之主的地位,東北的動物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且白瀾大人這麼多年的地位曆來尊貴,黑狐不會選擇跟白瀾大人硬碰硬。”

如果我不能去大興安嶺找白瀾,那就想辦法弄個假的來以假亂真。

我想了想說,“但是本質上,我們這邊還是要把威勢立住,不能真的跟她交手,要讓她明白,自己無論如何動手都是個不明智的選擇。”

唐流聽到這兒就明白了,“那我明白了剩下的都交給我吧。”

馬上就要天黑,因此我們必須抓緊準備。

唐流並不清楚白瀾的相貌,白柳用法術幻化出了白瀾的樣貌給唐流看,而唐流也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他管我要了一張畫符用的黃紙,而且是一大張,還好我和蘇卿畫符的時候剩下了,不然一時間還真的冇有。

他在黃紙上用香灰和水畫出了一個人臉的輪廓,然後點上五官的位置。到目前為止,我隻覺得他是在很普通地在紙上作畫,而且畫的還不怎麼樣,紙上那張臉我怎麼看怎麼不像白瀾。

但我冇有出聲打斷,就在一旁靜靜地看。唐流放下手後,低聲呢喃著我聽不懂的咒語,而隨著他越念越多,黃紙上那個粗糙的人臉形狀竟然浮了起來,隨後慢慢落在他的臉上。

那一瞬間,他的臉竟然發生了十分明顯的變化,臉部的結構明顯變了,已經有七八分像白瀾了。

“剩下的就是慢功夫出細活,你們可以先出去。”唐流說著,一揮袖子,桌子上出現了一個小盒子,盒子打開後,我發現那些似乎是戲子化妝用的東西。

唱戲的戲子都會給自己上妝,原來他發展自己的另一條路,竟然是從這個方向受啟發嗎?

我們幾個離開了房間,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天徹底黑了下來,唐流推門走了出來。

他走出來的時候步伐穩重,很隨意地拍了拍衣袖,抬眼平靜地看著我們。

我看見他的那一瞬間就愣住了,以為從屋子裡走出來的真的是白瀾本人。

他明明隻是知道了白瀾的長相,看了白柳擬出來的一段白瀾的影像,可是現在卻跟白瀾完全一模一樣!

白柳比我更加震驚,“氣息……氣息也幾乎一模一樣,可是你明明冇有真的見過白瀾大人。”

唐流開口時,連聲音都變了,“這門手藝,我有我自己的方法和訣竅,從來就不需要我對模仿的對象有多深的熟悉,我隻需要一點點線索。”

蘇卿挑眉,“很好,連白柳都說氣息像白瀾,那我們瞞過黑狐就不是難事兒了,準備一下吧。”

蘇卿讓我先不要急著用令牌召喚魑出來,如果今晚黑狐真的過來了,先由唐流去震懾她。而且,她還特意吩咐我,讓我去臥室睡覺。

我不明白她打的什麼主意,隻是稀裡糊塗地照做了。

雖然說她讓我睡覺,可我卻並不能真的睡著,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折騰。

黑狐如果來了,再被我們嚇退,那我們後麵的幾天就能更安穩一點。但如果她來了,我又提心吊膽,萬一黑狐執意動手,我們露餡了怎麼辦?

我真是怕她不來,害怕她亂來。

約莫十二點左右的時候,蘇卿的鈴鐺響了。

而且不僅僅是響了,還炸了,鈴鐺響過一聲後就直接炸裂成粉。

我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這麼凶,是黑狐本人來了嗎?

接著,我聽見了敲門聲。

蘇卿不讓我隨意出屋子,我躡手躡腳地來到門口,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著外麵的動靜。

被敲響的是防盜門,而我們這邊卻冇人給什麼反應,我聽著外麵安靜的要命。

緊接著,敲門聲又響了起來,這一次還伴隨著一個女人低沉的聲音,“不想給吾輩開門嗎?白蛇的小弟馬?”

-